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七十五章 查案子
    《男主发疯后》来源:

    按理来说,这桩案子涉及到了定国神武大将军府的世子,朝廷本来要求是在案件未明朗之前,是不得对外透露的。

    但姚翝早就厌烦指挥的刑狱、镇魔二司,心生反骨。

    再加上妻女本身也算本案的见证者,当即就说道:

    “死者的身份前两日就已经查出来了。”

    死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并不难查,事情发生当天,兵马司的人走访西城查询,就已经有了眉目。

    “是谁?”

    姚守宁一听死者身份查出来了,不由有些紧张的问。

    “是城西张家巷的一个单身汉罢了。”姚翝见女儿感兴趣,当即说给她听:

    “此人姓张,单名一个樵字,已经年近三十,既未成婚,独自在家中留下的一栋旧宅居住。”

    他没什么手艺,为人也好吃懒做,成日不思干活,将祖上留下的房屋租赁了一半出去,以此作为营生,用以日常花用。

    正因为如此,已经一把年纪了,还未娶妻,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平日最喜欢的就是出门逛街,凑个热闹,听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在附近名声也不太好听,据说有邻居告他偷看附近妇人洗漱。

    不过这些话,姚翝就不说出来,深怕污了女儿的耳朵。

    “有件事情,说起来就很奇怪了。”他话锋一转,“此人年幼丧母,是父亲独自将他拉扯长大的,母亲去世时,据左邻右舍说,才六七岁左右。”

    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母亲去世已经二十来年了,当日大街上,怎么会突然问起自己母亲呢?

    姚守宁听到这里,想起他身上蹿起的那两股黑气,不由心中发寒,下意识的问:

    “会不会是他鬼上身了?”

    柳氏正欲说话,姚翝就笑:

    “他那老娘死了许久,若真有鬼,也早就投胎转世了。”

    他这一打岔,柳氏便也跟着问道:

    “会不会是发了羊癫疯?他疯起来时,神智不清,以为自己母亲未死呢?”

    她说的话也有道理,事实上姚翝之前也考虑过。

    “唉。”他长长的叹了一声,有意哄柳氏开心,装腔作势道:

    “可惜审理此案的主官不是你,朝廷临时组派了三司会审,令将军府、刑狱司、镇魔司三方各派人手,监督此案审理,我瞧着他们就是一通瞎指挥罢了,还不如你说的有道理。”

    他这话将柳氏哄得忍俊不禁,有些想笑,却又觉得不太庄重,不由嗔怪似的看了丈夫一眼,末了听他后面的话,又有些担忧:

    “那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姚翝抹了把脸,露出无赖之色:

    “查呗!”

    “上头请了仵作来查这张樵尸体,目前也断定不出他是不是真的犯了疯病。”

    既然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死前发疯,那么他临死之前喊的话便是一条线索。

    “三方都说此人既然临死前寻找母亲,必定是有缘由的,逼我们一定要找出此人母亲,哪怕是他的义母、姑母、姨母……只要带了‘母’字的,统统都不放过!”

    所以近几日来,他跑得脚底鞋都要磨破了,一直在查张樵生平亲属,想要找出与此案有瓜葛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