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一百零一章 忆前尘
    小柳氏性情乐观且豁达,哪怕与姐姐闹了矛盾,却又从不记仇。

    多年以来,对儿女所说的,几乎都是当年姐姐对她的照顾。

    可在苏妙真的心里,却记得的是:外祖父名满南昭,家资颇丰;而自己的这位姨母嫁的是六品的兵马司指挥使,过的是富足的官太太生活,却对自己一家不闻不顾。

    若真心照顾,这些年里钱财、提携,总要对自家有些帮助。

    她心怀怨恨,不愿进神都,想留在苏文房身侧,照顾自己的父亲与苏庆春。

    只是这些年来,苏文房仕途不顺,家里进账不多,花销却不少,小柳氏的嫁妆早在这些年来变卖得差不多了。

    家中贫困,碍于生计,她向病中的母亲提出了想进入高门,以换取高额的礼钱,补助娘家的请求。

    而一向疼爱她的母亲却生平第一次将她训斥了。

    她继承了小柳氏的美貌,哪怕是在江宁这样大的城市之中,依旧格外的出色。

    当地不少达官贵人闻听她的美貌,如闻到花香的蜜蜂,纠缠在苏家周围,想要抬她入府。

    只是纵然家中再是贫困,苏文房夫妇依旧舍不得卖女求荣,听到女儿请求的刹那,小柳氏终于放下骄傲,写信向远在神都的姐姐求助。

    她舍不得自己唯一的女儿去给人做小,受人糟蹋了。

    苏庆春性格懦弱,却从小受苏文房启蒙,基础也有,小柳氏想将自己的一双儿女送入神都,原本是想请柳氏看在当年姐妹的情份上,再帮她最后一个忙。

    替她为苏妙真寻到一个真正的归宿,使苏庆春增涨见识,让他读书,将来可以孝取功名,受姚家提携、资助。

    小柳氏这一生,为了真爱,吃尽了苦头,她是舍不得女儿走自己的老路。

    她很快得到了柳氏的回信,不止应允了她的请求,且在信中送来了不少的银钱,在她临死之前,姐妹解开心结,合好如初。

    小柳氏很快病重不治,丧事一切从简,办好了她的身后之事,苏妙真姐弟坐着马车,进入了神都。

    在来姚家之前,她其实与弟弟庆春一样忐忑。

    她与姨母素未谋面,不知在小柳氏口中严厉如母的柳氏好不好相处。

    她听说姨母家有表哥表姐妹,来时曾亲自准备了一些自己刺绣的礼物,怀揣着对于未来的不安与期盼,踏上这条路的。

    哪知最终的结果却并没有如母亲的意,她没能正正经经的嫁入一户人家,与丈夫琴瑟和鸣,反倒是因为她的美貌,令姚若筠一见钟情,从此与江宁那些蜂花浪蝶一样,对她纠缠不休。

    柳氏为人严厉而又刻薄,并不好相处;表姐姚婉宁是个病秧子,没熬多久,便一命呜呼。

    而姚翝凶悍粗蛮,不管家中大小事。

    姚若筠好色无礼,时常缠得她无处诉苦。

    比她小了两岁的姚守宁骄纵任性,瞧不上她的出身,认为她与弟弟庆春只是来姚家打秋风的穷亲戚罢了,时常对她恶语相向。

    尤其是在知道姚若筠喜欢她后,觉得她不知羞耻,勾引自己的大哥,更是对她十分刻薄,时常对她下绊子,令她吃足了苦头。

    那时的姚若筠已经有了婚约,与温献容的婚事定在了来年秋闱之后。

    二人一成婚,温献容手段频出,逼得苏妙真走投无路。

    她哪怕百般避躲,与姚若筠的事依旧被柳氏得知了。

    原本沉浸于丧女之痛的柳氏知道此事,暴跳如雷。

    受姚守宁与温献容的挑拨,她认为苏妙真明知自己的儿子已经成婚,却仍勾引自己的儿子,对她格外的厌恶。

    再加上长女之死,她将这一切归咎于苏妙真姐弟带来了晦气的缘故。

    自那之后,苏妙真名声破裂,在母亲去世,苏文房远在江宁的情况下,她由柳氏作主,匆匆被安排进了姚若筠的房中,作了他的小妾。

    当年小柳氏一心想要为女儿寻个体面而又舒适的归宿,却没料到自己亲自将女儿送入了虎口。

    成为了姚若筠小妾之后,她心中万分郁闷。

    开始的时候,姚若筠还能耐得住性子哄她,时间一久,便嫌她时常流泪,对她格外厌恶。

    再加上家里人都不喜欢她,渐渐的姚若筠也不爱来她房中了。

    家里下人又会踩高捧低,对她十分刻薄。

    这个时候忍了多时的温献容出手,以她不详的名义,将她送入一处偏僻的道观之中。

    而就在那里,她无意中认识了受伤入山的陆执,彼此之间生出暧昧,却因为彼此身份的原因,最终有缘无份,没能将那层窗户纸捅破。

    她年纪轻轻,却死于深山之中,不甘自己一世命苦,死后魂魄幽幽不愿归去地府,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回到了最初小柳氏死前的时候。

    ……

    前世的过往种种在她心中一一掠过,印象清晰得仿佛才发生在昨日似的。

    她看着姚若筠的那一张脸,心中既感惶恐,又感厌恶,深怕前世的恶梦再度降临,十分的忐忑。

    “伪君子!”

    苏妙真的心里恨恨的道。留在她记忆里的姚若筠好色而下流,时常对她痴缠不放,令她十分厌恶。

    此时他却装得道貌案然,使她作呕。

    “大哥,你不要生气,我也不是故意的。”

    姚守宁躲在父亲身后,咳了半晌,终于将那口气理顺了:

    “我就是听到爹说确认了刘大的尸体,才吓到了。”

    她因为心虚,说话的同时还下意识的去看苏妙真的脸,却见苏妙真神情阴森,这一刻表情格外可怖。

    姚守宁看了一眼,随即被她表情吓住,本能的躲到了姚翝的身后,但却将苏妙真的神情牢牢记在心中,觉得有些害怕,又十分怪异——明明表姐第一次见大哥,却像是十分怨恨他似的。

    她的说话声将苏妙真从回忆之中拉了出来,眨了眨眼睛,她好像知道自己失了态,脸色有些苍白,视线下意识的在屋内转了一圈。

    却见柳氏焦急的盯着姚若筠看,姚翝担忧女儿,挡在了姚守宁前面。

    而曹嬷嬷端着水盆,姚若筠低垂着头,拼命的擦拭自己的胸口。

    姚守宁可能是惹了祸,躲在姚翝的背后像只缩头乌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