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洪荒:我带领混沌〕〔冤种玩家的人生模〕〔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时空穿梭到1984〕〔诸葛重生,熬死司〕〔北雄〕〔霸武〕〔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裂天空骑 第17节-五行缺金
    ..,最快更新!

    “我心口疼!”

    陈非捂着胸口,脸色发白,眼见着快要活不成了。

    自已拿命换来的银子啊!

    他五行缺金,缺的厉害!

    现在可好,不止是欠了信贷公司的500万星元,又多欠了务工企业的200万星元,加到一起700万星元的巨债,债不减反增,顿时越想越糟心。

    带着羽翼的白衣天使,来自苍穹界的羽族小姐姐飞一般抵达病房,握着精致的法器,熟练的吟颂咒文,柔和的光点平空出现,汇聚成拳头般大小的一团光球,随即落向病床,转眼间没入陈非的身体。

    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不用电击,人位二阶光系治疗法术“光之救赎”的魔法效果立竿见影。

    契科夫的眼睛直发亮,瞳仁内又开始刷刷刷的浮现出数据瀑布流,他第一次见到这艘国际医疗舰上的羽族小姐姐,来自苍穹界的异族魔法师,而且还是光系,那可是相当的稀有。

    要知道欧洲老钱们对羽族小姐姐追捧得不要不要的,没少忽悠苍穹界的羽族妹子进娱乐圈卖萌。

    趁着对方还在这儿,赶紧看个够,这脸蛋儿,这胳膊,这腰,这腿儿,这翅膀,哎呀妈呀,这一年稳了,契科夫大爷馋得口水都快要流下来。

    治疗法术落下后,效果立竿见影,陈非的脸色迅速好转了许多,可是整个人的精神却依旧萎靡不振。

    无论是谁,心情经历过这么一番过山车,恐怕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次凝聚出一颗光球,投入到陈非的体内,羽族小姐姐这才收起法器,擦了擦额头冒出的一层薄汗,露出温柔的笑容,说道:“伤员第一次苏醒,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息,你们尽量不要过多打扰。”

    施放魔法也是很消耗精气神的,尤其是在蓝星界,魔法会受到天地规则的压制,需要消耗更多的元素魔力和精神力才能达到苍穹界的同等效果。

    微微一躬身,身后羽翼一振,整个人飘了起来,飞快离开了病房,来的快,去的也快,犹如惊鸿一现,只留下淡淡的香风在渐渐消散。

    契科夫和女审察员立刻明白了羽族小姐姐的意思。

    “陈非,你好好在这里休养,医疗舰上的所有费用都由公司承担。”

    哈娜·加格尔说完,把手上的那一叠文件放在床头柜上,便带着一众墨镜黑西服离开了病房,契科夫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陈非,至少还有气儿,便放下心来,连忙追了出去。

    痛失巨金,债务高垒的陈非依旧生无可恋,失魂落魄的样子。

    “那个,那个,哈娜小姐,我的奖金呢?”

    连陈非这个菜鸟都有如此丰厚的奖金,契科夫也开始蠢蠢欲动,十分期待的直搓手。

    女审察员似乎冷笑了一下,语气毫无波动地说道:“契科夫·列昂尼得维奇·伊凡诺夫,你与陈非合作击杀金系巨龙,公司本应该奖励现金500万星元,职务工资提升一级,但是擅自将非战斗人员强行拉入战斗,罚款500万星元,职务工资下降一级,因此功过相抵,不奖不罚,不升不降。”

    “啊?”

    契科夫目瞪口呆,如遭重击,羽族小姐姐顿时也不香了。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内务部的人早已经走远了,登时以头击墙,鬼哭狼嚎,呜呼哀哉,周而复始,连绵不绝。

    嘭嘭嘭,斯拉夫打桩机开始工作ing,走廊里回荡着可怕的撞击声。

    正在操作清洁机器的保洁大妈没好气地喝斥道:“呔,兀那狗熊,把墙撞坏了是要赔的!”

    再撞,再撞就把你个狗熊打成嘤嘤叫的狗子。

    -

    一周后,最后的出院检查。

    产自于苍穹界的地位一阶魔法药剂“生命复苏”效力完全值得信赖,再加上两次人位二阶光系治疗法术“光之救赎”,陈非的身上如今连条疤痕都找不到,甚至小时候因为调皮而留下的些许痕迹也被抹平了。

    “这是几?”

    为陈非检查治疗效果的医生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食指。”

    陈非老老实实的回答。

    医生点了点头,一边在电脑键盘上敲击着,一边继续问道:“嗯!头晕不晕?还有哪里感到疼痛吗?”

    答案“1”是100分,“食指”是120分,你要能说出指纹,妥妥的150分,毕竟是在检查视力,而不是判断逻辑性,答案没有那么僵化死板。

    “头不晕,就是心疼!”

    陈非指了指自已的胸口,都好几天了,依然没有缓过劲儿来。

    他并不知道天启防务集团的奖金方案没有先入帐,而是直接与魔法药剂做了抵扣,不然还得再上缴一笔比例不低于50%的个人所得税,抵完个税的奖金再去冲减魔法药剂的费用,最后新增的债务就不止是200万,而至少是700万,加起来累计超过1200万的债务,足以让任何一个苦逼的工具人永世不得翻身。

    医生放开键盘,比划着提示道:“还有其他的异常感觉吗?比如说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耳鸣,眼睛怕光,有飞蚊,肢体麻木,失去味觉和嗅觉。”

    “呃,没……”

    陈非刚想说没有,忽然说道:“医生,房间里的三维全息投影设备好像出故障了。”

    医生一怔,疑惑地说道:“三维全息投影?什么三维全息投影?”

    “呐,就是一个字符在跳,前面是个a,后面是冒号,左斜杠和大于号,好像是个命令行模式的盘符。”

    陈非伸出手,指向自已看到的“a:\>”,还有一个下短横线“_”在一闪一闪。

    然后他理所当然的抓了个空。

    肉眼三维全息投影只是一种虚相,并非实景,投影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像真的,实际上那里什么都没有。

    医生歪着头看向陈非手指的一片空气,那里确实什么都没有,又将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无比肯定地说道:“我这里没有什么三维全息投影。”

    “没有?”

    陈非迟疑的收回手。

    “没有!”

    医生语气更加确定,他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总之不是什么好词。

    明明就是有的,陈非心里直犯嘀咕,他眼前的“a:\>”和那个会闪的“_”依旧存在,当转过视线的时候……月亮走,我也走。

    咦?这个肉眼三维全息投影居然还会跟踪定位瞳孔,是黑科技么?

    陈非不解的摸了摸自已的眼睛,连副眼镜都没有,有个p的黑科技。

    “嗯,你可以出院了,如果不放心的话,去做个脑部核磁共振,再复查一下眼科。”

    医生按了几下键盘,一旁的打印机飞快的吐出几张a4纸,找到最后一页签完字,便递了过来。

    啪!再盖个红通通的公章,完事儿!

    国际医疗舰的出院标准是没有致命隐患,后续治疗和休养完全可以在外面继续进行。

    “哦,谢谢医生。”

    陈非接过最终检查报告,道了声谢,起身离开。

    他看到了检查报告上的内容,有“幻视”这一项。

    险些去找阎王爷下五子棋的致命伤势,要不是用一支昂贵的魔法药剂生生拽回一条小命,留下点儿后遗症也是再正常不过。

    如今九死一生已是不易,哪能再奢望完全恢复如初。

    因为不放心,先去神经科挂了个单子,进了一趟核磁共振室,然后又去了眼科,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陈非最后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契科夫恰好也完成了出院检查。

    “菜鸟,你可以出院了吗?”

    大狗熊依旧吊着条胳膊,只是脑袋上的“蓝色卫生巾”缩小了一圈。

    他可没有陈非那样的运气,又是魔法药剂,又是光系治疗法术,伤势最重反而恢复最快,如今看上去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连个疤都没有。

    一早就能下床乱跑,还有精力撩妹的契科夫这条胳膊起码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好利索,身上新添的这些疤怕是得留一辈子。

    “好像还有点儿幻视。”

    刚刚滴过散瞳药水,陈非的视线有些模糊。

    至于心塞,那还不是让钱给闹的,不足与外人道也。

    契科夫好奇地问道:“幻视,你能看到什么,幽灵?”

    如果幻视出一个十字准星,那就老厉害了。

    “一个a,一个冒号,一个左斜杠,一个大于号,然后是一个会闪的下横线!你能听明白吗?”

    陈非看得出来,这只大狗熊分明就是鸭子听雷,满脸的不明白。

    “……”

    纵横江湖四十余载的契科夫同志果然满脸茫然( ̄︶ ̄)。

    谁能告诉契科夫大爷,这些到底是什么鬼啊啊啊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重回1977〕〔七零嫁糙汉,知青〕〔家督的野望〕〔白烛扎纸店〕〔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毒医萌宝:太子妃〕〔修仙模拟,开局死〕〔最狂医仙〕〔汉鼎犹立〕〔左道修仙:我靠模〕〔四合院:搅和我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