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为帝,完全苟不住 第30章 你们不懂那小子的阴险啊
    天灵殿,主管别院。

    三百双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特别是看着一身青花的人影,从天灵殿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只见一道青花从其中而出,眼神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锐利。

    这让所有人为之一振,特别是为首的中年人。

    “未来宗师...”作为一直梦想突破宗师的人,只一眼,他就感觉眼前之人,迟早踏入他梦想的境界。

    钟璃目光亦是灼热,待柳眉走近,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好奇。

    “师姐....”师璃语气带着强烈的好奇。

    “一年时间,我必踏宗师。”柳眉知道钟璃想问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完朝着别院之中走去。

    此言一出,所有人为之一振。

    宗师,那是北傲巅峰之时,也只有两位的存在,也正是那两位拼死一战,才换得他们有一丝生机,出现在楚都。

    一年的时间....

    “我们北傲再出剑道宗师...”中年化罡亦是低语喃喃,一年的时间他可以等,只要北傲有新的宗师,那他们复仇就有机会。

    北傲以剑为尊,而功法之中踏入化罡最多的就是剑道。

    现在,原本的天骄再一次拥有着锐利之气,不再是之前那般,空有实力。

    “剑心能恢复?“

    不过,他的心头也是冒出了一个念头,剑心铸练,长年累月,非一朝一夕之功,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旦剑心被破,极难恢复。

    可眼前....

    中年人想了许久,可还是没有想通,不过,他却没有再纠结,毕竟,柳眉说一年踏宗师,那必然一年踏宗师。

    而整个北傲宗子弟,目光十分兴奋的看着那一道别院。

    钟璃想了一下,跟着柳眉走进了别院。

    “恭喜师姐重立剑心。”钟璃作为一直跟在柳眉身边的人,对于这个感觉很熟悉,就像是拥有着剑心时候一样,傲气凌云。

    只不过现在的感觉,却是多了一些东西。

    多了一丝英气,又多了一丝霸气。

    甚至说着,立刻走到了旁边,拿出了一个被白布包裹,然后慢慢又小心的拆开。

    一道刻印着梅花的匣子露了出来,其长度与长剑多出些许,显然这是一枚剑匣。

    剑匣上有着精美的雕纹,深青色,一朵寒梅在整个剑匣外侧,形成了一道群梅拱立之象。

    “师姐,你的剑...”钟璃郑重的递了过去,神情严肃又灼热。

    柳眉看着熟悉的剑匣,眼神闪过了一抹复杂,又有一丝追忆。

    她缓缓的伸手,手放在剑匣之上。

    很慢很轻...也很复杂。

    手摸剑匣,最终没有打开,只是化成了一声轻叹。

    “收起来吧。”柳眉摇摇头,这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雪芒剑,让她有一种提剑的冲动,可她还是控制住了。

    钟璃的神情一楞,完全不解的看向了柳眉。

    而柳眉亦是看出了钟璃的疑惑,手慢慢的离开了雪芒剑匣,缓缓开口:“我从今天起,我练枪。”

    说着,不等钟璃回应,直接盘膝而坐,神情专注,开始真正的消化。

    钟璃楞楞看着柳眉,又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雪芒剑,曾经的北傲宗三剑之一,可是却依然在剑匣之中,主人居然想着去练枪。

    可看着进入了修炼状态的柳眉,她亦是沉默了一下,再一次拿起了白纱,把长剑包裹了起来。

    天色渐亮,可是整个楚都却像是陷入了旋涡之中一般。

    在民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议论。

    而这些议论无声无息的传开,以极短的时间之内,让整个楚都的人都知晓了。

    哪怕就是在皇宫之中的孙太后,亦是听闻。

    此时朝春宫中,劈里啪啦的声音,清脆的破碎,带着无尽怒气的咒骂,彼起彼伏。

    “给我查,一定要查到源头,诛九族,灭同其,还不快去....“孙太后一顿发泄之后,坐在凤榻之上,喘着粗气,而旁边的宫女小心翼翼的低着头。

    孙忠贤与金鼎老道亦在大殿之中,看着前来汇报之人,又看了一眼凤榻,挥了挥手。

    汇报之人,如临大赦,急忙的退了出去。

    “现在市井之中流传其言,背后安排之人,略一猜其实可知,没有查的必要,越查越是显得我们心虚...现在要紧的,是如何平息...”孙忠贤身居太尉,面对着曹刘,自然不愚笨。

    这背后不用查,绝对是曹刘之一,或者两方都有参与。

    凤榻上,发泄了一通的孙太后,此时神情亦是陷入了沉默。

    冷静下来,也明白要查的话,结果可能更坏。

    “现在天坱在大周,谈判使团刚刚到达,难不成再让天灵殿的那个站到台前来?”孙太后沉吟了许久,最直接的解决办法,自然是退位,可现在天坱身陷大周。

    除了让天灵殿之中的楚翰天再一次站出来,她也想不出其它的法子。

    她说着也是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哥哥身上。

    孙忠贤倒是不急不缓的开口:“没有必要,我们有更好的契机,到时你站到台前,振臂一呼,万事皆休...”

    此言一出,别说是孙太后了,哪怕就是金鼎老道,亦是目光流露出好奇,齐齐看向了孙忠贤。

    而孙忠贤也没有卖关子,微微一顿,再次开口。

    “世间只有百强功法,可却没有一个先后顺序,正好楚曦立了学宫,我们以武相邀,定一个洞玄,化罡,甚至是宗师的排名....”孙忠贤目光之中寒芒尽显,语气之中透露着阵阵的杀气。

    而此言,亦让孙太后与金鼎老道神情一振。

    “以武相邀,一石二鸟,楚曦想立学宫,做梦,待楚曦一死.....”孙太后目光突然有些阴森。

    这计划,确实是她想不出来的。

    以武相邀,她立于台前得名,有了与民众立志的契机。

    同样,楚曦立学宫,根本不可能。

    孙忠贤亦是神情淡淡的点了点头。

    “楚曦一死,天灵殿清空...”孙忠贤淡淡的语气之下,却是透露着无穷的狠辣。

    孙太后闻言,亦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拍桌子,。

    “那就这么办...”

    “此事非同小可,要筹备一番。”

    “交于兄长,全力筹备,待筹备完成,楚曦末日,吾等掌控朝堂,全力营救天坱。”

    孙太后心中确实没有谋位的想法,毕竟虽说她在位,但是大楚之中,隐藏着不少底牌,她并不是很清楚。

    就像奉卫宗三部,她现在根本调动不了,因为这三部全是楚氏皇族之人在把控。

    “恩。”孙忠贤亦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而金鼎老道眼神之中流露出强烈的兴趣,显然对于那个排名,心中有想法。

    .............

    天灵殿,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在这些天里,楚翰天慢慢恢复了‘平稳’的日子。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楚翰天感受着体内实力的变化,与之前相比,提升的速度着实差了太多。

    实力提升最快的时候,应该是白天,柳眉与龙渊交战之时,可如果没有体验那一场梦,他感觉也可以了。

    可与那场大梦相比,这提升的速度差别太大了,那就像是真正的大梦一场。

    他有些想念那一场大梦,毕竟后来越想,结合着龙渊反馈出来的一些信息,他越是明白这未知的神秘人,应该是自己人,不会害自己。

    大梦一场,提升两境,龙渊悟得一式北傲,要是多来几次,他估计就已经洞玄了,甚至可能悟得二式...

    悟得一式,就让他对于剑道有了一定的认识,甚至能感受到那巅寒之意,让他有一种错觉,自己也是站在身巅的人物。

    一式北傲,让他自己都感受到了气质大变,要是多领悟几式,借着这些反馈出来的领悟,他自己也就不存在空有境界,而无战力的情况。

    “那神秘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再出现?”这是楚翰天最好奇的一点。

    毕竟,那神秘人自从出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根本无迹可寻。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一些想法,龙渊剑亦是颤抖了起来。

    楚翰天低头,目光落在充满着战意的龙渊剑上。

    “你想我也想啊...”楚翰天有些无奈。

    .........

    天启殿。

    此时,正有着一道中年男子坐在一处阁楼的窗边,两道佳人在侧,可是中年男子却没有欣赏的心情。

    而是拿着一对白色的月牙不停的在桌上摆弄着。

    “不对啊...”楚启看着两瓣月牙,一正一反,此时有一瓣如湖中小船,受微波影响,经历着摇晃。

    而两位凤袍王妃见此,对视了一眼,眼神有些奇怪,最终还是云蝶有些控制不信自己的好奇。

    “夫君,一正一反不是心想事成卦相,虽有波澜,但也是微波....而且天灵殿中的那位实力不强,你何必这般小心...”云蝶不是第一天跟着楚启,一些情况还是了解的。

    只是让她有些不解的是,为何楚启像是如临大敌一般。

    这般...恩,慎重...还有警惕。

    “就是啊,一个真凝境,何必这般小心,直接上去给他两嘴巴子都没有问题。”雪凌亦是附和着。

    楚启却是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位佳人,淡淡的摇摇头。

    “你们不懂...你们不用陪着我,待我找到良辰吉日,入梦....”楚启挥了挥手,而两位王妃见此,也没有再说,只是对视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移而走,离开了阁楼。

    “你们不懂那小子的阴险啊...”楚启看着离开的背影,心中嘀咕了一下,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那两剑印象太深了。

    楚启做梦都想上去给两嘴巴子,可是那心剑之力,确实有些克制他的大梦春秋,要想直接影响楚翰天,首先要突破心剑之力。

    思索间,他再一次拿起了两瓣月牙,不信邪的一甩,依然是一正一反,可这一次正的稳稳当当,反的亦是驻立。

    “戌时入梦,立学宫之梦,坏其心神...”

    “还有,一定不能听那小子瞎扯,入梦即战...”

    一时之间,阁楼之上,流露出淡淡的喃喃,语气之中透露着一阵阵杀气,还有着咬牙切齿。

    天灵殿,楚翰天专心的修炼着,金乌而落,他这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真凝八重巅峰,能感受到瓶颈了...”

    感受着体内的境界,此时,他开始真正的感受到了修炼的难度,因为他遇上了瓶颈。

    哪怕就是龙渊练剑,与柳眉对战,提升虽然还能清晰的感受,但开始变的微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