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四十八章 事发后
    ..,最快更新!

    柳氏此时不说,姚翝也装出不懂的样子,享受女儿极力哄着他,绞尽脑汁想换话题的乐趣,笑呵呵的摆手:

    “我也打听过了,此事只是意外,与你们母女又无关系,因此问完我的话后,便放了我归家。”

    他话是这么说,可姚守宁却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她想到了从苏妙真身上听到的那一道奇怪的声音所说的,姚翝得罪了刑狱司的楚少中,欲刑杀他泄愤,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今日是怎么说的?”

    柳氏被丈夫的话吸引了心神,不再纠结先前的问题,担忧的问了一声。

    今日她先与女儿回家,后面的情况如何处理,便不得而知。

    回家之后一直都提心吊胆,幸亏入夜之后,便见姚翝带了苏妙真姐弟回家,才令柳氏一颗提起的心放回了原位。

    自丈夫回来之后,苏妙真提到小柳氏之死,再加上亲人叙旧,她根本来不及问姚翝今日发生的事,一直忍到现在,一家人才有说话的机会。

    “那姓孙的,确实是个学艺不精的庸医。”

    姚翝说到正事,神色严肃了几分。

    姚守宁总觉得这事儿还没完,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便拿了倒扣在茶盘中的干净杯子,提了茶壶倒了一杯,往姚翝的手中递了过去。

    那茶虽是饭后冲泡,但一直放在炉上,此时也还未冷,姚翝饿了一天,吃饭时挟了不少咸鱼,正是口干之时,这一杯茶便来得格外的及时,接过之后,便觉得女儿实在贴心。

    “刑狱司的人一来,他立时便招了。”

    孙神医确实是两百年前的药王后代,至于是不是嫡亲一系,那便无从得知。

    只是虽说打着孙药王招牌,可此人天份一般,医术也不大行,最多治点小毛病,却难治顽疾。

    此人贪财,却又胆小不敢害命。

    当着刑狱司、镇魔司以及后来赶来的镇国神武将军府的人的面,他口称冤枉,说是今日有无赖闹事。

    姚翝心中自然清楚闹事的缘由是什么,但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也不可能承认。

    他找来闹事的地痞见机得早,混乱一起之时,便已经溜走了,刑狱司的人当时也无证据。

    事情起因是有人找孙神医麻烦,导致民众聚集。

    此后定国神武大将军府的人进城,然后苏妙真所乘坐的马车继而受惊发疯,开始冲撞人群。

    事情审来问去的也与当时柳氏在场时说的差不多,但因为死了一个人,且是由陆执亲手杀死,便格外受重视。

    定国神武将军府的人怕陆执吃亏,三方经过协商之后,毕竟事情由孙神医而起,便决定先将此人收押进北城兵马司的大牢里,容后再审。

    “受伤的人群登记姓名,恐怕会发卖那姓孙的家产,到时用以赔偿、医治。”

    姚翝说到此处,柳氏不由痛快的低喝:

    “活该!”

    那姓孙的招摇撞骗,这些年利用噱头骗了不少的人,其实还不知有多少像姚婉宁一样,被他误诊之后耽误了病情的人。

    现在人进大牢,散尽家财赔偿,也算报应。

    至于苏妙真姐弟,“也是受害者。”

    马车失控与他们无关,是赶车人失职。

    “可惜事发之后,赶车人逃走,明日我会问问这赶车人样貌,到时画了出来,发榜公告抓捕此人。”

    “而那死者,据说有一老母也在场,但排查之后,却并没有找到他的母亲。”

    姚翝舍不得将女儿倒的茶一口便饮尽,捧在手里,暖着掌心的同时,小小口的嘬着:

    “此人突发疯病,当街伤人,虽说情有可原,但毕竟事态紧急,世子当时救人心切,所以出手失了分寸。”姚翝的眼中精光闪烁,猜测着:

    “估计后续会由神武大将军递书向皇上请罪,毕竟是自家亲戚,死的又是一个庶民,最终的结果大不了大将军自罚闭门思过,此事便算揭了过去。”

    而三方势力争斗的结果,是姚翝趁此机会逃过一劫。

    查清与他无关之后,便放他带着苏妙真姐弟归来。

    “这桩案子,后面还会找爹麻烦吗?”

    姚守宁还有些不放心,问了一句。

    “最多说我治理北城无方,降我一阶。”

    但女儿的关心令姚翝心中受用,安慰了她一句:

    “放心吧。”

    “可是刑狱司的人今天好像在刁难你。”

    柳氏也想到了楚少中今日嚣张的态度,皱了下眉。

    姚翝本来就不受刑狱司的人待见,今日自己与姚守宁离开算是当场打了那位楚大人的脸,就怕后面想法报复姚翝。

    “罪不至死,最多受些折腾。”

    姚翝的神色平静,回了妻子一句。

    今日之事,细说起来他确实也有问题。

    为泄私愤,寻了地痞去闹事,导致出了大乱,就算吃些皮肉之苦,也不冤枉的。

    “老子当年什么苦没吃过?只要命还在,大不了回南昭去!”

    他哈哈大笑,并不将今日的事放在心中。

    柳氏原本也担忧,但听丈夫这样一说,也觉得很有道理。

    不过她仍是打定主意,放下面子,稍后给父亲写封书信,求他从中帮忙看能不能周旋此事。

    柳并舟身为名满南昭的大儒,也有他自己的人脉,与许多读书人都有往来,兴许也能让姚翝平安渡过此劫。

    夫妻二人说话的同时,姚守宁也在想自己的事。

    虽说苏妙真身上隐藏的那一道声音说楚少中会刑杀姚翝,可她总觉得姚翝会有惊无险,平安避过。

    既然如此,她便不再多提此事,转而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对了。”

    姚守宁一开口,见引起了父亲注意,接着说道:

    “爹,今日镇魔司的人怎么也来了?”

    “你怎么知道那是镇魔司的人?”姚翝听她这样一说,不由有些吃惊。

    “……”姚守宁一时不察,被他抓到了漏洞,不由有一瞬间的心虚。

    现在想来,是苏妙真身上那道提醒她的声音,点出了镇魔司副首领程辅云的身份,她自然也就知道那老太监是何人。

    可是这声音来源神秘,她没有办法跟柳氏和姚翝解释。

    哪怕她平日反应极快,此时也难得哑口无言,遂想起苏妙真身上那道声音评价她时的话:虚伪愚蠢、撒谎成性。

    ------题外话------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