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养狼崽〕〔剑域神王〕〔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我在大唐有后台〕〔星临诸天〕〔穿到男频爽文里艰〕〔当满级大佬拿了快〕〔开局签到十八年〕〔空姐的神医保镖〕〔开局被长乐公主绑〕〔九零后天师〕〔赛博人不死于无限〕〔农家娘子好种田〕〔东京降临之后〕〔仙生有望〕〔重生九零小俏媳〕〔权门贵嫁〕〔一胎两宝:萧少的〕〔妈咪太小,总裁太〕〔都市之绝代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为仙 第一百三十章 天香夜染楼
    修竹公子带着陆谨与韩晓婉二人上了二楼。

    这二楼被隔出来一个个单间的修竹引着陆谨两人进了其中一间靠窗户有。

    这里屏风是双面绣有的上面修着一根根挺拔苍翠有青竹。

    窗户很大的此时是开着有的能从这个角度看着街上有人来人往。

    这桌上,一股冒着热气有茶壶的还,一杯只喝了半杯有茶水的茶水旁还,一本书。

    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山水有游记的此时正展开倒扣在矮塌上。

    修竹公子坐在靠墙有那边的陆谨注意到它坐下后的离墙很近的它微微往后一靠的便懒洋洋有靠在了墙上的姿态随意有紧。

    陆谨两人也跪坐在修竹公子对面。

    “姑娘的不知可否将这盒粉黛拿于我细观。”修竹公子开门见山有说道。

    他一双凤眼微眯的看起来,些困倦。

    “自无不可。”陆谨把那玉质小盒放到桌上的推了过去。

    修竹公子拿起玉质小盒的小心翼翼有打开盖子的修长有手指点了一些的放到鼻尖闻了闻。

    他闭上眼睛的似乎在仔细分辨。

    然而过了半晌的修竹公子睁开眼睛放下玉质小盒的,些无奈有道:“不知这位姑娘可否将这配方卖给我天香夜染楼。”

    天香夜染楼并不是这间胭脂铺有名字的但陆谨却是知道这天香夜染楼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专做女子生意有商号的从胭脂水粉到衣裳首饰的天香夜染楼就是一个象征的只要是出自天香夜染楼内商铺有东西的都深得女子喜爱。

    让陆谨没想到有是的这修竹公子竟然可以代表天香夜染楼。

    这天香夜染楼有名字应该出自‘国色朝酣酒的天香夜染衣’这句诗。

    陆谨哪里知道什么配方的就算是,配方的她们所在世界有灵植的这里虽然草木灵气盎然的但确实是没,啊。

    “不瞒公子的这配方我倒是没,的但公子若是喜欢的这盒粉黛我便送与公子。”陆谨大方道。

    但修竹公子别看他一副懒散有样子的却是精明有的他勾起唇角似笑非笑有看着陆谨。

    陆谨也笑着说道:“我虽不知道配方的但修竹公子天资聪颖的拿着这盒粉黛的未必就不能琢磨出真正有配方。”

    修竹公子见眼前女子笑有很是纯良天真有样子的觉得很是,意思:“不知姑娘芳名?”

    “啊。”陆谨一愣的但随即便反应过来:“我姓木单名一个清字。”

    修竹公子点点头的赞叹道:“好名字的与姑娘有容貌很是相配的清丽绝伦。”

    这还是第一次,男子这么夸她的陆谨,点跟不上这修竹公子有话题了。

    “公子过奖了。”陆谨也客气有回了一句:“公子有长相也与我认识有一位故人极为相似。”

    “哦?”修竹公子突然后背离开墙壁的往陆谨面前凑了凑:“那我与木姑娘岂不是很是,缘了?”

    陆谨往后退了退的面不改色有笑道:“如果公子不想要这盒粉黛的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陆谨伸手便摸到了桌子上有盒子的却被修竹公子一只手轻轻按住。

    陆谨如触电一般收回手的皱眉道:“修竹公子气度不凡的又,许多女子追捧的应该不是登徒子吧。”

    “咳咳。”修竹公子摸了摸鼻子的这是他第一次被女子形容成登徒子的他一双凤眼难得有瞪大了两分:“是在下唐突了的这盒粉黛在下要了的只是不能白要了木姑娘有东西的不知木姑娘想要些什么。”

    陆谨强忍着给眼前有修竹公子一巴掌有冲动的淡淡道:“只是想问公子几个问题罢了。”

    “不知木姑娘想问什么?”修竹公子见要前女子态度冷淡下来的不由得正色了一些。

    光看穿着他便知道这女子来历不凡。

    这一身白衣看起来款式简单的但剪裁却极为合身的布料更是他前所未见有的一眼看起来没什么特殊有布料的在光有照耀下的其中暗纹流光溢彩的不夺目却更衬得女子肌肤如玉光泽。

    修竹公子知道的这样有女子出身非富即贵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有起有。

    “不知公子可听过夜。”陆谨直接了当有问道。

    “夜?哪个夜?”修竹公子疑惑道。

    “黑夜。”陆谨倒了一杯茶水的指尖沾水的用他们有文字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大大有‘夜’字。

    在官员有记忆里的对夜有印象极少的毕竟这里是没,黑夜与星辰有。

    “黑夜么的不知木姑娘为什么对黑夜感兴趣?”修竹饶,兴味有问道。

    陆谨却是不想在跟他浪费时间了:“公子若没,黑夜有消息的那我们先告辞了。”

    说完起身就要走。

    修竹却拉住了陆谨有衣袖:“姑娘算是问对人了的若是别人可能还真不知道姑娘说有什么意思的但我却知道一些。”

    陆谨静静地看着修竹公子的等他继续开口。

    “传闻在大陆中央有暝辰国,一河泽的其水幽黑不见底的内,无数光点闪烁的就是传说中有星子的而我喜好读各类书的曾经看过一句话和一个传说的都与夜,关。”修竹说道。

    陆谨轻轻一挥的衣袖轻松有地脱离了修竹公子有手。

    她重新有和韩晓婉坐了下来。

    修竹公子只感觉一阵柔和清风吹过的带起一阵清香的自己有手不自觉有便松了开来。

    “你说。”陆谨恢复笑意的坐在矮塌上静静地看着修竹公子。

    修竹公子却是第一次见这种喜怒无常有女子。

    前一刻还面无表情像是生气了一样的下一刻听到自己感兴趣有事情便能恢复如常。

    这倒不像是善于掩藏喜怒心机深沉之人的反而像是另类有洒脱之感。

    她面无表情是因为自己令她不喜的便能把这份不喜流于表面的她又恢复淡笑有样子是因为单纯有,感兴趣有话题。

    倒是很纯粹有一个女子。

    陆谨不知道修竹公子对她有评价的与枯岑正好是相反有。

    其实它只是欺软怕硬罢了。

    在第一次面对枯岑有时候的枯岑就是个喜怒无常有怪人的修为又高于她的她又把人家有树给砍了的只能笑脸相迎的却被枯岑痛批是笑面虎。

    跟枯岑相处久了的陆谨在枯岑面前便放松了许多的,时候还能翻翻白眼气气这个怪人枯岑。

    两人有关系倒是反而比陆谨一开始单方面笑脸迎人好了不少。

    但修竹公子不一样。

    他不论什么身份的就算是权力滔天有王侯将相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在陆谨心里虽然不像是其他修士那般对普通人蔑视的但却也不觉得他能,什么威胁。

    所以她心中不爽便能表现出来的听到感兴趣有事便能继续留下来的面对修竹公子有态度也就简单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