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四十一章 眉心痣
    ..,最快更新!

    此时清元一‘嘶’,却令她一下就勾起了当时的回忆,砍人男子眼睛通红,喉间发出‘嘶嘶’声响的模样顿时浮现在她脑海里,令她寒毛倒立。

    “清元姐姐不要这样!”

    她拍着胸口,嘟着小嘴,不大高兴:

    “吓死我了。”

    清元愣了愣。

    以往姚守宁性格活泼可爱,与姚婉宁院中两个丫头关系也十分亲近,彼此开玩笑也不生气的。

    不止心性好,胆子也大,今日没想到自己就是招呼了她一声,也把她吓到了,还发了脾气。

    但她见姚守宁脸色泛白,确实吓得不轻,不由想起她今日上街遇到了杀人一事,估计这会儿还留有余悸。

    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内疚,顿时就放软了音调道歉:

    “是我不对。”

    姚守宁摆了摆手,问:

    “清元姐姐找我什么事?”

    她也不是小气的人,清元一道歉,姚守宁迅速就转换了话题。

    “大小姐有些担忧,想要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姚婉宁只是生病,却并不是傻子。

    她第一次随柳氏去孙神医的药铺看病,就记得在北城的回升道。

    今日柳氏出门寻孙神医晦气,接着不久就听闻当地出了一桩大事,闹出了人命,难免就会猜测与柳氏今日出门去砸孙神医店铺一事有没有关系。

    柳氏回屋之时心慌意乱,什么都没说,姚婉宁哪能完全放心。

    以她对柳氏的了解,知道她必会自己去找孙神医麻烦,却一定会让姚守宁留在安全之地。

    也就是说,今日的事姚守宁必定清楚,且应该没出什么意外,所以她又打发了清元来问。

    “我……”

    姚守宁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说来话长:

    “我去跟姐姐说。”

    与其让清元带话,不如她自己去走一趟,可能姚婉宁会更加放心。

    清元见她这样,倒有些担忧,正欲说话,却见她已经吩咐冬葵先回去。

    姚婉宁的屋子离柳氏的正屋并不是很远,姚守宁还未进屋子,就已经听到了姚婉宁剧烈的咳嗽声。

    她与清元对视了一眼,忙不迭的加快了脚步。

    走到正门口时,姚守宁提裙迈步入内。

    足尖落地的刹那,发出‘砰’的轻响声。

    ‘哗——’

    一股若隐似无的水流声响在她耳边划过,她转了下脑袋,十分警惕:

    “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

    清元不明就里,顺口一问。

    ‘咳咳咳——’

    整个房间里只能听到姚婉宁撕心裂肺的咳嗽,同时夹杂着白玉替她顺抚后背时发出的摩挲声,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响声。

    姚守宁回过神,再侧耳倾听,又觉得先前听到的水流声响仿佛只是自己的幻觉。

    她伸手以指尖压自己的太阳穴,感觉自己好像病得不轻。

    不过她还没完全死心,问清元:

    “你刚刚听到了什么声音吗?”她顿了一下:“就像是水流的声响。”

    她努力回忆,觉得那一声响像是波涛涌动时,水流冲击岸边时的轻响。

    “没有。”

    清元摇了摇头:

    “只听到大小姐的咳嗽和白玉的声音。”

    她见姚守宁神色凝重,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二小姐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吗?”

    神都城坐靠白陵江,这条江乃黄河支流,自都城西南而过,分为数股再入大江南北。

    一说到水流拍岸,姚守宁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此江。

    不过白陵江离城中心其实有一段距离,姚家又处于城中繁华之地,离水域很远,寻常时候怎么会听到水涛拍岸声?

    她今日状态不对,又做恶梦,又现幻觉,同时好像还时常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声音,恐怕是受惊之后的症状。

    姚守宁心中有些害怕,听到清元一问,知道自己恐怕是又出现了幻听。

    若是无凭无据的就说自己听到了白陵江水涌动的声音,恐怕当场能把清元吓住,认为自己中了邪。

    想到此处,她立即摇头:

    “可能是听错了。”

    “守——守——”

    屋里的两人听到了外头的说话声,姚婉宁在咳嗽之余,艰难的想喊姚守宁的名字。

    她压下心里的念头,快步入内。

    只见内室之中,姚婉宁听到妹妹来了,强撑着想要起身。

    这半个月以来,她一直卧病在床,病情反反复复的,整个人像是又瘦了一大圈的样子。

    咳了许久,她的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配上她骨瘦如柴的身体,越发显得不对劲。

    “你为什么来……”

    姚婉宁一见妹妹,顿时伸手捂住口鼻,连忙挥手:

    “快出去。”

    她原本就呼吸不畅,这一捂住,更是喘息不止。

    姚守宁大步上前,坐到了床边,将姐姐的身体抱入了怀里。

    说来也怪。

    姚婉宁开始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可一被姚守宁抱住,那心口的痒意却又逐渐消弭,顿时觉得说不出的松快,令她脸色都缓和了些。

    “好些了吗?”

    姚守宁有些担忧的摸了摸她胳膊,安抚似的问了句。

    “好多了。”

    姚婉宁喘息着答了一声,却又半掩着嘴唇,细声细气的道:

    “你不该过来的,我就是想知道你和娘的安危,你跟清元说一声就行了,又何必走这一趟呢。”

    姚守宁的手摸过的地方,她感到暖洋洋的,仿佛浑身都因为这丝暖意而舒适起来了。

    她一面贪图这温暖,一面又怕将病气传染给了妹妹,挣扎着想要起身。

    在她挣扎之间,姚守宁不经意间目光从她脸上一扫而过,像是看到了什么,‘咦’了一声。

    “姐姐,你这里……”

    说话的同时,她伸手想去触碰姚婉宁的眉心。

    虽然姚婉宁的身体冰凉,手足半点儿温度也没有,但那脸颊倒是滚烫。

    姚守宁探出的指尖不经意间碰到姚婉宁肌肤时,顿时灼烫异常,手指像是碰到了烧得通红的木碳。

    十指连心,这一被烫到之痛非同小可,她一个激灵,险些从床上弹跳而起。

    ‘嘶哈!’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的将手一下收回紧紧握拳,压在胸前。

    这个动作将姚婉宁摔落在床,她顾不得自己,却被妹妹一惊一乍的动作吓到,着急的问:

    “怎么了?”

    ------题外话------

    第二更~~~

    为:每天10000步,打赏的萌主加更哦~~~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