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五十章 有恶意
    ..,最快更新!

    “唉……”姚守宁听到这里,仰天叹了口气。

    外头天色已经大黑了,今夜云层极厚,将繁星、月亮尽数挡住。

    柳氏房中的光照出来,将站在屋门正中的姚守宁身影拉得极长,直覆盖至门庭正对处的院坊出口。

    不知是不是先前才被柳氏疾言令色的斥责了一顿,冬葵总觉得今夜的姚守宁看起来有些孤独。

    “小姐不开心吗?”

    忠心耿耿的丫环开口问了一句,姚守宁正要说话,接着屋内传来‘哐铛’的响声,像是有杯盏被打破了。

    “守宁呢?”

    柳氏一声怒喝传来,显然意识到女儿已经溜了。

    姚守宁一听闻这话,身体一抖,心中的那些感叹瞬间化为乌有,甚至来不及与冬葵说话,主仆二人极有默契的忙不迭开溜。

    回了屋子,冬葵忙着去催厨房的热水,姚守宁有了独处的时间,开始思索起连日来发生的种种。

    若说一开始预感小柳氏之死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么见到胡妙真——不,苏妙真的时候,一切便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警惕自己千万不能再叫错苏妙真的名字了。

    今晚叫错了名字,引发了父母之间的大战,还连累姚翝被骂,可见母亲对这个表姐的重视。

    她咬了下嘴唇,心思放在了苏妙真的身上。

    真是奇怪。

    她与苏妙真从未谋面,却能透过梦境看到‘表姐’的脸。

    无论是从小柳氏之死,还是梦到表姐化名‘胡妙真’敲门,都像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提示着她什么。

    今日砸医馆之后发生的事,当时只觉得匪夷所思,现在想来,又觉得巧合得太过诡异了。

    苏妙真的马车当时进城,受混乱刺激之下发狂,而那死者也突然疯病发作,提刀砍人。

    恰在这个时候,陆执出现,救了柳氏一命,却最终被黑气入侵——令她总觉得这一场闹剧,仿佛最终的结果都是直指陆执。

    而无论是她的梦境还是幻觉、幻听,仿佛都有苏妙真的影子。

    再细想苏妙身身上的声音所提到的前世,其中也包含了陆执的存在,会不会是因为这两人前世有什么牵扯?

    事到如今,姚守宁已经没有办法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只是受惊之后出现的幻觉、幻听。

    不详的预兆一一应验;而今晚姚翝提起镇魔司程辅云等人的身份,也证明了苏妙真身上的那道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如此一来,她白日看到的死人身上钻出的黑气自然也不再是幻觉。

    忆及那一缕从尸体之中出现的黑气钻入陆执眉心,姚守宁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黑气究竟是什么来由?那男子发疯,与这黑气又有没有瓜葛?

    她想到了白天昏睡过去时,所做的那一场梦。

    梦中陆执身上金色的光罩破裂,黑气钻入他的身体,化为一条细细的黑蛇盘踞在他眉心处,最终化为可怖的蟒头,冲自己迎面扑出。

    “太可怕了!”

    她现在回忆起这一场恶梦,竟觉得比‘胡妙真’敲门还要恐怖。

    如果说她的梦境意味着提前预知到了某种事,是不是也意味着这陆世子要出事了?

    “小姐还在回忆白天时发生的事?”

    冬葵去了厨房回来,正好就听到她的话了。

    这丫头白天时也看到了杀人的那一幕,当时被吓得不轻,现在好像已经恢复平静了。

    “我就是在想……”

    屋里也没有其他人在,当着这自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环的面,姚守宁也不由吐露了几分真实的心声:

    “要是表姐没来就好了。”

    她总觉得,如果苏妙真不来,就不会有那辆带来灾祸的马车,兴许围观的人不会受刺激犯病,自然也不会死于陆执之手。

    “这话可不能让太太听到了。”

    冬葵进了内室,摸了摸床铺。

    床上被汗浸湿了,虽说已经干了些,可摸上去却有些冰凉。

    若是天气暖和便罢了,但现下气温骤降了许多,这样睡下去怕是会受寒。

    她又去屋侧柜子取新的被褥,姚守宁就喃喃的道:

    “是啊。”

    柳氏对苏妙真爱屋及乌,将当年对小柳氏的情感倾注在她的一双儿女身上了。

    小柳氏一死,她必会好好照顾这一双妹妹留下来的子女的。

    可柳氏爱护苏妙真,苏妙真又爱自己的父母么?

    她想到了在柳氏屋里时,听到的苏妙真身上的那一道声音,说是姚翝得罪了刑狱楚少中,可能会有刑杀之祸。

    那声音提醒她向柳氏认错,博得柳氏的欢心,她都一一照做了,可却偏偏没有将姚翝有难的提示,告知姚翝夫妇。

    光从这一点,姚守宁就觉得这个表姐不值得交心了。

    一想到这道古怪的声音,姚守宁心中觉得诡异的同时,又有一丝压抑不住的好奇涌上了心头。

    这声音不知是何来历,像是十分厉害的样子。

    今日医铺门前,它将陆执身份、以及随从来历说得一清二楚。

    后到的镇魔司、刑狱的楚少中等,它都好像无一不知,仿佛对神都各大人物都了如指掌。

    姚家的众人它也一一点评,虽然提到自己的时候,说的并不准确,可是这个东西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存在呢?

    她一想到身旁可能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窥探自己,不由感到毛骨悚然,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当时她深受刺激,没来得及去细细回忆。

    现在一想,那道声音好像在提到陆执的时候,曾说了一句:“前世曾与你……”

    这声音存在于苏妙真的身体里,且又与她交流,莫非指的是苏妙真的前世?

    苏妙真竟有前世!

    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大事一般,险些弹跳了起来。

    动静之大,就连正在重新铺换着被褥的冬葵都被她惊住,转过了头:

    “怎么了?”

    “我……”

    姚守宁欲言又止,刚一说话,又立即止住。

    她不能说!

    苏妙真身上奇怪的事太多了,她可能有前世之事,且与陆执有瓜葛,同时身上还隐藏有另一道意识的存在。

    这道意识神通广大,绝不能透露出自己已经猜到它的存在了,否则会给自己引来灾祸——她的心里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且十分笃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