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都市的巫觋在综网〕〔萌宝集结令:陆先〕〔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五十五章 镇妖邪
    ‘镇’字之上流转的光华暗淡了些许,苏妙真的眼瞳有一瞬间的迷茫,接着像是意识回笼,迅速转化为恐惧、心虚,随后死死的闭上了眼睛,所以她没有注意到,这一刻姚守宁看她的表情带着惊悚之色。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柳氏压根儿没有察觉两个少女的异样。

    她在看清字上所写的大字之时,发出惊讶至极的呼声。

    “怎么会这样!”

    曹嬷嬷与冬葵的目光也落到了那字之上,在他们看来,这纸张上与其说是写了‘字’儿,不如说是横七竖八画了些不知所谓的笔画而已。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柳并舟的书法之上,苏妙真紧闭着眼,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姚守宁此时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议,仿佛看到了神迹的样子,同时夹杂着惊恐、畏惧。

    姚守宁身体下意识的后仰,‘咚’的撞上了马车箱的木板,想要离苏妙真再远一些。

    可惜车厢内地方狭小,她避无可避,心脏‘砰砰’乱跳,撞击着胸腔,发出极大的响声。

    此时的她脸色煞白,真的害怕被苏妙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但幸亏柳氏的惊喊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为她争取了调整心态的宝贵时机。

    “我爹怎么这样!”

    柳氏气得要吐血。

    她万万没有想到,柳并舟送给她,且命令她一定要好好保管之物,竟然会是这样一幅随意乱画的东西。

    “他是不是疯了!”说完,柳氏伸手就想去抓那幅字。

    “不能撕!”

    姚守宁一见她举起的手,吓了一跳,连忙俯身上去,想要将那字护住。

    她先前看到的一幕实在太过神奇,深怕老娘一怒之下撕了这奇异诡秘的宝贝。

    “谁说要撕了?”

    柳氏不由自主翻了她一个白眼,随即将女儿推开,有些烦闷的将这幅字迅速卷起,以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塞回竹筒里:

    “毕竟是你外祖父的东西,我怎么会撕?”

    她对柳并舟的感情十分复杂,既有当年婚事而生的心结,厌恶他听信谶言,年老糊涂;却又景仰在她幼年时期,仿佛风雅无双的大儒父亲。

    “你外祖父可能真是糊涂了,这样一幅乱画的东西,也当成宝似的,让我好好收藏。”

    柳氏偏头细想:

    “莫非是喝醉之后胡乱画写?醒来看也没看,以为自己画成一代绝品,将来名垂千秋?”

    她越想越恼,又有些气自己这么多年来因为赌气,从来没有打开这幅字看上一眼,以至于出了今日这个纰漏。

    “兴许是装错了?”

    曹嬷嬷也看到了那胡乱的涂鸦,猜测:

    “可能大先生真正写好的字遗留在了柳家里。”

    冬葵也点了点头,认同曹嬷嬷的话。

    姚守宁一脸惊奇,瞪大了双眸,问道:

    “娘,您看不出来写的什么吗?”

    “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柳氏强忍烦闷,吐槽道:

    “怕是你外祖父自己来认,恐怕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字。”

    “糟糕了。”

    她说这话时,并没有去看姚守宁的脸,因此错过了姚守宁脸上的震惊,接着又有些头疼:

    “我以为这幅字真的是我爹耗费十年苦读之功而写,还想将它当成雅物,送入定国神武将军府当作礼物。”

    想到这里,柳氏不由有些着急:

    “现下,现下可怎么办才好?”

    马车已经出府了一段时间,更何况就算折返回去,家里也未必能拿得出手更像样的东西。

    现在再去采买货品已经来不及了,柳氏思索了一阵,咬了咬牙关:

    “迫不得已,便唯有将这书画留下,将来若得了稀奇之物,再送也不迟。”

    她将柳并舟的字当作点睛之笔,准备的其他礼物,对于定国神武大将军府来说,恐怕并不稀奇,如今扣下此物,自然便有些失礼。

    可失礼便失礼,总比胡乱送人东西,到时得罪人好一些。

    好在今日此行,只作扣门的招呼,真正的谢意,还需要后面更加慎重的对待才行。

    柳氏打定主意,又恨恨的道:

    “回头之后,我要将这东西压进箱底。”

    “不行!”

    姚守宁一听这话,连忙喊了一声,想要去拿柳氏抱在怀中的竹筒。

    从众人反应看来,姚守宁这会儿可以笃定,能看出字中有古怪的,便唯有自己与苏妙真。

    而自己看了这字只觉得神异,苏妙真则像是一副吸空了精气的样子,她身体中隐藏的那一道意识也消声匿迹,这不免令姚守宁浮想联篇:莫非苏妙真身体中寄居的那一道声音的主人,是个孤魂野鬼不成?

    想到这里,她不免既是害怕,又觉得格外的刺激。

    幸亏有苏妙真的存在,她可以肯定自己先前看到笔画移动,化为‘镇’字的一幕并非自己的幻觉。

    只是不知道苏妙真的眼里,是不是看到的和自己一样的东西。

    她心中胡思乱想,一会儿震叹于这字的奇异,一会儿又暗自开始揣测外祖父究竟是什么样的神人。

    可惜她当年在南昭的时候,年纪还太小,因柳氏有心结,她与柳并舟接触的时间并不多,只隐约觉得外祖父是个留了长须,清瘦雅致的读书人。

    若早知他有这般神通,当年便该死死缠着他,多问一些东西。

    有了今日这字画异变一事,姚守宁对于柳氏口中所提到的,柳并舟当年参与过应天书局一事更加好奇。

    只是这样的事不敢说出口,此时更不是好时机去追问柳氏。

    她抢过了竹筒,当作宝贝一般抱在怀里。

    柳氏心中还有气,任她抢去抱住,冷冷冰冰的问:

    “为什么不行?”

    姚守宁想起这字的神异之处,似是对苏妙真身体内的那道声音有克制之用。

    若那声音真是孤魂野鬼,说不定在字一摊开的刹那,便已经被字中的力量驱除。

    细想之下,她的表姐好像并没有对她表达过什么敌意,从头到尾只是那声音对她妄加评论而已。

    说不定表姐也是受此物影响,迷了心志。

    话本之中,也说妖怪擅长迷惑人心,若是外祖父写的字将这藏匿于表姐身体中的鬼怪驱除,倒也是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