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五十四章 神异现
    时光倒流,苏妙真重活于母亲临终之时。

    与上一次一样,小柳氏知道丈夫难以承担抚养儿女的责任,临终之前,已经将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

    她看着母亲咽气,坐上了苏文房替她租雇的马车,一路奔波至神都。

    但在入城之前,苏妙真受神喻提示,知道定国神武大将军府的那位世子不日也将归来。

    她寻了城外一处山庄,特意停了数日,等着陆执进城之日,早他一步进城,终于与他搭上关系了。

    只可惜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改变了上一世的事件,使得许多事情背离了原本的轨道,与陆执搭上了关系的人不止是她,竟然还有柳氏母女。

    柳氏被陆执所救,心怀感恩,今日才有了拜访陆府之行,同时带上了她与苏庆春——这都是前世她投奔姚家时,没有发生过的事。

    “什么字?”

    姚守宁倒不知苏妙真温婉的笑意下掩饰的念头,但却能感应得到她这一瞬间生出的恨意,不免有些警惕,抱紧了柳氏的身体。

    “是我出嫁之时,你外祖父特意吩咐我,要带到姚家的字。”

    苏妙真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倒是有些好奇,却并没有出声询问。

    她知道姚守宁生性好奇,哪怕柳氏不说,她也会问的。

    果不其然,柳氏刚一说完,姚守宁就道:

    “是什么样的字,外祖父为什么会让你亲自携带啊?”

    柳氏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种复杂至极的神情,像是有些怀念,又有些抗拒一般,她伸手摸了摸那竹筒,沉默了半晌,才说道:

    “是你外祖父亲自写的大字。”

    当年她成婚时,与柳并舟的心结还不深。

    后来小柳氏一嫁之后,她心性刚烈,便生了父亲的气,哪怕父女同住南昭,也很少见面。

    从十年前,姚翝调入神都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柳并舟的面。

    柳氏咬了下牙,牵动双颊的肌肉蠕动:

    “他说此字是费他十年苦读之功而写,让我务必悬挂于家中。”

    但当时父女之间生了裂缝,柳氏自然是不听的。

    她性情刚烈至极,当年不满柳并舟的举止,虽说接了他送的字画,但却并没有听他的嘱咐,而是接过此物之后,一次也没打开看过。

    更别提后来小柳氏的婚事一成,她更恨父亲,自然是将他的话刻意的忘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要送礼,恐怕这幅柳并舟所送的字画,会一直都被她压在箱底。

    “十年苦读之功?”

    姚守宁一听这话,就来了兴致:

    “娘,我想看看。”

    柳并舟的书画双绝,尤其书法更胜一筹,姚守宁年幼还住南昭之时,曾听闻不少达官富贾上门求墨宝的。

    说到这里,不知是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的执着已经消弥了许多;

    亦或是因为此物已经被取了出来,要作为谢礼送出去的缘故,柳氏倒也来了几分兴致,自然没有不允的。

    她将竹筒横放到自己腿上,将那顶部的木塞取了下来,从里面抽出一卷裹起来的宣纸。

    那纸甚至还未裱,像是随意写完之后便装了进去一般。

    苏妙真初时听柳氏说这字画是柳并舟在她出嫁之时所送,还以为送的是已经失传的名家孤品,心中还有些不服气。

    同样都是女儿,柳氏嫁的是六品武官,生活优渥;而小柳氏嫁的苏文房,家境落魄,在苏妙真幼年的记忆中,家中一直都是靠小柳氏变卖嫁妆渡日,到了后来,家徒四壁,日子便过得格外艰难。

    两相对比之下,若这一切是因为柳并舟偏心,为长女准备的嫁妆格外丰厚的缘故,苏妙真自然会心生埋怨的。

    如今听闻,只不过是柳并舟自己随手所写的字,心中不免有些不以为意。

    她对这字已经失去了兴致,甚至认为陆家恐怕看不上这样的东西,柳氏送此物,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可苏妙真如今寄人篱下,纵然心中不屑,脸上却也要装出感兴趣的样子。

    见柳氏拿出字画,忍了心中感受,也和姚守宁一样凑身去看。

    只见柳氏将那纸张一抽出来,自己也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父亲送的字如此随意。

    她心下不免有些埋怨父亲为人不拘小节,也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拿了此物送人。

    这样的念头心中一闪而过,柳氏叹息了一声,将那宣纸展开。

    事隔多年,那幅字并没有得到过刻意的保存与养护,可奇异的是摊开之后,却并没有泛黄、枯皱。

    内里依旧雪白平整,只是那宣纸上书写了一连串潦草而狂乱的笔型,压根儿难以辨认。

    “啊!”

    “啊——”

    “啊。”

    那字一摊开来,目睹的三人同时发出高低不同的惊呼声。

    苏妙真全无防备,看着那字的刹那,只觉得那些横竖交叠的笔画,瞬间化为万千锋利无匹的剑矢,透过她的眼珠,疾射她脑海而来,令她当即眼胀头痛,眼前一黑之下,险些即时昏死过去。

    而另一边的姚守宁则是目光落到纸上之时,便见那些笔画仿佛活了过来,颜色由黑化金,开始飞速挪移。

    顷刻之间,便见那些笔画重组,形成了一个奇大无比的‘镇’字,散发着一股令人神情气爽的灵气,看了一眼,姚守宁便觉得连着两日没睡好的疲惫都淡去了几分。

    这神奇的一幕,简直不可思议极了,令她吃惊无比的瞪大了眼睛。

    与此同时,她‘听’到了坐在她对面的苏妙真的身上,传来一道略有些气慌的声音:

    “快合上这纸!”

    昨日听到的那道古怪的声音像是失去了之前的镇定,在这纸张面前露出了些端倪。

    那话音一落,苏妙真下意识的伸出一双小手,想往纸上的‘镇’字盖去。

    她双手纤细,压根儿捂不住那写满了整张纸的大字。

    反倒受她这个意欲抵抗的动作影响,那纸上的字画杀意更甚。

    只见‘镇’字之上光华流转,无数金芒化为利刃,透过她的指缝,直照她的眼睛。

    “啊!!!”

    苏妙真身上的那道意识传来凄厉无比的惨呼,接着归于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