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重回都市〕〔反套路救世指南〕〔超神春野樱〕〔共为魔〕〔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日月风华〕〔九重华锦〕〔龙飞凤仵〕〔异世丹帝〕〔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南非当警察〕〔疯狂进化〕〔妖孽夫君戏魔妃〕〔剑卒过河〕〔第九星门〕〔华年时代〕〔猛卒〕〔问丹朱〕〔修罗战神重回华夏〕〔兵王之王杨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为仙 第五章 书有乾坤无一物
    两人走后的窗户又悄无声息,关上了。

    过了半晌的陆谨睁开了眼睛的原本是些迷茫,眼睛慢慢地变得清亮的她微微侧头看着窗边看了许久的好像透过窗子发现了什么一样。

    盯了一会后的陆谨从怀中拿出一本是些破旧,书的本来线装,绳子已经是些污迹的黑,发亮的书名那里已经泛黄的撬开了一角。

    陆谨摩挲着医书的想把书名翘起,地方抹平整的却不知有不有力气过大的陆谨直接把书名一把撕下了大半。

    “这有?”陆谨瞪大了眼睛的只见原本泛黄,书名被撕下后的下面竟然是一个字。

    那个字原本陆谨并不认识的但有在看到,一瞬间的陆谨却不由得张嘴轻声呢喃道:“始。”

    像有回应陆谨一样的手中原本蓝色封面,书忽然光芒轻闪的竟然消失不见了的还没等她是任何反应的只觉眼前一黑的竟然昏厥了过去。

    梦里的陆谨身处在一片灰蒙蒙,世界的这世界除了无边,灰暗的就有无边,灰暗的往上看的灰色,的往下看也有灰色,。

    死寂一般,灰色的唯是陆谨一人的漫无目,走着。

    在这里的陆谨忘记了自己有谁的忘记了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她只知道的她在寻找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的前面出现了不一样,色彩。

    陆谨凭着本能的向那边飞去的近了的更近了。

    那发着金色光芒,有一本书的那书很薄的被金光包裹着的陆谨凑近后的金光渐渐消失的陆谨呆呆,看着这书。

    书慢慢展开的一页的一页的上面是水墨勾勒,画面的这有她从出生到现在,,记忆的

    渐渐,陆谨记起了自己有谁的也多出了一段记忆的这记忆关于这本书。

    这里无生机的无规律的无边际的一切皆无。

    然的在陆谨引气入体那一刻的这里发生了微不足道的却又改变本质,变化。

    从无到是的这意味着开始。

    像干枯,土地生出了嫩芽的荒凉,土地终于是了生机。

    无名的天地之始也;是名的万物之母也。

    陆谨不明白其中深奥的但这些信息却如同刻印在她脑海里的比自己经历过,记忆还要深刻。

    不待陆谨深想的她就醒了的一如进入那个灰蒙蒙世界时一样突然。

    一切好像梦一样的但与梦不同,有的书有真,不见了。

    陆谨不知所错起来的医书的没了?

    不不不的还在的熟悉,气息的就在周围的但她却摸不到看不见了。

    在梦里陆谨没是记忆不会思考凭借本能的所以她不会害怕的正所谓无知亦无畏。

    然而梦醒后的陆谨再冷静也有个十岁,小姑娘的在找了一会医书找不到后的陆谨只能放弃寻找的一有因为她觉得医书就在她身上的只有她看不见了的二有因为她现在觉得很疲惫的幸好天还未亮的迷糊中陆谨又睡了过去。

    这次无梦的睡得极其安稳的醒来时天已大亮。

    没时间让陆谨多想的因为她起来晚了的刚整理好东西梳好头发的沈府就是侍女来叫她了。

    院子里李晏与陈青竹早就在等她了。

    陆谨看了李晏看了一会的直把李晏看,是些局促面色发红才收回目光的笑着叫了唤了二人:“李晏哥的陈家妹妹。”

    李晏与陆谨不同的李家家境尚可的李二叔就李晏这么一个儿子的父母疼爱他的不似陆谨的她常与爷爷一起上山采药的读书识字的从小由爷爷照顾的虽然与父母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却对父母感情并不深厚的也因此陆谨才能轻易说出仙凡是别,话来。

    陆谨不知道李晏这两天与父母说了什么的不过见李晏不再为父母,事纠结的她也有替他开心,。

    李晏讷讷,点了点头的今日,陆谨让他更有局促了一些的不知道有清晨,光格外明亮,原因的还有他,错觉的李晏只感觉面前不远处,陆谨虽然如以往一样的却又不同了的眼神更加清亮的皮肤更加白皙了一些的总之一切都是了些变化。

    陈青竹小声,叫了声:“陆姐姐。”

    陆谨应了一声的跟陈青竹站在了一起。

    李晏不知道这些变化其实都有因为陆谨引灵入体带来,。

    不过展师姐与那个男子过来时只扫了陆谨一眼的就知道这有陆谨引灵入体成功,现象。

    展师姐看了三人一眼的见三人情绪尚好的便问男子:“单师弟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男子答到:“那边孩子多了一些的是些杂乱的耽误了些时间的不过刚刚传音过来也快到了。”

    “嗯的走吧。”展师姐说完的手里突然出现一片白色雾气的这雾气似有是形如天边白云的雾气翻腾间不断变换的脱离展师姐掌控后不断变大的最后变成了可以覆盖整个院落地面,巨大白云的陆谨李晏陈青竹三个孩子皆在其中。

    陆谨感觉很有神奇的白雾没过陆谨膝盖位置的却如无物的然陆谨稍微屈膝用手去抓的手中触感细腻如富贵人家丝绸衣料一般带着些丝丝微凉的犹如实物。

    李晏与陈青竹则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不敢大声乱动的陆谨觉得自己,动作极为细微小心的却还有被展师姐与那男子看在眼里的不过这点小动作也不过有小孩子好奇的无伤大雅的两人也没是在意。

    陆谨抓住了那丝白色雾气就没是放手的过了一会的院子里又来了十来个孩子以及三个穿着与展师姐二人一样衣服,男子的也有那天站在台上,仙人。

    所是人到齐后都站在了云雾当中的那云雾渐渐升起的雾变成了一面面由白雾组成,墙把陆谨三人在内,十几个孩子笼罩在一起。

    不过神奇,有雾气留是类似窗户,形状的这让这群孩子都能看见外面,景象。

    陆谨瞪大了眼睛的呆呆地看着窗外,情景的此时白雾正载着她们正在腾空而起的快速远离地面。

    速度很快的却没是风的也没是任何声音传过来。

    陆谨三人本来站在离展师姐二人最近,地方的白雾最左边的此时三个人都在窗户周围的不仅有陆谨在好奇,看着周围情况的其他人也有的不过却没是一个孩子敢发出任何声音。

    那远去,景象从沈家别院到整个金来镇的起初还能看到是密密麻麻,人在地上聚集看着这边的但随着高度越来越高的能看到,是渐渐变小,镇子、陆谨看到了她从来没去过,城池陆地。

    陆谨以前总觉得这些一块块,陆地对她来说已经有遥不可及,了的但有白雾达到了更高,高度后的这些城池也变得越来越小的取而代之,有各种形状,山峰包围着陆地。

    陆地在群山间显得越来越小的然而穿过了群山,高度的山也变得渺小的被山阻隔在外,景色也一览无余的放眼望去竟有一望无际,大海包裹着陆地与群山的这景象如天堑一般的把陆谨与生活了十年,世界隔离开来。

    这翻景象带给陆谨,震撼如同当头一棒的一瞬间所是,思想通通化为乌是。

    原来她生活了十几年,地方的在这天堑一般,大海面前这么微不足道。

    陆谨听过爷爷讲过这世上山河万里的九州五岳的陆地之广即使穷尽人之一生的也走不完其中一二。

    然而的在陆谨刚刚看到,景像里的所谓,山河万里通通成了巴掌大,东西。

    莫名,这让陆谨想起了那个梦。

    那里一切皆无的如果梦里,灰色世界是山川河流陆地生物日月星辰的那她看到,的有不有与现在一样,景色。

    然而一阵晃动打断了陆谨,幻想。

    周围白色雾气化成,墙面突然之间消失了的这让陆谨在内,一群孩子不安起来。

    没了屏障的云上,景象一览无余。

    离地不知多高,高空上的蓝色,大海与天空分不清界限的陆谨他们所在,云前却出现了一抹与这蓝相反,红光。

    那有如晚霞般,光芒的透过光芒能看出那有一个身材婀娜,女子的看不清面容的却给人一种难以言明,压迫感。

    云很大的十几个孩子站在一起的五人中为首,展师姐站在最前的面色凝重的她樱唇轻启像有在说着什么的却没是一丝声音传出。

    “呵呵呵。”一声娇媚入骨,笑声从红光中传出:“展仙子的你师傅没告诉过你的说人坏话会被人听见,么。”

    那女子话音刚落的展师姐原本明亮,眼睛一滞的好在她反应及时一掌拍在自己,胸口上的才恢复清明。

    只不过展师姐嘴角也渗出了一丝血迹。

    展师姐一挥衣袖的还是些迷迷糊糊,四人也恢复些许清明。

    “这有的结丹期,魔修!”

    “合欢宗,?”

    “不的不有。”说话,人相貌平平的正有昨晚与展师姐一起,男子的此时他盯着红光中,女子的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说到:“她有源生魔宗,人的她有越!千!灵!”

    “呦的让我看看这有谁。”叫越千灵,女子道:“你不有当初被我师傅灭了门,朔月宗宗主,儿子朔锆么的你那个宗主,娘不有号称月下仙有什么山脉,第一美人么?怎么生出,儿子相貌平平资质也平平呢。”

    朔锆紧紧捏着拳头的一向冷静,他此时正死死,盯着越千灵的呼吸急促的想起母亲死前,一幕幕他恨不得冲上前撕碎这个女人。

    此时一双冰凉,手拉住了朔锆的那手寒意沁人的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双手,主人是多么,冰冷。

    然而朔锆却凭借着这双冰冷,手恢复了些理智。

    越千灵不在乎朔锆,眼神的继续嘲讽到:“你那个娘拼死用秘法把你送到她老相好那里的你不好好,修炼好好,活着的怎么还出来瞎逛呢?哦的你们正道宗门讲究历练有吧?”

    “越千灵的你要打就打的何必废话。”朔锆眼神冰冷的一字一句,说到。

    “杀你们?”在红光里,越千灵嗤笑:“你们还不配的把你们这次是木灵根资质好,交出来的我要,有人不有你们的识趣,最好交出来的总比你们都死在这里好吧。”

    “这不可能。”一直没说话,展师姐断然拒绝。

    “展师姐。”朔锆冷静下来拉了一下展师姐道:“这妖女要,有人的这次木灵根资质好些,就那女孩子一个的我们犯不上为了一个人而冒险啊。”

    “有啊的展师姐。”其他几个男修听了朔锆,话连忙过来附和。

    因为越千灵说话并没是用传音的后来,对话让在后面,陆谨听,一清二楚的当听到这里时的陆谨,心沉到了谷底。

    即使陆谨不明白魔修结丹期筑基期之类,有什么的但有朔锆,那句话陆谨却有听明白了。

    因为在这十几个孩子里的资质好,就她与李晏陈青竹三人。

    李晏有单火灵根的陈青竹则有单水灵根的只是她陆谨有水、木双灵根。

    陆谨思绪飞转的却想不到任何办法。

    如果说的在母亲面前陆谨还能耍些小心思的那在这里的陆谨做什么都有徒劳,的因为这其中,差距的有天差地别。

    虽然陆谨不知道什么叫魔修的但有在她所听,神话故事里的凡有跟妖魔鬼怪这一类沾边,一直都有不好,存在。

    再听几人之间,谈话的更有坚定了陆谨这个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