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四十二章 看花眼
    ..,最快更新!

    她担忧姚守宁,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独自翻坐起身。

    见妹妹抓着自己的指尖,姚婉宁不由伸手去摸:

    “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我……”

    姚守宁想到那股剧痛,像是痛入灵魂,怕是手指都已经被烫的皮开肉裂。

    但她听到姚婉宁话后,下意识的将握压在胸前的手掌张开,却见那五指纤纤,指尖白嫩透粉,分明半点儿伤势也无的。

    她用力搓了下自己的指尖,细嫩的皮肉下血色涌动,并没有丝毫伤口,显然先前的痛楚只是她的幻觉而已。

    姚守宁看着自己的手指,面色惊疑。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莫非先前的痛楚,也只是一种幻觉?

    姚守宁忍着心中的惊惧,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却见姚婉宁双颊泛着病态的嫣红,眼睛因为常年病重,颜色略浅,此时盛满了担心。

    但这些都不是姚守宁盯着姐姐看的原因,她先前分明‘看’到姚婉宁的眉心之中不知何时浮现了一粒芝麻大小的痣。

    只是现下再细细一看,她的肤色苍白,眉心之间干干净净,又哪里有什么痣呢?

    姚守宁闭了下眼睛,隔了数息功夫再睁开眼往姚婉宁看去——

    她的眉心处并没有芝麻粒大的小痣,她先前确实看花了眼。

    “没事。”

    姚守宁用力的摇了摇头,深呼了口气:

    “兴许是我昨晚没有睡好,看花了眼。”

    “看花了眼?”

    姚婉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听她说没事之后,不由心中一松,笑着轻声问:

    “在我脸上看到了什么东西?”

    若是其他事情,涉及她近来身上发生的古怪之事,姚守宁倒不敢随意乱说,怕姐姐担心。

    不过这件事情与姚婉宁相关,她总觉得需要提个醒。

    “我好像在你脸上……”

    姚守宁说到这里,压下心中对于先前被灼烧的恐惧,再次伸手去碰她眉心:

    “看到姐姐你这里,长了颗痣。”

    姚婉宁对她全无防备,见她伸手过来也不躲闪,任她指尖印到了自己眉心。

    这一次姚守宁的指尖碰到那小痣浮现的地方,令她松了口气的,是先前那种灼烫感已经消失。

    虽说姚婉宁的眉心仍是滚烫,却又不像是之前一样烫到能伤手的地步,只是正常发烧的热烫而已。

    姚守宁越发觉得奇怪,又搓了两下,直将姚婉宁的眉心搓得泛红了,才挪开手指。

    她手一离开,姚婉宁自己也摸了两下被她揉搓过的地方。

    那里平平整整,没有摸到有凸起。

    反倒是姚守宁的手指温度好像被烙印了下来,透过眉心留入她的脑海里。

    原本因为高热昏昏沉沉的脑袋,被这一碰,好像都觉得清醒了一些。

    “哪有小痣?”

    一旁的白玉也凑了过来,看了两眼,嘀咕了一声:

    “没有啊。”

    姚婉宁的嘴角含笑,说道:

    “可能是看错了。”

    “也是。”

    姚守宁犹豫了一下,仍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句。

    她确实可能是眼花看错了,姚婉宁虽说久病,气色不大好,可是脸上肌肤却光滑无暇,并没有什么痣。

    莫非是这两日梦到了表姐,见她眉心有一粒朱红小痣,便看人都觉得有痣了?

    近来她总是出现幻觉幻听,看来身体确实有了不小的问题。

    回头柳氏给她抓的安神药,恐怕光喝两副还不大行。

    她打定主意,决意最近要好好休息,深怕身体出了毛病。

    姚婉宁揉了眉心两下,又觉得头疼。

    指尖的寒意透体而入,将姚守宁先前揉搓那两下带来的温度抹去,冷得她嘴唇乌青。

    两人不再说这痣的事儿,她转而问起今日回升大道发生的动乱:

    “听说出了人命?”

    “嗯。”

    姚守宁应了一句,暂时将自己心中的忐忑压下,说起今日发生的事。

    她将柳氏去寻孙神医晦气,结果使得人群围观,而又有马匹失控,致使马车冲撞人群一事大概说了一遍。

    提到有人受到刺激犯了癔病,开始提刀砍人,不止是姚婉宁,就连清元、白玉也听得瞪大了眼,不敢发出声音。

    后又说有贵人相助,柳氏化险为夷,姚婉宁紧绷的心弦这才松开了些,心脏‘呯呯’乱跳,嘴唇泛青,颤声问:

    “那娘有没有受伤?”

    她身体弱,情绪向来内敛,很少有这样着急的时刻。

    这会儿一急,觉得喘气都十分艰难,像离水上岸的鱼,张大了嘴,努力的呼吸。

    姚守宁也不吊她胃口,深怕把她急出问题,闻听这话,就连忙道:

    “没有受伤,所幸世子救得及时。”

    她顿了顿,接着又道:

    “你猜那坐在疯马之上的人是谁?”

    姚婉宁一听柳氏无事,一颗心才慢慢放回原处,觉得那口气缓过来几分,听她这样一问,心念一转,顿时就道:

    “妙真?”

    “你怎么知道?”

    这一下轮到姚守宁吃惊了。

    姚婉宁大口呼吸,平复了一番情绪,才开口解释给妹妹听:

    “你平日出门的时候不多,交好的朋友也不过就是左邻右舍的官家女子。”

    最要好的,就是一个还未过门的未来大嫂温献容而已。

    既然姚守宁提到马车是从城外而来,必不是本地人,自然将她以往熟悉的人排除在外。

    她既然特地说到车内的人,还让自己来猜,必是认识的。

    姚翝早年双亡,老家纵有亲戚也不大亲近。

    柳氏这边,除了一个外祖父柳并舟远在南昭之外,还有一个如今身在江宁的小柳氏。

    半年前她来了信,说要送一双儿女入神都,前些日子柳氏还特意提起。

    “结合以上猜测,所以我猜是妙真姐弟。”

    姚守宁看着姐姐,目瞪口呆。

    平日姚婉宁话不太多,安安静静,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病中,却没料到心思会如此细腻。

    仅从她的几句话,便能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姐姐真是厉害。”

    她真心实意的叹了一句,姚婉宁的脸一下就微微的红了起来,像是被她一夸,有些害羞一般:

    “也是连猜带蒙,加上对你的了解。”

    姚婉宁说完这话,清元就笑道:

    “那也是大小姐聪明,奴婢就猜不出来。”

    白玉也搭了一声话,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屋中倒是热闹了起来。

    ------题外话------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