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七十四章 和好了
    柳氏首先是想发火,其次想起母女二人刚刚才合好如初,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将姚守宁一顿喝斥,又使女儿疏远了。

    想到这里,强忍了不快,维持着十分僵硬的笑容,勉强听她说完世子中邪的话,十分敷衍的点头:

    “是很巧合,白天那个发疯的男人找娘,晚上就有人找儿子了……”

    她是一点儿不信神鬼之说,也不信有人真的中邪,虽说听姚守宁讲得头头是道,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觉得陆执年少且又出身高贵,杀人之后做了恶梦发病,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家中进蛇虽说是很奇怪,但寒冬腊月也不见得就完全没有蛇。

    将军府又不是没有对头,昨日看刑狱司的人与他们争锋相对,还起了口角。

    说不准是那楚家人故意使坏,抓了不少蛇扔进将军府呢?

    这个女儿自小被宠于家中,压根儿没见识过人心的黑暗处,成天看看话本,听着点风声儿,便当是妖怪来了。

    她一面应付着女儿,点头如捣蒜,一面心中却想:该给这个女儿找个大夫,把把脉了。

    姚守宁见她脸上神色,也知她不信,终于彻底死心,打消了将所有的事向柳氏和盘托出的念头,只有选择性的挑了一些实在巧合的事,半真半假的将陆执中邪一事说给了柳氏听。

    哪知就算如此,柳氏脸上的笑容也只是透出两个字:不信!

    “娘,是真的。”她又强调了一遍,柳氏终于忍不下去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跟你外祖父的字画有什么关系呢?”

    她性格强势,能忍不快听姚守宁说这些话,已经是十分克制了。

    此时见女儿仍不停的说这件事,柳氏顿时火气又有些压不住了:

    “你不要跟你外祖父一样,神神叨叨的,真以为他的字有什么神通之力?能克制妖邪?令陆世子驱邪避凶?立即字到病除?”

    “若是这样,这世上还要什么大夫!”

    她胸脯激烈起伏,一连深呼了好几口气,平息内心的不满:

    “我都后悔,不应该跟你说当年的那桩事了。我看你就是受了那些传说的影响,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什么!”

    “……”

    姚守宁哑口无言。

    事实上柳并舟的字确实玄妙非凡,能不能让陆执字到病除她不清楚,但对于邪祟之物确实是有克制作用。

    毕竟在马车上时,她就曾亲耳听到苏妙真身上的那道声音受到外祖父所写的大字镇压,并继而生出想毁字的念头。

    可惜这些话她再也不能跟柳氏说,否则好不容易重归于好的母女,恐怕又要因为这一件事而闹得不愉快了。

    母女没有隔夜仇。

    与柳氏闹了别扭倒也罢了,若是让表姐察觉出端倪,那才真是糟糕。

    数次短暂的相处,姚守宁觉得苏妙真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她对于姚家似是有一种极深的怨念,身上的那道声音来历不明,她不敢将自己的底曝露了。

    若此时一股脑说给柳氏听,以她对于苏妙真此时爱屋及乌的情感,说不定在谈话间,便被表姐套出话来,到时情况对她就十分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