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二十八章 救性命
    ..,最快更新!

    随即柳氏只听到一声古怪的嘶鸣,接着又是一阵密集的‘铛铛哐哐’的击打声响,那持剑的人不耐烦久耗,长剑一侧,顿将那砍砸的刀具斩断了。

    断裂的刀具落地,接着他长剑一挑,似是想将那先前还攻击性极强的人逼得退后。

    岂知那人竟不知畏惧为何物,竟似是主动挺胸,往前一凑。

    柳氏只听背后一声‘噗嗤’轻响,接着有人‘嘿嘿’笑了两声。

    那持剑的人将手一松,疾步后退。

    小股热烫的液体飞溅了出来,有数滴烙到了她后背心上,令她如被烫到般,后背一麻。

    所有的变故发生在刹时。

    晕头转向之间,柳氏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之际,一只手伸了出来,搭了一下她的手肘,稳住了她的身体。

    “多谢……”

    她惊魂未定,却仍下意识的道谢。

    托了她一把的人迅速将手收回,站在了她的身侧。

    ‘扑通!’实物坠地,发出声响。

    现场静默了片刻,突然有人尖声大叫:

    “杀人啦——”

    “杀人啦——杀人啦——”

    柳氏一听这话,强忍不安转头去看。

    就见在她身后约两米开外,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手中还握了一把断口的半截镰刀,胸口正中处一支长剑透体而过,扎入地底。

    远处数米开外,那闹事的马匹已经被斩掉了断裂的脑袋,残躯撞向了墙壁,血像是泼洒出来的大雨,糊了路旁的店铺满墙都是。

    她瞳孔急缩,接着就听站在她身旁的人似是有些诧异,发出一声轻‘咦’:

    “竟然主动撞了过来……”

    说话时声音很轻,仿佛有疑惑未明。

    她想起先前听到身后的追击之声,再想到这人落地之时拨剑斩出的那一幕,记忆终于回笼,柳氏张了张嘴——

    还未发出尖叫,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侧不远处的身影。

    那是一个长相俊美非凡的少年。

    看年纪,不超过二十。穿了一身黑色绣暗纹的骑服,身长玉立。

    一头漆黑如缎的长发高高挽成一束垂至腰际,玉面朱唇,竟一时之间让柳氏难辨雌雄,哪怕柳氏自己家中养了个美貌非凡的小女儿,都依旧被惊艳得说不出话语。

    只见他肤色雪白,眼似寒星,锋芒逼人。

    腰下挂着一支空的剑鞘,他单手按住,双眉微皱。

    本该是绝代的佳人,此时却杀气外溢。

    那一声未逸出口的尖叫,在看到这俊美如玉的小公子时,又被柳氏及时的咽了下去。

    因为这少年的长相,她几乎忽略了此人刚刚出手‘杀’人的事实,哪怕倒地的人就在离她不远处。

    “多谢。”

    她深呼了口气,向着少年道了声谢。

    这一说话,柳氏也算是找回了几分神智。

    只见那少年漫不经心的点头,好似并没有将救人一事放在心中。

    他眼中带着些困惑,很快的又收拾好情绪,变成冷淡之色。

    少年长腿一迈,上前了一步,抓住了插进倒地男人胸口的长剑把手,往回一抽。

    剑刃切割着肉体,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带着那男人身体微微晃动。

    他身下溢出暗红的血流,与水洼融为一体。

    长剑离体而出,倒地的男人心口出现一道小口。

    血‘滋滋’涌出,像是泉眼一般,迅速将他胸膛洇湿。

    同一时刻,马车内探出了半个脑袋的姚守宁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

    她见到那男人突然撞车而疯,接着胡乱攻击人,最终提刀砍杀柳氏。

    关键时刻,幸亏是那骑马入城的少年将柳氏救下了。

    在那男人追击柳氏之时,姚守宁看到了男人的眼珠变得通红,好似被血染过,带着几分邪异的感觉。

    下一瞬,此人就死于那黑衣少年之手。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快得让姚守宁连声音都发不出。

    紧接着,少年抽回长剑。

    抽剑出来的那一刻,变异再一次发生了。

    随着剑被少年抽回,那地面的男人伤口之处,有一股凝实的黑气顺着血光悠悠而起,接着汇为一束,停了片刻之后,‘嗖’的钻入进那提剑的少年眉心之中。

    “啊——”

    姚守宁一见此景,不由吓得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缩回了头。

    周围的人似是对此全无反应,就连那杀人的少年,在黑气入体之后,也似是全无察觉。

    ‘砰砰砰。’

    姚守宁的心脏乱跳,吓得她直拍胸。

    “真是中了邪了!中邪了!中邪了!”

    冬葵也吓得面色发白,瘫坐在马车内直抖,嘴里也道:

    “吓死人了,吓死人了。”

    主仆二人都被自己所见之事吓得不轻,各自说着各自的事,谁都没功夫出言交流。

    而另一边,毫无察觉的少年将剑抽回,剑刃上的暗红血液顺着剑身纹路的凹槽而流,沿着剑尖‘滴滴答答’的往下滴。

    俊美的少年这才低转过头,看了柳氏一眼:

    “没事吧?”

    他的视线之中带着几分探寻之意,但正处于情绪冲击之中的柳氏并没有及时的意识到这一点,而是下意识的摇头。

    此人手提滴血的长剑,看起来宛如煞神。

    “没事就好。”少年点了点头,眼里的那道暗芒已经收了起来,重新将视线落到了地面的人身上,高声吩咐:

    “找个大夫替他看诊,还有没有救。”

    他话音一落,便有人大声应‘是’。

    随他进城的队伍已经勒马停足,发疯的马已经被斩首。

    除了有不少人在慌乱之下被推倒、踩踏而受伤之外,最棘手的事就是突然出了一桩人命事故了。

    好在这黑衣少年一声令下之后,其余人骑着马围着街道绕圈,将胡乱窜的人截留,很快把情况稳住了。

    除了少部分溜得较快,躲进了四周店铺的极个别围观群众之外,大部分人都已经被留在了这群街道正中。

    内城门的消息传了出去,暂时有士兵搬了木桩,将进城的道路封阻,防止处理事件时,再有意外闯入。

    “有大夫吗?”

    一个身穿墨绿长袍,胸系皮甲胄的年轻男人打马过来,在离少年五六米开外时,翻身下马,大声的问了一句。

    “不用看,已经死了。”

    他的身旁,另一个身穿青色儒袍,同样腰系长剑的男人沉声开口。

    ------题外话------

    年榜求票已经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