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莫先生又来幼儿园〕〔全能弃少〕〔我的狗狗会穿越〕〔异世界道门〕〔木叶之光〕〔沈琉璃顾墨枫一胎〕〔朕又不想当皇帝〕〔傅爷怀里的假千金〕〔吾妻非人哉〕〔贞观三百年〕〔我在黄泉有座房〕〔深山走出来的上门〕〔在港综成为传说〕〔李子安余美琳〕〔万古第一婿〕〔不败赘婿李子安〕〔我的小人国〕〔唐朝林轻雪〕〔顾少,你老婆又带〕〔神级偷取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为仙 第一百五十九章 更猖狂了
    孟应仔细感受了一下,脚踏出一步,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陆谨也知道,光靠青鸾是不行的。

    青鸾飞行速度快,但如人一样,有体力的限制在。

    这么不间断的全速飞行,青鸾顶多能撑十一、二天这样。

    来时用了大概十八天的路程,青鸾的速度要比来时的云舟要快,把时间缩短,最快预计也要十四天才能到师门。

    也就是瞿山附近的范围。

    记忆中的瞿山范围还可,但山上草木甚稀,多的是石头矿物,没有太多树木遮挡,瞿山的山形在空中就能看个清楚。

    在瞿山下来,众人便要靠着自身的速度去逃命,柳长老的距离会和他们快速缩短。

    “师姐,能联系上师父么?”陆谨问到。

    伊蕴想了想,看着陆谨摇了摇头:“这里还太远,而且联系师傅的话,我们杀了柳长老三个徒弟的事便瞒不住了,会被惩罚。”

    如今距离门派大比没剩多少时间了,这个时候被惩罚思过,也就意味着不能参加门派大比了。

    门派大比她必须参加。

    陆谨思绪飞转,师父若是来了,他们安全自然有保证,但师父不会为了他们杀了柳长老的。

    所以柳长老回去,即使无法杀了他们,也会尽力的把这事闹大。

    到时就算本来是柳长老三个徒弟的错,但陆谨已经借妖兽之手,把他们都害死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师门看来,那些人固然有错,但一切要回到师门内定夺,陆谨就这样把人杀了,肯定是难逃惩罚的。

    为今之计,想要参加门派大比,便要靠自己的力量,杀了柳长老。

    陆谨看着众人,特别是韩晓婉和张述:“如今大家都得罪了柳长老,如果让他回去,即使我们生命没了危险,但得罪了一个元婴真人,怕是不好过。”

    最后那句是说给韩晓婉与张述说的,与他们不同,韩晓婉张述是没有靠山的。

    顾愉辰师父虽然只是个结丹期真人,但青凌真人背后还有元婴长老的师父,也就是顾愉辰的师祖也是元婴长老。

    枯岑虽然出师多年,但他的师父是本门最擅长炼丹的长老,陆谨、伊蕴、枯岑顾愉辰加起来,背后有三名元婴期的长老。

    源生仙门元婴期的长老一共才十人。

    他们都有人罩着,柳长老要是不死,回了门派自然是无法拿陆谨等人有师父有师祖的先开刀。

    但这仇柳长老绝对不可能放下,为解心头之恨,肯定会先找韩晓婉与张述的麻烦。

    得罪了元婴长老,又没背景,即使躲在源生仙门不出去,恐怕日子都不会好过。

    韩晓婉是个聪明人,其实不用陆谨提醒,她也明白这个道理。

    陆谨拿了解药喂给容中。

    别人不知道,但陆谨知道这个家伙好歹也是个结丹期的修士,打起来也能算上一个。

    拍了拍容中的脸,让他更快的清醒过来。

    陆谨低着头,偷偷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容中传音道:“容师兄,容师兄,醒醒。”

    如今有求于容中,态度自然好了许多。

    听到陆谨的声音,容中勉强睁开眼睛。

    他看到的是一张清丽无双的容颜和一双明亮的眼眸。

    容中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陆谨传音打断,陆谨语速很快:“容师兄,我们现在被元婴长老追杀,请容师兄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助我们一臂之力。”

    刚醒过来的容中因为睡了几个月,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神智听到被元婴修士追杀,瞬间清醒了。

    “元婴长老?”容中略一沉吟,便想到了前因后果,他颇为无奈的道:“越师妹,可真会给师兄我找麻烦啊,这里可不是源生宗能让你横着走。”

    源生宗里,越千灵与林鹤师徒两人的风评并不好,虽然源生宗是出了名的吸人修为,源生宗修士所过之地除了源生宗本宗外,都是荒草萋萋,树木枯萎,本身便被归入了魔教。

    魔道中人在正道修士这边印象就是心狠手辣,但在源生宗修士心里,林鹤与越千灵才是真正的魔修做派。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即使是源生宗内确实比源生仙门更残酷,但终归有一些有底线的人。

    而林鹤自然不用说,他能这么快的成为元婴修士,明面上吸了不少修士的修为,暗地里,就连本宗修士也有被吸修为的。

    就连当时死了个元婴长老,也被算在了林鹤头上。

    越千灵不知道那个元婴长老到底是不是她师父杀的,不过这师徒俩一个样,真是她师父林鹤杀的,她也只会给林鹤拍手叫好。

    容中之所以说越千灵能在源生宗横着走,是因为她师父虽然只是新晋的长老,但不仅心狠手辣工于心计,还记仇。

    即使是老牌的元婴长老都不愿意得罪这个林鹤。

    毕竟被人暗中记恨着,时不时还要防着被同阶修士捅刀子的感觉可不太好。

    也因此,作为林鹤唯一的徒弟越千灵也没人敢得罪。

    越千灵这个女人性格很怪,比枯岑还怪,枯岑更多的是别扭,而越千灵则是喜怒无常。

    她高兴了,可以去大手大脚赏赐那些讨好她的人,她不高兴了,没什么原因的去折磨人,甚至杀同门都是有可能的。

    师徒俩林鹤是为人心狠闻名于源生宗,越千灵则是除了不敢得罪元婴期的长老,元婴以下肆无忌惮,宗内修士敢怒不敢言。

    之所以会这样,也跟源生宗优胜劣汰为宗旨的核心有关。

    如萧娅玉那样的资质,即使本身不能作为容器被越千灵看上,但凭借着资质,换成是源生仙门,便不会有依附于一个真人的情况的发生。

    然而在源生宗,那样一个资质好的女修,却只能依附于别人生存,这也说明了源生宗本身与源生仙门的区别。

    在源生宗,实力是一切,可能越千灵在源生宗中不算什么,但她有个心狠手辣但却护短记仇的师父,还是唯一的徒弟,只要是林鹤在,越千灵就如容中说的一样,横着走。

    在容中此时看来,陆谨,也就是他眼中的越千灵是一点没变,即使是表面收敛一点,但其实更猖狂了。

    在源生宗内有林鹤罩着也才得罪得罪结丹期的,在外面,林鹤不在,却敢招惹元婴期修士了。

    容中知道那柳长老弟子的事,他被邀请和知道贺睿的目的也真的是个巧合。

    越千灵有难,他看着不管,到时候回源生宗那疯子林鹤不活撕了他,所以他已经打算好了,即使敌不过三人,到时候带着她溜也是可以的。

    正打算动手的时候,被伊蕴无差别敲晕在外面,除了中间能醒过来一次,一直睡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