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都市的巫觋在综网〕〔萌宝集结令:陆先〕〔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三十九章 求安慰
    ..,最快更新!

    “是看起来不大好亲近。”

    姚守宁虽说感应敏锐,却完全没想到母亲的心思已经偏离。

    她心中坦然,说话时神色如常,没有半分扭捏之意:

    “而且力气还有点大,抓得我挺痛的。”

    说完,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

    柳氏看她这模样,不由哭笑不得。

    平日看姚守宁聪明,却不料在这件事上反应似是格外的迟钝。

    不过这样也好。

    她转念一想,既是情窦未开,便不会受陆世子引诱。

    等姚若筠与温献容的婚事一成,到时便向温家商议另一双儿女婚事,一旦定下,这桩‘小事’便不足一提。

    想到这里,柳氏便也不再多提此事。

    “唉——”

    说完了这话,柳氏不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今日出门当真是没看黄历,竟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

    若早知道出一趟门会有这样大的波折,她肯定哪里都不去。

    她原本不信命理推算一说,此时竟发出这样的叹声,可见确实受了很大的刺激。

    姚守宁听闻这话,迟疑了半晌,大大方方的认错:

    “我也有错。”

    听柳氏说了要砸孙神医的医馆之后,她就一直想看热闹。

    柳氏摆了摆手:

    “也不能怪你。”

    她脾气禀性便是如此,当日受了孙神医的蒙骗,心中就一直憋了一口气,迟早是要发泄出来。

    纵然没有姚守宁想看热闹,孙神医的药馆她总也是要砸的。

    错就错在,今日如此巧合,最终出了人命案子。

    柳氏并不后悔砸了孙神医的店铺,就是有些后悔不该今日出门,导致所有的事都撞到了一起。

    听她这么一说,姚守宁的眼中不由闪过几分迟疑。

    真的只是巧合吗?

    照理来说,无论是柳氏砸店铺,还是马车失控、世子进城都是很偶然的事件,不过最终撞到了一起,才酝酿出了大事。

    可姚守宁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对。

    这场连下了半月的大雨,恰好在昨晚停止。

    姚婉宁久病不愈,吃了孙神医的药不见好,反倒病情还像是重了几分,早就令担忧女儿身体的柳氏心中憋了一大口气。

    雨停之后,本来就是要去找孙神医晦气的大好时机。

    ‘梦中’的小柳氏活不过冬至,凑巧今年的冬至提前了半月有余,苏妙真姐弟也在今日入城。

    至于那意外闯入的世子,姚守宁也觉得他未必就当真是意外。

    他杀死人后,从死人身体中钻出的黑气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涌入进他的身体,这些都是一团谜。

    她总觉得,纵然柳氏不是今日出门,哪怕换个时间,换个事情起因,恐怕也会惹出一波麻烦的。

    今日的这件事有惊无险,最终能令柳氏得遇贵人之助,转危为安,说不准反倒是一件好事。

    不过这样的话,她可不敢说给柳氏听。

    这会儿的柳氏惊魂未定,若听到她这一番神神叨叨的话,说不定会以为她受惊过度,导致胡言乱语。

    “还是我的错,也算事情遇巧而已。”

    柳氏强打精神,安抚了女儿一句,接着又问她:

    “你有没有被吓到?”

    她自小娇生惯养,姚家虽不是世族豪门,可夫妻两人也尽量将女儿捧在掌心,从未让她见识过人间凶险。

    今日出门一趟,让她亲眼目睹那疯病犯了的男人被当街杀死,还有那被砍了脑袋的马匹,血流满地,这会儿柳氏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后怕不已。

    “还好。”

    姚守宁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应了一声。

    她说这话倒不是安慰柳氏,而是出自真心。

    照理来说,她见陆执杀人,确实应该恐惧。

    可是后面发生的尸体之中钻出的两股黑气一事,又将这股恐惧感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被她尽力压制的好奇心。

    她的预感一一显灵,近日来‘梦境’连连,又发生了这么多事。

    盼了许久的表姐、表兄也来了神都,不知会为姚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但有一点,姚守宁可以十分肯定——那就是她的生活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的平静。

    柳氏将她神色变化看在眼中,以为她只是懂事体贴,想要安慰自己。

    当下心中一软,伸臂将姚守宁拥入怀里:

    “别怕,有娘在呢。”

    她误解了姚守宁的迟疑,心中越发后悔自己不该为了逞一时意气,便使女儿目睹这样的事。

    “死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柳氏紧紧将女儿抱住,说完这话之后,就感觉姚守宁一双小手攀在了她胸前,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

    “娘,您说死人之后,会不会有鬼魂?”

    她向来性情活泼,很少露出这样怯怯的神情。

    柳氏心生怜爱,忙不迭的抱着她哄:

    “哪有什么鬼魂?这世间死的人那么多,若人人都变鬼,恐怕这世间都要容不下了。”她极有耐心的安抚女儿:

    “鬼魂之说,只是游方术士用来骗人的把戏。”

    “可我……”姚守宁刚要说话,便被柳氏打断了:“放心!”

    她想起女儿之前说昨日没有睡好,又听她问起这话,便说道:

    “回头娘让人开几副安神的药方,必定不叫你夜惊。”

    姚守宁担忧的倒不是夜惊之事,她是怕自己可能也中了邪。

    今日发生的种种,都让她饱受困扰,一面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看’到了许多旁人无法看到的事,一面又因为柳氏一直以来的教导,而对这些神秘事件感到怀疑,认为自己可能只是出现了幻觉。

    两种认知相互冲击,柳氏安慰的话占了上风。

    在那可怕黑气的冲击下,姚守宁下意识的选择相信了母亲‘无精怪鬼魂’的言论,把自己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又归类为眼花而已。

    小柳氏之死可以称为巧合,苏妙真样貌与她梦中所见一致,也可能勉强解释为血缘亲情使她有所感应。

    至于那死人身上钻出的黑气——

    “一副可能不够……”

    她不止是夜梦惊醒,还好像出现了幻听:

    “我感觉可能需要多喝几副才行。”

    柳氏听她这样一说,不免更加心疼:

    “一定,一定。”

    ------题外话------

    第三更~~~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