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十二章 巧问询
    ..,最快更新!

    “希望这雨赶紧停。”

    姚守宁跺了跺冻得僵疼的双脚,望着阴沉沉的天幕叹了一句。

    每年到了冬季的时候,就是姚婉宁的受难日。

    她本身就体虚偏寒,一到了入冬,几乎难以离开屋子。

    冬葵撑开了伞,她钻了进去,主仆二人一路踩着雨水小跑着往姚婉宁的屋子赶了过去。

    好在姚家只是一座三进的小院,地方并不是很大。

    不过神都寸土寸金,姚翝在神都之中只是一个正六品的指挥使,近几十年来,朝廷财政格外的紧张,他的俸禄并不高,又要养着一大家子,幸亏偶尔还有下头的人孝敬,才勉强过得去。

    所以这神都的小院,当初也是依靠了夫妻俩多年积蓄外加柳氏贴了一部分的嫁妆钱才买得下来的。

    姚婉宁的身体弱,住的是东南面光照最好的屋子,姚守宁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屋内,没有起身。

    柳氏怜爱女儿身体不适,因此破格安排了两个丫头贴身服侍她,一个叫清元,一个叫白玉。

    都是性格内敛的姑娘,照顾得十分仔细。

    “姐姐——”

    姚守宁人还在廊下,声音已经传进了屋里。

    一个穿了翠蓝长裙,面容清秀的少女闻声而出,带来阵阵苦药的味道,见到姚守宁,不由欢喜的唤了一声:

    “二娘子醒了。”

    姚守宁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她年纪不大,性格也活泼,又时常来姚婉宁这,和清元、白玉都十分熟悉。

    若是平时,少不了会顺嘴多聊几句。

    可此时她心系姚婉宁,便没了其他心思,问了一句:

    “我姐好些了吗?”

    白玉一听这话,脸上露出几分愁色:

    “昨晚开始睡不着,后面喝了安神汤,才勉强躺下去,但一宿都在冒冷汗,清元几乎不敢闭眼睛。”

    说话的功夫间,姚守宁已经提步入内。

    因为常年服药,姚婉宁的屋子都像是萦绕着一股苦气。

    冬葵将滴着水的伞收拢,放到了屋檐的一侧。

    屋中早早就已经点上了碳盆,但那热量却像是驱不散这满屋的寒气。

    几人进了内室,就看到娇弱的少女正靠在床头喘气。

    因近几日下雨的缘故,窗户已经放了下来,屋内不大通风,那药味儿便越发刺鼻。

    姚婉宁靠了半个软垫,一手捏了张帕子,张着嘴像是离水的鱼。

    她的床头放了一张束腰圆几,上面摆了一个药碗,冒着腾腾热气。

    见到姚守宁活蹦乱跳的进来,她又是松了口气,又有些开心。

    “之前娘才传了消息过来,说你醒了,让我别担忧。”

    她说话时有些瓮声瓮气,像是鼻子被堵住了,不大通的样子:

    “怎么好了也不在屋中休息,跑我这里来呢?”

    少女的脸色煞白,肌肤有种常年不见光的暗淡感觉。

    她头发被汗水浸湿,一缕一缕紧贴着头皮,上半身穿了一件橘红的小袄,下半身被厚毯子牢牢的裹紧。

    说话时声音轻轻细细,像是有些颤抖,中气不足的样子。

    姚守宁一看她这样,不由有些担心:

    “白玉说你没有睡好,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她解了披风坐过来,冬葵对这里也不陌生,见白玉忙不过来,便十分机灵的搬了凳子,放在床榻的一侧。

    “没有的事,都是老毛病。”

    姚婉宁摇了摇头,一见妹妹坐下,不由将脸别到一侧,拿了帕子掩住口鼻:

    “你不要过来,我怕过了病气给你。”

    “哪有那么容易?”

    姚守宁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坐下来后伸手去摸她另一只放在腹前的手。

    那手冰冷冷的,像是半点儿温度都没有的样子。

    “怎么这么冷。”

    姚婉宁仰着头,用力的吸了两下鼻子,说道:

    “老毛病而已。”

    她的身体无论怎么样都捂不热。

    姚守宁握住她的时候,那掌心绵软细嫩,仿若无骨一般,又温暖无比,传递过来的热度竟像是比暖炉还要舒服一些。

    “看样子是真的好了。”姚婉宁一手拿帕子掩唇,一面仔细打量姚守宁的脸。

    见她双颊透着红晕,眼神明亮,不见半分萎靡,不由既是替妹妹开心,又有些羡慕她从小就无病无灾的体质。

    “孙神医的药已经喝了吗?”

    姚守宁一将姚婉宁手掌握紧,便觉得她身上传来一股瘮人的寒意,顺着两人交握的手掌处传进她的身体。

    鸡皮疙瘩立了起来,她下意识的转了下脖子,缓适这股寒气。

    “昨日就喝过了。”姚婉宁察觉到她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借着端药的时机,将手抽了回去:

    “这都已经是喝的第二回了。”

    说话的同时,她端起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药捧在掌心,顿了片刻,接着就送到了嘴边。

    “看来这孙神医也没传闻的那么灵。”姚守宁见她端了药碗,大口大口的将那药汁喝下去,不由有些心疼:

    “若这几副药吃了仍不见好,恐怕真像娘说的,这孙神医只是徒有虚名。”

    她皱了皱眉,接过一旁白玉手中端的蜜饯,捧到了姚婉宁的面前,想要哄她开心:

    “到时娘说了,找人砸了他的摊子,看他往后怎么招摇撞骗的!”

    姚婉宁喝着药,听了妹妹这话,被她逗笑,一时不察被药呛到,顿时咳出了声。

    如此一来,倒将姚守宁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替她揉胸推背。

    折腾了好半晌,姚婉宁才缓了过来,被妹妹抱在怀中直喘气。

    “都是老毛病了,要治也不是三天两头的事。”

    对于看病这事儿,她比柳氏要豁达一些。

    兴许是病得久了,也遇到过不少招摇撞骗的人,对于姚婉宁来说,孙神医可能也只是她人生之中又一个不幸遇上的庸医之一而已。

    只是看柳氏兴匆匆准备礼物,又盼着日子数孙神医入神都的时间,她不愿去泼母亲冷水。

    姚婉宁不愿多说这个事,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喉,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

    姚婉宁这话一说出口,令姚守宁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姐姐平时身体不好,观察力却远胜旁人。

    从小跟她一起长大,贴身侍候她的冬葵都没看出来她的目的,以为她只是过来探望姐姐,姚婉宁却一眼就看出来自己过来是找她有事。

    “也没什么。”

    她心中念头迅速转了一圈,已经想到了回应的话语:

    “昨日马车上,娘不是提到了姨母要将表姐、表弟送来我们家吗?”她半真半假的道:

    “我就是有些好奇,娘有没有跟你提过,姨母和表姐长什么样子?”

    ------题外话------

    感谢:颦兒的又一次支持,打赏的萌主,为萌主加更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