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平汉传〕〔逍遥小捕快〕〔我居然是这种身世〕〔让你代管新兵连,〕〔天玄战神杨玄〕〔玄能纪元〕〔柯南之名记不二〕〔黑暗之声〕〔风云菱楚炎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一百一十三章 遇意外
    不少人抓着铁栅栏摇晃,似是想要冲出来的凶狠架势,中间通道并不宽,吓得逢春死死的贴近了柳氏的身体,深怕被两边牢房伸出的手拽住了。

    众人吵闹不休,柳氏强作镇定,走到了角落处的牢房,果然便见到牢中角落一个熟悉的身影了。

    “庆春,庆春!”

    她看到了苏庆春,此时缩成一团,环抱着一双小腿,脑袋埋进了膝盖间,压根儿不敢抬头。

    似是听到了柳氏的呼唤,他抬起脸来,接着一下就哭了:

    “姨母……姨母……”

    柳氏忍了心中的焦躁,问他:

    “今日来后,有没有吃什么苦头?”

    苏庆春摇了摇头,见到亲人,哭得涕泪横流:

    “还没有,姨母,我们没有撒谎,刘大爷不是我们害死的……”

    他身材瘦矮,年纪又不大,这一哭起来,柳氏心中便格外酸楚,一面安慰他别哭,一面又说自己会想办法将他救出牢中。

    两人说了几句话,时间紧急,柳氏又问:

    “妙真呢?”

    苏庆春就道:

    “我与姐姐被抓入刑狱司后,便被分开关押,我也不知道她此时身在何处。”

    柳氏听闻这话,心中一下凉了半截。

    她这一来,原本以为可以见到两人,哪知那差人狡猾,事先说得含糊不清,只提可以使银子探视外甥,却没提到两人已经分开关押了。

    苏妙真是个女孩,被关进这虎狼之窝,此时不知有多害怕。

    越想柳氏越是恼火,有心想要再找那差人理论,却又见苏庆春满脸惶恐。

    她强行咽下这口气,说道:

    “我替你带了些吃的、穿的和被褥。”

    神都已经降了温,牢中阴寒入骨,他身体瘦弱,若没被褥,恐怕不等用刑,便要生病了。

    说完,连忙令逢春将东西取了出来,透过铁栏的缝隙塞递入其中。

    苏庆春又是害怕,又是感动,见了柳氏,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二人说了几句话后,他的情绪比先前稳定多了,显然是相信柳氏所说,姚翝定会为他想办法救他出去的。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柳氏该出去了。

    苏庆春眼中含泪,想要留她,却又懂事的没开口。

    柳氏心中沉甸甸的,正欲转身之际,却听到身后有人呼唤:

    “姚太太,姚太太。”

    这样的鬼地方,柳氏生平也是头一次踏足,初时听到周围鬼哭狼嚎便也罢了,此时冷不妨听到有人唤她,纵然她不信邪,也被吓出一身白毛冷汗了。

    逢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慌得直抖,转了转头。

    声音是从主仆两人身后传来的,柳氏扭身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借着不远处墙上的桐油灯,看到了斜对面的一间牢房里,有个蓬头垢面的人正蹲坐于暗中,目光与柳氏相碰之后,他咧开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姚太太!”

    “你是谁?”

    柳氏一听他唤自己,不由毛骨悚然,问了一声。

    “你不认识我了?”

    那人声音嘶哑,不知是不是此地阴森诡暗的缘故,柳氏总觉得他说话时喉咙像是夹了东西,发出‘咝咝’的古怪声响,听得人十分不舒服。

    “是我啊——”

    他说话的同时,撩了一把垂在脸颊两侧已经拧成一缕一缕的头发,接着缓缓的挪动身体,从阴暗之中爬了出来。

    那张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甚至糊满了些许黑褐色色的不知名污迹,但牢房的门口处已经是光影笼罩之处,他爬出来时,抬起头将头发拉开,露出的那张脸,赫然竟是当日西城孙药王医铺的孙神医了!

    “竟然是你!”

    身后逢春被突然爬出的孙神医吓到,几乎要哭出了声来,紧紧抓着手里的空蓝子不放,躲在了柳氏身后,轻声的唤:

    “太太……”

    眼前的孙神医看起来十分恐怖,他大半个身体隐于黑暗之中,几乎与身后的牢房融为了一体,仅露出了一个脑袋一张脸,双手撑地,昂起上半身,仰望着主仆二人。

    “呜呜——”

    “放我出去——”

    牢房周围有人不断发出声音,有人起哄,有人喊救命。

    柳氏初时听到牢中有人唤自己,还被吓了一跳,一见竟是‘熟人’之后,迅速又恢复了以往的强硬。

    “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日事件发生后,这姓孙的骗子随即便被官府的人带走,后面柳氏也听姚翝提起过,他被收押进了西城兵马司。

    因此人招摇撞骗的缘故,大概率等此间事了之后,审理流放,家产充公,用以赔偿当日受疯马冲击而受伤的百姓们。

    可柳氏没想到,会在刑狱的监牢中遇到此人。

    此时一看到孙神医,柳氏心中便气不打一处来。

    细想姚家惹出这桩灾祸,根源全在这个人。

    若非他徒有虚名,招摇撞骗,自己也不会想要砸他招牌,给他一个教训。

    要是没有当日西城药铺闹事,说不定苏妙真进城时马也不会受惊,那张樵不会受了刺激发疯,继而追砍他人,最终不止使得将军府的那位世子卷入了杀人案子,还使得自己姚家也淌了这趟浑水,至今两个外甥被关进牢狱。

    “哼!你这骗子,被关进刑狱也是罪有应得。”

    柳氏想起旧事,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姚太太……”

    那趴在地上的孙神医正欲说话,就听到远处传来‘哐哐’的几声刀鞘敲击铁栅栏的声音,接着有狱卒的喝斥声响起:

    “肃静!”

    这是警告狱中刑犯,同时也是一种提醒,示意柳氏不可再耽误,快些出去。

    柳氏阴沉了脸,往外头走。

    那孙神医爬了出来,双手死死抓住铁栅栏:

    “姚太太,我不是骗子。”

    他轻声的道:

    “实话与你说,我跟你开的方子没有问题,那药姚大小姐喝了之所以没有效果,是因为里面缺了一味药引……”

    柳氏听到此处,脚步一顿,正欲想张嘴反驳,外头大刀敲击牢栏的‘哐哐’声又一次响起,似是无声的催促两人。

    她便忍了心中的不快,大步越过关押孙神医的牢房,却听他‘嘿嘿’的笑:

    “姚大小姐是短命之相!若没有这味药引,姚大小姐活不过二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