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十六章 温献容
    ..,最快更新!

    “……”

    姚若筠还站在原地,一脸凌乱的样子,说不出的郁闷夹杂着失落。

    他向来自律,为人严谨而又认真,读书也用功,大考在即,也很有把握。

    无论是书院之中的夫子还是长者考校功课,从来没有令人失望过。

    今日落名其妙被问了一大堆问题,最终他竟然答的还让人不满意了!

    他有心想要叫住姚守宁回来,两人重新再问答,可是他又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纰漏。

    因此那嘴张了张,最终又忍住,只能看着妹妹飞快的往冬葵的方向走。

    姚守宁转身的刹那,脸上的笑意一垮,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几分苦恼之色。

    冬葵见她不大高兴的过来,又偷偷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姚若筠——

    他还眼巴巴的望着姚守宁,仿佛还有话要说,又强忍着。

    “走。”姚守宁唤了冬葵一声,她不敢再看,连忙跟上了主子的脚步。

    另一边,见主仆俩已经走远了,姚若筠的贴身小厮六奇才提着灯笼上前:

    “大爷,您……”

    他的话没说完,就听到姚若筠幽幽的道:

    “她还没问其他地方的书院呢——”

    什么意思?六奇一头雾水,想要再问时,却见自家主子像是失魂落魄的样子:

    “子观书院、青山书观——”

    他嘴中念念有辞,也转身往另一侧方向走:

    “到底还有什么地方有遗漏?今晚不能睡了……”

    “……”六奇听不懂,但又不敢去问,怔愣之间,见主子已经往前走了,抓了抓头,又忙不迭的跟上去了。

    另一边,姚守宁主仆回了屋,冬葵一面替她倒水,一面想起先前姚若筠的样子,有些同情:

    “您走时,大爷好像还望着您呢,很失望的样子。”

    姚若筠少年老成,情绪内敛,冬葵还很少看到他之前那个失魂落魄的样子。

    冬葵话音一落,就听到姚守宁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

    她也很失望。

    原本她是想借此机会,想从姚若筠口中探听出关于‘应天书局’的一些信息。

    可哪知,姚若筠讲了半天,压根儿就没有提到过‘应天书局’这几个字。

    既然柳氏特意提到了这个书局,且这书局令外祖父如此重视,不应该在这世间无名无姓才对。

    她大哥初时既然没提起,肯定是不知道的。

    一个能被柳并舟重视的书局,却连姚若筠这样读书多年的人都不清楚——

    如果说姚守宁一开始只是好奇,现在是真的心生兴趣了。

    不过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的,这事儿也没办法弄清楚了。

    小柳氏那边也不知道消息如何,她的梦境奇奇怪怪的,也找不到验证的方法。

    好在柳氏说姚婉宁若吃了药不见效,要去砸了孙神医的招牌,并且答应带她同往。

    如此一来,最近好歹有件热闹可以瞧的——就是这样想有些对不起姚婉宁了。

    “唉——”她又叹了口气,引来冬葵数次的打量:

    “娘子,您今日叹气都好几回了。”

    “昨日故事也没听完,孙神医的医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被砸破。”她昨日才昏睡,最近两天柳氏肯定不允许她出门:

    “好在我昨天昏睡一事传开了,献容应该是听到消息了,总会找个时间过来找我玩的。”

    她这一说,便说准了。

    第二日早晨起来,就从柳氏那里听到了好消息,说是温献容听说了她昏睡一事,准备晌午后过来看她。

    温、姚两家离得并不远,仅隔了数条街道罢了,过来用不了两刻钟。

    之所以提前要派人过来通传一声,不过是温家讲究礼数。

    姚守宁听到温献容要来,顿时觉得一下精神了许多。

    她早上看了姚婉宁,中午陪柳氏用膳时都心不在焉的,还被柳氏笑骂了两句。

    姚守宁心中惦记着事儿,反正也睡不着,索性让冬葵提早准备了些瓜子茶水等物,以厚毯将身体一裹,歪在窗侧的短榻上看起了新淘来的话本。

    不多时,她就听到冬葵进来报信,说是温献容已经来了,不过按规矩,要先去向柳氏问一声,稍后才会来她的屋。

    约过了两刻钟,就听到外头有人进来传信,说是温献容到了。

    一听这话,姚守宁顿时便开心了,连忙将书一放,还来不及穿鞋下榻,温献容就进来了。

    她与贴身丫环玉茵一起过来的,手上还提了一个篮子。

    “守宁!”

    温献容刚一进来,看到了姚守宁,便欢喜的唤了一声。

    她今年也十九,比姚若筠仅小半岁。

    少女的身高不算高,仅至姚守宁的耳垂,但她身段丰满,脸若银盘,描了时下神都最流行的柳叶细眉,衬着一双杏眼,显出几分伶俐。

    不过她一笑起来,又露出嘴角两个梨窝,增添了几分甜美。

    今日过来,她穿了一件绿色绣花的短袄,下配淡黄色长裥裙,衬得她肤色雪白又不失沉稳。

    “看你样子是已经好了。”

    两家已经定了亲,温献容与姚守宁往来颇多,彼此关系亲密,一进门也并不见外,顺势就往榻上一坐:

    “可把我吓了一跳。”

    她来的时候在柳氏那坐了一会儿,虽然听柳氏提起姚守宁并无大碍,不过总不如自己亲眼看到。

    姚守宁见冬葵正拉了玉茵的手,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索性打发了二人出去玩,留了温献容在屋里。

    等两个丫头亲热的挽着手出门之后,温献容才正色道:

    “前日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昏睡了?”

    她眼中露出几分担忧,一面关切的想要伸手去探姚守宁的额头:

    “我听娘说,是你出门在外,好像受到惊吓了?”

    姚、温两家之间仿佛没有秘密,她这一来,也背负了母亲的嘱托。

    毕竟两家之间虽没言明,却是有默契要亲上加亲的。

    “没有。”

    姚守宁摇了摇头:

    “就是陪我姐姐出门看病,我听了一会儿说书,实在太困,就在马车上睡着了,我娘误会了而已。”

    她也不敢提自己梦到了小柳氏一家,继而昏睡过去之事,只真真假假的将事情经过提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温献容听她这样一说,顿时就信了。

    她与姚守宁相识数年,知道她喜好看画本,胆子也算大,确实不至于听了些故事就被吓得昏睡不醒。

    “想必是太太因为婉宁的病关心则乱,一看你入睡,便担忧了。”

    “对。”姚守宁见她自己找了个借口,不由点了点头。

    “婉宁呢?”说到这里,温献容顺势问起了姚婉宁的病:

    “她去看了神医,有没有好些?”

    柳氏关注这姓孙的神医好长时间,温家人都是知晓的。

    温献容虽说与姚守宁关系更好,但毕竟姚婉宁也是她未来的小姑,此时提起这事儿,不免也透出些关心。

    “吃了两副药,但还不见好。”

    说到这里,姚守宁不免来了精神:

    “我娘说,这神医可能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回头若喝了药不见好,要去找他算账的。”

    说完,她又问温献容:

    “到时你要不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