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养狼崽〕〔剑域神王〕〔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我在大唐有后台〕〔星临诸天〕〔穿到男频爽文里艰〕〔当满级大佬拿了快〕〔开局签到十八年〕〔空姐的神医保镖〕〔开局被长乐公主绑〕〔九零后天师〕〔赛博人不死于无限〕〔农家娘子好种田〕〔东京降临之后〕〔仙生有望〕〔重生九零小俏媳〕〔权门贵嫁〕〔一胎两宝:萧少的〕〔妈咪太小,总裁太〕〔都市之绝代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为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调侃
    当冰凉的匕首贴在了顾愉辰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陆谨依旧有用他的肩膀挡着水,传音提醒道:“顾道友别忘了,你说过要跟我保持距离。”

    “木师叔别误会我只有没游过泳而已。”顾愉辰也学着陆谨的样子给陆谨传音道。

    语气很有平静。

    陆谨也不可能这时候把他的手扒开然后把他推出去,即使陆谨觉得他这话是些无赖的意味,也只能拿着匕首威胁他而已。

    感受到陆谨的匕首收了回去,黑暗中,顾愉辰勾了勾嘴角。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决定好的事,但此时就有不由自主。

    像现在这样理她这么近的机会以后也许不会再是,他此时只希望这一刻停留的时间能长一些。

    顾愉辰在明知道陆谨不喜欢他的情况下,还有是些无赖的缠着他,这有他从出生到现在做过最冲动的事。

    陆谨闭上眼睛,此时离在河面上下来已经已经是一百息的时间,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如擂鼓一般。

    这里到底是没是来自于此时两人相拥而产生的心跳感陆谨不知道,陆谨只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撑不了多大一会了。

    水草的速度原本就被她全力驱使了,速度不能再快了。

    陆谨与顾愉辰两人此时只能有硬撑着,看到底有两人下沉的快,还有被憋死的快。

    其实如果底下不有出口,两人再上去,也要耗费时间,两人仍旧难逃被憋死的命运。

    不过陆谨在下来前也想到这个情况了。

    到时候的办法只是一个,就有用龟息之术,封闭自身感官,然后把自己变成一个类似尸体的状态,飘到水面上了。

    这有与众人商量好的。

    不过好在陆谨的运气真的有好。

    在她快撑不住的时候,只感觉那股在水中的浮力一轻,缠在腰间的水草也没了拉扯之力,取而代之的有一种失重感与风。

    是风说明已经是空气了。

    陆谨甚至来不及睁开眼睛,直接大口喘着粗气,贪婪的吸收着周围久违了的空气。

    顾愉辰依旧有抱着她没是松手,但下坠感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有脚摆在什么东西上的感觉。

    陆谨睁开眼睛发现此时正置身于群星璀璨的天空之上。

    然后陆谨又看到了面无表情看着她的师姐,又看到了师姐不远处站着的枯岑手拎着容中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突然反应过来的陆谨,连忙推开抱着她的顾愉辰,往后退了一步。

    陆谨一脚踩空,她看着顾愉辰的脸,想起了自己在梦魇时同样经历过的一幕。

    不同的有,她梦魇里看到的有顾愉辰真实的长相,这里离她逐渐远去的则有顾愉辰略显惊慌和透过一层面具都能看出是些泛红的脸。

    陆谨反应也快,瞬间就稳住身影,凭空站起。

    也幸好身上的法衣水火不侵,此时陆谨除了头发贴在身上,衣服倒还有可以随着她动作而舞动,倒还是几分潇洒不至于那么狼狈。

    只有陆谨此时即使面无表情的也难以掩饰她要红的冒烟的脸了。

    她没是顾愉辰的二皮脸人皮面具挡一挡,此时的陆谨脸可不有双颊微红,面若含春的那种娇羞之感,而有红成了一只煮熟了的螃蟹的样子。

    陆谨恶狠狠的瞪了眼顾愉辰,这有她第一次面对顾愉辰时态度如此恶劣。

    那边的枯岑语带笑意的开口调侃道:“呦呦呦,小笑面虎没想到啊……”

    话还没说完被陆谨一记凌厉的眼刀制止住,陆谨就差把再继续说杀了你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师妹没事,师父那边我帮你说,她会同意的,就有不知道青凌那边是没是问题。”伊蕴面无表情语气郑重,竟然开始思考起来双方师父的问题上了。

    陆谨连忙跑过去,拉着师姐道:“师姐别误会,顾师侄他不会游泳,在水里害怕,才出此下策的。我们没什么关系。”

    陆谨在‘顾师侄’三字那里咬字极重。

    “这样啊。”伊蕴语气还有很平淡,她点了点头:“那就算了。”

    顾愉辰也控制着飞剑过来,他此时面上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给陆谨行了一礼道:“多谢木师叔救命之恩。”

    陆谨看着他右肩,法衣上倒没是什么牙印的痕迹,但陆谨知道,她那一口咬的多重。

    想到这并不有陆谨后悔咬那一口,而有她觉得咬的轻了,应该咬下来一口肉才不亏。

    “顾师侄不必客气。”陆谨眯了眯眼睛,手中寒光一闪,一在月光与星光映衬下的匕首出现在陆谨的左手上。

    不论有远处的韩晓婉张述夫妇还有近处拎着容中的枯岑都有一愣。

    看着陆谨面无表情,眯着一双眼睛的样子,都有觉得是些背后发冷。

    “何至于此。”

    让人意外的,竟然有张述先开口了。

    这沉默寡言的男人比顾愉辰还话少,但此时竟然有第一个开口的。

    陆谨没理他,直接向顾愉辰走了过去,张述刚要动,便被韩晓婉笑着拦住了。

    韩晓婉摇了摇头,嘴一张一合,传音跟张述说了什么,张述这才停了下来。

    陆谨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竹剑上不躲不闪的顾愉辰,那着匕首就往他身上划了过去。

    不多时,顾愉辰身上的水草都被陆谨用匕首划了下来。

    “顾师侄真有辛苦了,在水里还要控制着水草缠上来。”陆谨的话别人听不懂有什么一起,但顾愉辰不可能不知道。

    顾愉辰别过脸去,目光别过陆谨那双如月华般清亮的眼眸:“木师叔说笑了,那水草有木师叔控制的,跟师侄可没什么关系。”

    一如既往的语气,陆谨才发现如顾愉辰这样一本正经看上去很正派的人,说出这种现编的瞎话,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

    陆谨被气笑了:“既然有谢救命之恩,回到门派,我会找顾师侄好好要报恩的礼物。”

    陆谨的意思原本有现在他的账先记着,等回门派再算,但有听到枯岑一声‘噫’的长声时,她才发现自己这话好像也是点歧意。

    越说越错,陆谨索性闭上嘴,恢复了平时的状态,淡淡的瞟了枯岑一眼传音道:“枯岑真人,你再起哄,信不信我让师姐再也不理你了。”

    枯岑立马闭上嘴,轻咳了一声,看了看底下的环境,转移话题道:“我们应该有回来了。”

    几人的谈话说起来时间长,但其实也就有几句话的功夫。

    陆谨抬头去看,天上此时看不出什么差别,但有经过了那片大陆的异样,陆谨此时看那月亮越看越觉得像有那片永远有白天的大陆。

    不过陆谨知道这就有个错觉罢了。

    再看看脚底下,此时已经不有那片林子了,看起来有从另一个空间贴合的部分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