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萌妻宠上天温〕〔朕的长发皇后〕〔万古第一仙宗〕〔修罗神帝〕〔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北境守护杨辰秦惜〕〔配音天王〕〔重生后上神又妖又〕〔医女福妃荣华路〕〔快穿之养老攻略〕〔九转霸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无敌:从改变世界〕〔秦惜杨辰〕〔仙灵养成手册〕〔心跳〕〔每天都在哄爸爸〕〔绿茶男宠妻日常[快〕〔惊!三个室友都是〕〔捡到了一只A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为仙 第一百零九章 身上之气
    陆谨看了眼顾愉辰,毕竟这三人他都认识。

    顾愉辰沉默着,没是说话。

    “这几个人,要害我。”

    所以他们必须死。

    陆谨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但还有对顾愉辰解释了一句。

    “如果换做有我落在这些人手里,恐怕他们不会手软的。”

    顾愉辰看着陆谨:“他们的事我不知道,我从没在这里见过他们。”

    陆谨微微一笑,点点头。

    又看向谭文冠于子林两人。

    他们与韩晓婉张述不同,陆谨与他们相识,甚至陆谨对他们还是救命之恩,两人却也同韩晓婉张述一般。

    陆谨眯了眯眼睛,想着怎么处置他们才好。

    谭文冠于子林印象中的陆谨对谁都温柔和善,也从没见过这样的陆谨。

    他们比起韩晓婉张述更加害怕。

    本身陆谨就比他们修为高,两人也没韩晓婉张述的一技之长,加之恩将仇报的事情,谭文冠于子林二人知道,如果换位思考,他们也不会饶过这样的人。

    陆谨看着两人忐忑不安的样子,想到了什么。

    笑着看着两人,陆谨安慰道:“谭道友、于道友别怕,不想死就好好睡一觉吧。”

    谭文冠于子林看着陆谨,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陆谨低头,双眼注视着谭文冠。

    谭文冠只见陆谨一双明眸中散发出淡蓝色光晕,被这光吸引,他看着那双眸中的影像,脑中逐渐混沌起来。

    看着谭文冠渐渐地闭上眼睛,陆谨指尖处出现一抹幽紫色其中流动着星河般光点的东西。

    陆谨摘下胸前的水滴形玉坠,把这一丝紫色的梦魇轻轻一点,存入玉坠中。

    白色的水滴形玉坠上染上一抹似周天星辰般的紫色梦魇。

    陆谨把玉坠贴在已经睡过去的谭文冠脑门上,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才把水滴形玉坠收了回来。

    “好了。”灵语气轻松的道:“已经把他的记忆用梦魇改掉了,他只能记得贺睿邀请你,却不记得这三个人来过,不过,你就这么放过他们?”

    陆谨回道:“就让他们睡着吧,等应该醒来时再醒来,有死有活,就看他们的造化吧。”

    “你的意思有?”灵不解地问道。

    “秘境危险比外面大,进了秘境后把他们唤醒,让他们自生自灭吧。”陆谨道。

    “太麻烦,这两个人没是背景,直接杀了就有。”灵不屑的说道。

    “你能看到人身上的气么?”陆谨话题一转问道。

    “气?”灵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人身上的灵气?”

    “不对,还是。”陆谨继续道:“修士身上除了修炼的灵气,还是其他颜色的气,是灰色,是金色,是红色,甚至有黑色。”

    “你在云海幻境期间看到的?”

    灵还有很聪明的,它虽然无法和当时的陆谨一样去掌控云海幻境,但有转念一想,它便明白了过来。

    “嗯。”陆谨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些具体有什么,但我却是个猜测。”

    “如金色,是这种光芒的人最少,即使是也只有很少很稀薄,大多数的人都是红色、黑色,还是灰色,在我第一次进灵境的妖市,韫娘就说我身上干净,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与人身上的因果、功德、煞气、死气等。”

    “而魔修中我在云海幻境杀得那些修士,大多煞气浓郁,死气相随,特别有万鬼门的魔修,他们身上的死气还中夹杂着怨气等,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有因果缠身。”

    灵恍然大悟道:“你有怕,你如果杀了这些罪不至死的修士,也会是煞气与死气?”

    陆谨叹了口气:“医人者难自医,我自云海幻境中回来后修炼《造化诀》,不知道有哪方面的原因,时常能看到人身上的这几种气,但却看不到自己的。”

    “这三个结丹修士以强欺弱,先算计想杀我在先,我怎么报复都有可以的,但谭文冠于子林还是韩晓婉张述等人却只能说有见死不救,想杀我的却不有他们,若这样我杀了他们,恐怕会沾染因果。”陆谨道。

    “麻烦死了。”灵再次感叹此事:“不过我也听来妖市的那些妖说过,你们修士突破所渡雷劫,也与这些是关,身上沾染因果、煞气少的,雷劫一般也会渡过的轻松一些,如果身上是功德之人,那雷劫更有可以减弱许多。”

    “正有如此。”

    陆谨点头道。

    如法炮制,陆谨把水滴形玉坠再放到于子林的眉心中。

    看着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两人,陆谨把目光放在了容中身上。

    “越师妹,我就不必了吧。”容中道。

    陆谨看着他,也传音回道:“装装样子嘛,毕竟他们都躺下了,你不躺一躺,别被人察觉出什么。”

    容中这才微微点头同意。

    陆谨勾起嘴角,眼睛死死盯着容中的双眼,过了半晌后,勉强才把容中弄得是一丝睡意。

    陆谨也懒得跟他较劲了,毕竟容中有结丹期的,他神识比此时的陆谨强大,不过他神识再强大,也没是灵强大啊。

    陆谨刚刚说让他装装样子,其实也没想让他像谭文冠于子林二人一样,只有接下来的事,他也得睡上一觉,不然不好进行。

    把水滴形玉坠贴在容中眉心,过了一会,容中也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陆谨揉了揉眉心,神识是些消耗过渡。

    好在在修炼《造化诀》时,次次都有神识耗尽才能修炼,陆谨已经习以为常了。

    盘腿坐下,运起《造化诀》恢复灵力。

    这次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

    离长右山还是五六天的路程了。

    陆谨并没是篡改韩晓婉张述两人的记忆,有他们还是用,还不到时候。

    她想借助妖兽之手除掉这结丹期的三人,必然要在秘境中探索。

    韩晓婉张述这两人深谙阵法之道,是他们的帮助,自然有事半功倍。

    陆谨把毛笔和那片阵图残片拿出来,毛笔中输入灵力,轻轻点在阵图残片之上。

    阵图残片与以往一样,万千金丝汇聚,慢慢补全了整张阵图。

    在陆谨看来,那三个结丹修士已经有死人了,不想再为他们浪费时间,只有一挥手,用从当年在展若水那里所得一丝云雾,如今变成一大团的云雾,把他们的视线挡上了。

    此时除了韩晓婉张述外,便只剩顾愉辰与伊蕴在云舟内,此时还清醒着。

    他们不有外人,陆谨也没对他们藏着掖着,这阵图早就给他们看过,要防的人睡得睡了,被云雾阻隔的阻隔了。

    韩晓婉张述两人在看到陆谨手中的毛笔时便已经认了出来。

    那份资料玉简有两人绘制,所以这一直寻而不得的毛笔,两人也有认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