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三十七章 你中邪
    ..,最快更新!

    兴许是被刚刚那一句‘为人虚伪愚蠢,性格刁蛮任性,不学无术’的评语所打击,姚守宁并没有意识到二人此时的亲近之态,反倒有些迷惑的低头,看向了少年的眼睛。

    她已经踩到了马车的脚踏上,比少年略高了一些,转过身来时,少年的下巴恰好可以靠近她的肩头。

    姚守宁年纪还不算大,柳氏将她养得一副小孩心性,情窦未开,哪怕此时两人姿势暧昧,她也不见半分害羞之意,只是对他的动作迷惑不解而已。

    两人目光相映,少女身上的馨香扑鼻而来,少年定定看了她半晌,接着仰了头,附在她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他打破原则,多管了这桩闲事,为的就是此时此刻。

    那枯瘦的老大夫蹲下探尸时,她究竟看到了什么?露出那样的神情。

    黑衣少年以为她可能不会说的,毕竟这事儿没头没脑,全凭他自己感觉不大对,才随口一问。

    也有可能是他心思太过活泛,多想了些。

    哪知他这话问出口之后,就见姚守宁的目光变了。

    少女的视线从与他视线对接,慢慢往上移,最终在他额头处定住。

    他长得极俊,若是忽略他的身高,他的样貌其实有种难辨性别之美。

    可细看之下,还是能看出端倪。

    他的天庭饱满,眉锋极厉,眼神冰冷,蕴含杀意。

    若是其他时候,少年被人这样近距离的盯着看,早就已经翻脸。

    但此时他极有耐性,一声不吭的任由姚守宁看。

    这一会功夫,两人之间奇怪的亲近姿势引起了众人注意。

    姚翝神色不善,目光频频看来。

    马车里的程辅云、刑狱司的楚少中神色各异,车里柳氏都觉得不大对劲儿,像是想要起身。

    她越是这样,少年心中便越是笃定,觉得她可能确实注意到了所有人都忽视的线索。

    他今日才回神都,便遇上有人拦路,原本是想要提剑将人逼退,那人却像是自寻死路,主动往他剑上凑来似的——

    现在细想,处处都是可疑之处。

    姚守宁被他抓着手,心中却像是天人交战一般。

    她透过面前这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庞,‘看’到的却是先前黑气钻入他眉心的情景,不停在她脑海中如走马灯似的转。

    面前的这个人救了柳氏一命。

    虽然说不出先前发生的一幕究竟是真是假,但他既然问的是她看到了什么,而她确实也‘看’到了一些东西,提醒提醒这个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是对的。

    想到这里,她俯身上前,靠在少年的耳边,谨慎的往左右看了看,接着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将声音压得很低:

    “你可能中邪了!”

    “……”

    貌美如花的黑衣的少年石化了,美丽的面容微微扭曲。

    “可能,只是可能啊!”姚守宁说完这话,觉得心中好受了些。

    她扭了扭手腕,将手从少年的掌中抽回。

    这人可能得知真相,受了刺激,一时反应不过来,并没有阻拦的意思。

    接着她看了少年一眼,提裙进入车内。

    她进车之后,冬葵就看到世子脸色‘刷’的一下漆黑。

    他抿了抿唇,像是怒火憋在了心里,那目光冷嗖嗖的,看得冬葵缩了缩脖颈,好奇先前自家小姐和他说了什么,令他有些生气。

    曹嬷嬷与冬葵相互上车,郑士犹豫着看了还站在路边的黑衣少年一眼,提鞭嘴里吆喝了一句:

    “驾!”

    这一声响将少年惊醒,他忍下怒火,神色阴晴不定。

    在拦下姚守宁之前,少年的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事前曾猜测过她会说什么样的话,却唯独没想到过她会说他‘中邪了’。

    赶车的郑士神色紧张的盯着他看,少年最终平静了下来,忍下心中的恼怒,选择侧身让到一旁。

    马儿听到喊声,扬了扬蹄,车轮滚滚前行,逐渐驶离。

    走了数步远后,柳氏探到车窗边,透过镂空的车窗往外看,却见那黑衣少年还按着长剑站在那里,望着前行的马车。

    柳氏的目光一转过去,那少年好像就已经铺捉到这丝窥探的视线,眼神好似透过了车体,与她对视。

    她吓了一跳,连忙别开眼,又去看姚翝。

    他好像松了口气,按在腰侧刀上的手也松开——显然妻女的离开让他暂时放心了些。

    那手提短戟及青衫男子同时上前,似是问了他一句,少年摇了摇头,仿佛回了什么,只是马车跑得飞快,一会儿功夫,距离便已经拉得有些远了,柳氏没听得清楚。

    其余的人都被逐渐甩到了身后,柳氏先前绷得很紧的身体这才一软,倒在马车厢内直喘气。

    “娘,您没事吧?”

    她的模样不止是令姚守宁吓了一跳,就连曹嬷嬷等人也以为她受了伤,忙不迭的要上前来检查她的身体。

    “没事,没事。”柳氏摆了摆手。

    直到这会儿进了马车之后,没有旁人了,她才不再掩饰,露出几分心力憔悴的神情。

    她不愿让姚守宁担忧,因此很快又将这神色收敛了几分。

    不过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柳氏心头乱糟糟的,再怎么强忍,那神色也不大好看。

    曹嬷嬷坐到她身旁,检查她的身体。

    先前情况混乱,她也被恐慌的人群冲开了,也不知道柳氏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没有受伤。

    “这里怎么有血?”

    柳氏知乳母心中担忧,也任她查看,半晌之后,就听曹嬷嬷突然指着她后背心处,有些惊骇的问了一声。

    听了这话,柳氏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曹嬷嬷所指的地方,果然摸到了数点硬结。

    姚守宁忙不迭的也要凑身去看,见柳氏后背心处,有几点深色印记。

    她今日穿了孔雀绿的上衣,那色泽也不大显眼,难为曹嬷嬷担忧之下查找了出来。

    柳氏想了想,倒想起一个事:

    “兴许是那发了疯的人的血。”

    她往马车跑时,那提刀追砍的疯男人朝她飞奔而来,黑衣少年将他一剑捅穿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喷溅到了自己后背心上。

    当时柳氏本来就已经十分恐慌,压根儿没有注意此事。

    后面耽搁了一会儿时间,那血便干硬了。

    ------题外话------

    上架的第一更~~~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其实从去年《前方高能》完结之后,我一直提不起开书的冲动。

    我写《高能》后期时,算是卷了一把,天天双更保底,不时有加更,就为了求月票,争着想在榜单上露个脸,相当于算是挤个广告位。

    但就是这样搞了几个月,实在把我求得身心疲惫,每每一想到要开书求票,就感觉有点月票的ptsd综合症要发作了,导致我开书时间总是一推再推~~~

    不过新书一月还是上传了,并且定了2.1大年初一这一天上架,感觉就仿佛49年加了国军(暴风哭泣)。

    我知道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过春节、团年、走亲戚,但是也很想要厚颜求大家手中的保底月票,想要得到大家的支持。

    虽然我对于求月票榜这个事感到有些无奈,但是新书期间,各项数据、排名对我还是很重要的,所以至少二月我不会太佛系。

    二月期间,我至少会保持25天的双更保底,同时可能会有不定时的额外加更~~~但是这个时间不能保证。

    所以请求大家在二月的时候,可以支持我一把,把月票投给我,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