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都市的巫觋在综网〕〔萌宝集结令:陆先〕〔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套近乎
    身穿刑狱司官袍的男人振臂一挥:

    “将人带走!”末了又阴阳怪气:

    “要小心一些,在未定罪前,莫将小姐、少爷们吓住了!”

    “吼!”

    其他几人大声的咆哮应下,接着阴阳怪气的劝‘小姐、少爷’快走。

    这些人痞里痞气,外表又十分凶恶,将苏妙真姐弟二人连推带搡,同时以刀鞘将屋中椅子等物推翻在地,阵仗看起来格外大,吓得苏庆春双腿直抖。

    “姨母——”

    他还想拉柳氏的手,苏妙真则安静的站在一旁。

    “庆春,别怕。”

    柳氏将他的手抓住,强忍心中的焦灼:

    “你跟妙真先走一步,我交待完府中的事,就会紧随其后,陪同你们进入刑狱司中。”

    她话音一落,苏庆春慌得满脸是泪,不住点头。

    苏妙真则是双手紧握,那紧绷的肩膀慢慢落下去了,眼里的一点光亮湮熄,化为一丝讥讽。

    “带走!”

    刑狱司为首的男人被柳氏刚硬的态度顶得心中不快,哪里还能容忍几人道别,凶神恶煞的将屋内下人一推:

    “别挡路!”

    下人被推倒在地,手中捧的茶盏摔得‘哐哐’作响,茶水泼洒了一地。

    其余人围了上来,拽着姐弟两人就走。

    苏庆春还在慌张的唤‘姨母’,苏妙真就显得冷静了许多,默默跟在众人身后。

    这拨人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人走后,屋内清冷了下来,柳氏等人全都出了院门,挺起的背脊这才一弯,整个人绷不住退了两步,坐到了椅子上头。

    “娘。”

    姚守宁从后屋快步出来,柳氏这才面色煞白的摆了摆手,从袖口里掏出一张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

    “别担忧。”

    她流露出来的软弱只是一瞬间,见到女儿面上的担忧之后,又很快变成强硬之色:

    “刚刚的事,你也看到了,我不放心你表姐、表弟,稍后也要去刑狱司,若你大哥回来,你要将他劝住,让他不要冲动,不会有事的!”

    姚守宁眼圈泛红,点了点头:“您自己要小心一些。”

    她以往娇气,还没吃过什么苦头,此时却像是十分懂事一般,没有哭哭啼啼让柳氏更加烦忧。

    柳氏愣了一愣,觉得这样的女儿有些陌生,却仍是欣慰的伸手摸了摸她脸颊。

    末了又交待曹嬷嬷,先准备一些钱财,以打点狱卒,同时又令府里准备被褥、饭食等物,想要稍后一并带去狱中。

    她心急如焚,考虑到曹嬷嬷年纪不小了,怕她跟着自己干着急,就让她留在家里,若姚翝有消息传来,便即刻送往刑狱司处。

    处理完了家中杂事之后,下人来回报说是已经备好了马车,她这才急忙出门前往刑狱司。

    等柳氏一走,姚守宁这才吸了吸鼻子,低头抹了下眼睛。

    虽说她有预感姚家此次遇事有惊无险,会平安度过,苏妙真也不像是全无准备,可事情毕竟没有真正的尘埃落定,她总是会提心吊胆的。

    “小姐,不如回房先休息一会,若有消息,我再让人通知你吧。”

    曹嬷嬷看她有些可怜,强忍心中的焦虑,细声哄了她一句。

    却见姚守宁摇了摇头:

    “我不想回去。”

    她打定主意要在此处守着,若姚翝回来,能第一时间就知道情况。

    “我答应了娘,要在此处等大哥。”说完这话,她又吩咐冬葵:

    “姐姐那边肯定也得知消息了,你去跟清元白玉说一说,让姐姐不要着急。”

    姚婉宁身体不好,近来多病心悸,以她聪慧,这事儿瞒也瞒不住,与其让她胡思乱想的猜测,不如先跟她说一说,让她心中有个底。

    同时姚守宁想起了今日将军府之行,陆执被她唤醒之后,长公主对她的态度好像有些亲近,同时提到了外祖父——

    若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希望看在外祖父的份上,自己赠送那张字画的份上,可以请将军府的人搭一把手,救姚家一命。

    曹嬷嬷见她一脸冷静的吩咐完,才坐到了桌边,双手托腮,望着门外发呆,那情景又是可怜,又是可爱。

    少女仿佛经此一事之后,在逐渐的成熟,不再像以往那样天真稚气了。

    她叹息了一声,摸了摸姚守宁的头,也不再劝她了。

    另一边,柳氏追出之时,刑狱司的人已经走了一段时间。

    她刚入刑狱司,想要打听苏妙真姐弟的下落,但那刑狱司的人仿佛受了人提点,态度恶劣,无论她怎么问,就是不说。

    纵使柳氏积累了满腔怒火,此时也无可奈何。

    就在此时,外头有人进来,她转头一见,便见到正进门的姚翝。

    夫妻二人一见面,柳氏便如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人一松,当即便拉住了姚翝的手:

    “他们将妙真二人抓走了。”

    “别慌。”

    姚翝也是听到郑士传了消息之后匆匆赶来的,他已经一天一夜没睡,那眼睛通红,嘴唇发干,看起来疲倦掩都掩不住。

    “这件事情,追根究底是冲着世子来的,针对的是将军府。”

    一个车夫的死亡根本引不起刑狱司的这群恶狼出动,借刘大之死缉拿苏妙真姐弟,再三逼迫姚家,也不过是想逼将军府出手——毕竟陆执当日罕见为柳氏母女出头。

    “只要将军府的人不上当,妙真、庆春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他与柳氏轻声的耳语了几句,接着又道:

    “我先去套个近乎。”

    说完这话,他轻咳了两声,整理了身上披风,大步往那刑狱司的看门人走去时,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转而露出豪爽的笑容。

    柳氏虽然理智上觉得丈夫说得有道理,但因为心系自己一双外甥,自然难免担忧。

    看姚翝与刑狱司的人周旋,那人兴许是得了吩咐,一开始对他还不假辞色。

    但姚翝此人长袖善舞,若他有心想要拉拢一个人,方法自然也多。

    再加上他毕竟是兵马司的六品指挥使,那刑狱司的看门人不过是不入流的差人罢了,姚翝却能拉得下脸来与他称兄道弟,不多时两人之间的气氛便熟络了许多。

    约两刻钟后,他退了回来,向柳氏眨了个眼睛:

    “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