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三十章 死人了
    ..,最快更新!

    黑衣的少年话音一落,那横戟而出的年轻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向来不管这种闲事,也没见对谁有求必应过,性格骄傲难缠,今日竟会这样好说话,真是奇怪。

    年轻的男人又以极为怪异的表情看了姚守宁一眼,才将短戟一收,侧身一让,摆出放行的姿态。

    “你来干什么!”

    柳氏急得嘴唇上火,见姚守宁快步过来,恨不能伸出手指用力点她的额头。

    可惜这会儿面前正摊了一大桩大案,眼见是不能轻易了结的。

    再加上周围还有其他人在,也不是她教训女儿的时候。

    于是那满心的担忧、焦虑,化为一声重重的斥责。

    “我担心您。”

    姚守宁也有些委屈。

    若是其他时候,她自然也知道好歹,不敢轻易下车。

    可今日不同,她接连看到了两股黑气,分别钻入那黑衣少年与孙神医的身体之中。

    柳氏离这倒地的男人如此之近,她深怕这股来历不明的黑气也钻入柳氏身体了。

    但这样的话,她不能也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柳氏明说,便唯有任柳氏责骂着,却不能出言辩驳。

    “你若在车上,会让我更安心一点。你就不应该下来的!”

    柳氏气得心口痛,恨不能立即找来郑士,将女儿拉走。

    “娘,您站远一点。”

    姚守宁又听她说教了几句,拉了她的手退后。

    柳氏虽说心急如焚,但也怕女儿见了躺地的人害怕,便强忍焦虑,任她拉着后退了数步。

    姚守宁一面退,一面不由自主的想去看那少年的脸,试图从他脸上找出吸入了黑气之后的诡异之处。

    但见那少年肤色雪白,修长的双眉如斜飞的剑压着星目,不像是受了妖气所染。

    此时她目光一转过去,那少年便有察觉,也转过了头来。

    二人目光对视,谁也没有移开。

    那少年一转过头,姚守宁便正好能将他的长相看得更清楚。

    他眉眼长得好,鼻梁挺直,嘴唇不点而朱,偏偏肤色雪白,乌黑如云,便越发衬出那长相出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若不是这个时候遇到,姚守宁少不得要多看几眼美人的脸。

    可此时此地的情景下,她再看这个少年,半点儿欣赏的心思都没有,一心一意回忆着先前那股黑气钻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话本之中曾说,妖气入体之后,会印堂发黑,嘴唇泛朱,行事狂悖,身体日渐消瘦。

    可他眉庭饱满,眼神清亮,看不出来像是有妖气缠身的征兆呀?

    少年见她目光放肆,挑了挑眉头。

    大庆的女子虽说并不受太多拘束,他的母亲也非同一般,可若一般人盯着他看,被他回望,要么畏惧转头,要么惊艳、贪婪。

    可姚守宁盯着他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探究之意,仿佛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什么东西来。

    想起先前马车之中发出的声响,那黑衣少年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深起来。

    姚守宁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这一瞬间气息的变化,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像是被他窥探,忙不迭的低头往柳氏身后一藏,不敢再看了。

    少年注意到,她拉离柳氏的方向,不止是离地面那躺地的男人远远的,同时也像是有意识的在闪避着他。

    先前在马车之中,她看到了什么?

    “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走!”

    少年不紧不慢的吩咐了一声,那骑马将这条街道包围住的随从都齐声应是。

    柳氏面露无奈,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教训姚守宁的时候,唯有紧握着她的手,不敢放松。

    “先看看人还有没有救。”

    少年说话的同时,微微偏了下头,长发垂了几缕在他臂侧,按着剑尖,转了一下剑身。

    长剑侧转,将那被柳氏半护在身后的少女面容映入擦得雪亮的剑体之中。

    孙神医一听这话,浑身一哆嗦,又装模作样的伸手去探那男子的颈脖。

    他这个动作一做,少年便注意到姚守宁十分紧张的咬住了嘴唇,下意识的紧抓住了柳氏的手,仿佛十分惧怕什么事会发生一般。

    但下一刻,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剑影之内,她却并没有放松警惕的样子。

    有意思了。

    孙神医的手搭在男人脖子之上,那脖颈处已经没有半点儿脉动,显然已经死透了。

    他手一碰上去的刹那,冻得他打了个哆嗦。

    说来也怪。

    从马车乱冲,再到这男子突然暴起伤人,最终被面前这黑衣少年一剑刺中,不过数息的功夫。

    按理来说,就算他被少年当场刺死,人死之后,温度也是逐渐降低。

    可孙神医手下碰的这具尸体,却已经冷冰冰的,像是半点儿温度都没有——像是已经死了许久一般。

    少年离他身旁不远处,不紧不慢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他的手下已经将整条街道都控制住,不让街道上的人乱走。

    怎么办?孙神医的脑海里闪出这样一个念头。

    若说此人已死,这少年便背负上了杀人案。

    他身份未明,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抵赖,到时说不准会恼羞成怒,怪罪到宣布了此人已死的自己身上来。

    孙神医的医术不算精湛,但脑子却又灵活的转动了起来。

    他并没有着急的开口,而是在内心盘衡着要如何选择。

    他惹上了麻烦,今日这场闹剧是由他药铺而起的。

    如今死了人,他难免要受牵连,跑是跑不掉的,但要是能借这‘救人’之事争取一线机会,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的。

    想到这里,他将手一抬,又去捞那男人落在水洼中的手,装模作样的把脉。

    持剑的少年看到此处,一眼就将这徒有虚名的老头打算看破,当即吩咐了一句:

    “子文,你去看看。”

    他话音一落,那身穿青色儒袍,腰系长剑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怪异,却仍未反驳,应了一声上前。

    孙神医心中有鬼,不安的挪着双腿让到一侧。

    那被称为‘子文’的男人正欲弯腰探这躺地死人的鼻息时,姚守宁忍了又忍,却仍是没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小心。”

    年轻的青衫男子转过头,见到姚守宁,神情温和,点了点头。

    姚守宁总觉得他像是胸有成竹,仿佛明白自己在提醒什么。

    接着,那青衫男人俯下身,伸手去压那男子颈脖。

    “世子,已经死了。”

    他站起了身,回了一句。

    ------题外话------

    月底了,求求月票,想往前挤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