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都市的巫觋在综网〕〔萌宝集结令:陆先〕〔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六十四章 起争执
    “那字画我一开始确实说是要送人不假。”柳氏见女儿这样,心中更是气闷:

    “但那字画明显有问题,我已经说了暂且不送人。”

    就算在马车上时,柳氏没有来得及表态给了她误解:

    “可你也不该单独塞进那陆管事手中,特意交待他送给世子。”

    柳氏含怒道:

    “你们年纪相仿,本该避嫌才是,你特意这样说,是不是想要气死我才成?”

    苏妙真低垂下了头,装出没有听到这对母女的对话似的。

    “我当然没有……”

    姚守宁这会儿才意识到母亲误解,忙不迭的想要解释:

    “我只是感谢世子救您性命,所以……”

    话没说完,她又迅速想起了一件事。

    当时救人为重,她冲动送礼,事后想来,表姐的眼神值得深思。

    柳并舟的字有神异,柳氏等人是看不出,也听不到表姐身上的声音的。

    而自己恰在这个时候将字画送出去,会不会引起苏妙真的怀疑?

    隐藏在她身上的那道声音实在诡异,且不知是妖是鬼,想到被苏妙真及‘它’盯上的情景,姚守宁吓得头皮发麻。

    不过柳氏恰在此时误会了自己送礼的原因,说不准可以借此机会误导苏妙真。

    要是能借母女争执的时机,令她打消对自己的怀疑,认为自己只是想要巴结讨好陆执,岂不也是一件好事?

    虽说表姐对陆执势在必得,如此一来定会对自己不满,可也比引起‘它’的注意好些。

    想到这里,姚守宁欲解释的话又被她咽回腹中,低垂下头,避开了苏妙真的视线。

    只是这样一来,柳氏自然更是认为她心虚。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昨日回升道上,陆执动作暧昧,当时就引起旁人误解。

    后面她信任女儿,并没有深究下去。

    只是此时细想,若不是有问题,那陆世子为何不惜撕破脸也要送自己母女离开,并‘保证’姚翝安然无事?

    照理来说,大庆民风开放,少年男女交往,原本也不是什么丑事。

    但这种情况,是建立在双方门当户对,你情我愿的情况下,那才是一桩美谈。

    像姚、陆两家悬殊极大的情况下,姚守宁主动强行送礼的举动,柳氏自然生气。

    “你是不是对他有意?”

    “我也不知道……”

    她眼珠有些心虚的转了一下,想要误导苏妙真,又怕自己演得不到位,令她看出端倪,因此这话说得特别小声。

    可是这样的情况落入柳氏眼中,却觉得她分明就是已经陷了进去。

    “你喜欢他什么?”柳氏提高了音量,“你们才见过一回!”

    姚守宁看了苏妙真一眼,勉强说道:

    “世子出身名门,长得又高又好看,还对您有救命之恩,谁见了不喜欢啊?”

    她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带着少女不谙世事的懵懂,还没有完全明白柳氏今日大发雷霆的真正原因。

    苏妙真看到她的这一双眼睛,既有不屑,心中又藏着几分妒恨。

    喜欢陆执。

    这几个字她说得天经地义,随口就夸人,仿佛全然不知双方差距以及女子羞耻之心。

    她心中的怀疑逐渐消失,想起前世记忆之中的姚守宁,就是这样愚蠢而又不自量力的样子,觉得自己先前那一番揣测真是白费心机。

    可就是这样一个表妹,却敢说她两世为人都不敢说的话,做她不敢做的事。

    一样都是柳并舟的外孙女,一个活得恣意任性,一个却活得小心翼翼。

    姚守宁不知道苏妙真内心的想法,但她却隐约感应得到苏妙真的视线已经转移了开去。

    “别人喜欢是别人的事!”

    柳氏差点儿被她的话吓死,哪里还有心思去关注苏妙真的神情。

    她胆颤心惊,露出一副天要塌了,却又强行忍耐的表情,深怕刺激到女儿逆鳞:

    “我不准你喜欢他!”

    姚守宁琢磨着今日说的话也差不多了,看柳氏嘴唇抖啊抖的,也不大忍心真的将母亲气出问题,当即就道:

    “好吧,不喜欢就不喜欢。”她抱住柳氏的胳膊,像以往一样撒娇似的晃:

    “娘,您先别气,回头我再跟您细说。”

    她准备先暂时将柳安抚好,之后再找个苏妙真不在场的时机,哪怕被柳氏责骂,也要将自己这些天以来的所梦、所见、所听的事一一告知柳氏,并说明自己送礼的原因。

    只要柳氏听了她的解释,应该会理解她这样做的原因。

    她想得很美,哪知柳氏脸色一下铁青。

    若她不应承柳氏的话,柳氏恐怕还要担忧她执拧;可她现在这样的态度如同在敷衍自己,一会反驳,一会应承,倒令得柳氏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无名火起。

    “我不想听。”

    她冷着脸:

    “陆家那是什么样的家世?我可不愿听人家说我教出一个会趋炎附势的女儿,回去给我抄写……”

    柳氏后面还在说话,可是姚守宁的耳中,却只听到了她讲的‘趋炎附势’几个字,让她不由自主想起了表姐身上那一道隐藏的声音对自己的评论:擅长逢迎拍马之技,狗眼看人低!

    这一刻所有的念头都不想了,取而代之的是涌上心间的委屈。

    素未谋面的表姐这样想自己的也就算了,没想到连柳氏也说出这样的话语。

    她怔了一怔,觉得有些泄气,脸上甜甜的讨好笑意逐渐消失,眼睛有些酸涩,抱着柳氏的手也缓缓收回,头低了下去:

    “写就写。”

    “你……”柳氏开始还有些生气,却没料到话还没说完,姚守宁倒像是生了自己的气。

    她是柳氏幺女,年纪不大,可其实在家中是最受柳氏忽略的。

    只是她性格开朗,也善于自我调节。

    以往无论是柳氏重视姚若筠,还是最关注姚婉宁,她都并没有哭过。

    母女二人也有口舌之争的时候,柳氏对她性格了解,知道她大度,正如曹嬷嬷所说并不是记仇的性子,若有不快,便会说出来,从不留心结。

    此时一见姚守宁眼圈泛红,似是真的委屈了,柳氏心中一慌,隐隐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话是不是太重之际——

    沉默了许久的苏妙真终于有些不安的出声:

    “姨母,守宁妹妹年纪还小,就算她不懂事说错了话,您也不要生她的气,对她说这样重的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守宁妹妹做的事不对,回家之后慢慢再教导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