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发疯后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水流声
    姚守宁想了想,如同下定了决心,附在姚翝耳边:

    “事发当日,世子和这孙神医都离那死者张樵很近……”

    姚守宁想着心中的秘密,犹豫了半晌,咬了咬牙,试探着道:

    “您说,事发之后将军府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世子还发了疯,孙神医会不会也有问题?”

    当日的秘密已经存于姚守宁心中许久,今日柳氏探监,偶遇孙神医,姚守宁总觉得会发生大事。

    此时柳氏不在身边,曹嬷嬷在远处忙着收拾屋子——姚翝向来很疼爱她,姚守宁便再也忍耐不住,壮着胆子将当日自己目睹的情景说说给父亲听:

    “我当日看到,张樵死后,像是有一股邪气钻了出来,孙神医和世子的脸便都开始不大对头……”

    哪知她这话还没说完,便见姚翝身体重重一抖,手中提着的茶壶‘哐铛’一声落回桌面,引起了远处曹嬷嬷的关注。

    茶水流淌了出来,‘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曹嬷嬷连忙取了帕子过来擦,如果一来,父女两人的谈话自然就被打断了。

    姚翝的脸色变了,等曹嬷嬷收拾善后絮絮叨叨的离开,他才有些无语的看着女儿。

    “是真的!”

    姚守宁跺了一下脚,强调了一句。

    “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能随便说出来。”

    姚翝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

    “在你娘面前也不能提起!”

    柳氏生平最恨神鬼之说,若她听到,肯定要对她严加斥责。

    姚守宁想说的话没说完,便被她父亲喝止,心中有些郁闷,应了一句:

    “跟您说也不行吗?”

    “跟谁说也不行!”姚翝语气加重了些,“不是你爹不相信你说的话,但你刚刚讲的那些,要是传扬出去,会引来镇魔司的注意!”

    提到此处,姚翝不由有些头疼。

    大庆朝中,如今镇魔司自成一股势力。

    明面上大太监冯振听从皇帝吩咐,实则神启帝沉迷修道成仙,不理朝政,真能调动镇魔司几分其实外人也未可知。

    他们不比刑狱司的人好对付,且镇魔司内的太监大多阴诡残忍,十分难缠。

    世子发疯一事,涉及到了两桩命案,刑狱司率先插手。

    而镇魔司那边正愁找不到借口掺和,一旦姚守宁‘看’到事发当日,有东西钻入陆执、孙神医体内之事曝光,无论事情是真是假,对于姚守宁来说便陷入危机之中了。

    她养于闺中,对于这些人的狠辣不太清楚,可姚翝却太清楚这些人的秉性。

    西城这桩案子,在他看来也觉得不大对头,但若真的涉及妖邪,最早曝光的消息来源,绝对是不能与姚家扯上关系的。

    不然纵使将军府最终能了结此案,但姚家永远逃不脱镇魔司的关注,那群人会像秃鹫闻到腐肉,不盯死姚家不罢休。

    姚翝越是细想,越觉得头疼,但见女儿低垂着头,目光盯着地面,仿佛有些不大开心。

    他向来爱女如命,哪里见得女儿这个样子,又忙不迭的反省,觉得自己先前的语气太过严厉。

    “爹也不是怪你,你说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好好查探一番,看这张樵有没有与巫人、江湖术士之流的往来。”

    他这样一说,便见姚守宁果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晶亮,一扫先前萎靡之色,心中虽说开心自己哄好了孩子,却又谨慎的问了一句:

    “对了,这些话你没跟其他人说过吧?”

    姚翝话音一落,就见女儿目光转移,一脸心虚之色,不由感到脑袋仿佛上了个金箍,‘突突’的跳着疼。

    知女莫若父,她这表现,姚翝一看就清楚,连忙问道:

    “你跟谁说过了?”

    “我提醒过世子小心……”姚守宁原本也不敢多说,这会儿再听姚翝的话,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便小声的回道:

    “就是西城发生命案当日。”

    “……”

    难怪自事发之后,将军府的人已经接连见了自己的妻女两回,先前长公主更是亲自派人上门邀约。

    姚翝伸手揉自己眉心,但见女儿神色,也怕自己之前的一番话说得过重,让她自责不安,忙深呼了一口气,挤出笑意:

    “算了,说了也就算了,反正世子已经疯了。”

    他自我安慰:

    “事隔多日,长公主那边还没有动静,想必还不知道这个事。”

    虽然话是这么说着,但姚翝心里却清楚,若姚守宁真的看到了什么,并且已经提醒过陆执,将来这件事恐怕不算完,双方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牵扯!

    姚守宁想着那卷被妖妪毁掉的柳并舟的字画,不敢在这个时候吱声——长公主恐怕不仅是已经知道了其中缘由,说不准还知道的比自己更多一些。

    “我觉得……”

    她话音未落,就听到内室之中脚步声响起,逢春打了帘子,换了衣裳的柳氏出来了:

    “你们父女在说什么悄悄话?”

    “守宁在问我妙真、庆春二人何时能放出来。”

    姚翝一见妻子,便换了副面孔,那谎言顺手拈来,面不改色。

    “……”姚守宁看了他一眼,却见他神态自若,半点儿没有面对柳氏说话后不自在的样子。

    他不愧与柳氏多年夫妻,随口说一句便哄得柳氏眉开眼笑,只觉得愁绪都散了几分。

    柳氏心下舒坦,笑着感叹:

    “毕竟是至亲血脉,守宁关心表姐,果然是懂事。”

    她今日心力憔悴,强打精神夸了几句之后,面上显出几分疲态。

    天色已经很晚了,柳氏看了女儿一眼,连忙催促着冬葵带她回去。

    姚守宁已经好几日都没休息好了,留到这会儿纯粹是因为担忧家里,此时听母亲催赶,也知道她恐怕是与姚翝有话要说,但不便让她听到而已。

    她磨磨蹭蹭的起身,看了看柳氏,又看了看姚翝,含糊的提醒:

    “爹,您可要记得我刚刚说的话。”

    “知道了,你放心就是。”

    姚翝笑着点了点头,看女儿离开之后,转头便见到妻子若有所思的神情。

    ……

    姚守宁回了屋,却仍有些心神不宁。

    “小姐可是在为表小姐、表少爷担忧?”

    冬葵先是去厨房要了热水,回来便见姚守宁坐在桌子旁,双眉紧皱的样子,问了她一声。

    “不是……”

    虽说在姚翝口中,刑狱的存在异常可怕,但姚守宁总觉得苏妙真姐弟不会有大碍,所以并不为此事感到忧心。

    反而是在今晚看到了柳氏裙摆上的那几个指头印,以及听逢春提起孙神医时,她开始感到十分不安。

    姚守宁有一种直觉,孙神医此人对于姚家来说,是个极大的隐患。

    不过再见冬葵一脸好奇,再想到之前姚翝的交待,她忍下了心中的念头,说道:

    “我怕姚家也被卷进这桩案件里面。”

    刑狱司不肯善罢甘休,细算起来,当日西城命案,姚家也找了地痞闹事,若是一旦查出来,便是一场麻烦。

    冬葵自然也知道内情,听她这样一说,也有些惴惴不安。

    这一晚主仆两人都静默无话,早早安歇。

    夜里姚守宁又做起了梦,但这一次的梦与之前数次梦境不同。

    梦里她并没有看到什么情景出现,只是依稀像是听到了‘淅沥哗啦’的声音,如水流一般。

    极度的静谧之中,那水流声显得格外清晰。

    这种水流声响本该给人以舒缓的感觉,但有了那种安静到近乎诡异的氛围衬托,便显出几分阴森湿寒。

    她这一觉睡得不大深,但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却已经大亮,显然时辰已经不早了。

    冬葵早就已经醒了,就等着她起来,听到房中动静,笑着进来:

    “小姐醒了。”

    姚守宁若隐似无的应了一声,揉着眉心,觉得有些头痛:

    “几时了?”

    冬葵就道:

    “已经辰时末了(九点左右)。”

    姚守宁有些意外,冬葵一面挽起帘子,一面说:

    “太太说您这几日都没睡好,特意让逢春姐姐过来交待,说不要叫您起来。”

    她说到这里,有些兴奋:

    “您猜上午发生了什么事?”

    姚守宁觉得有些头疼,又觉得似是有些冷,将被子拉得更紧,把自己牢牢裹住之后,下意识的道:

    “献容要来?”

    “您怎么知道?”

    冬葵吃了一惊,瞪圆了大眼睛问。

    其实这种感觉全没来由,姚守宁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仿佛她就是知道温献容要来。

    不过冬葵问起,她自然不便这样说,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我跟娘前两日去西城,中间出了意外,昨日又有刑狱司的人上门,表姐、表弟都被带走,献容肯定也要来看一看。”

    冬葵听到这里,觉得十分有道理,便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逢春姐姐过来的时候,说是温太太递了贴,说晌午后要带温小姐过来坐一坐。”

    两家本来就是未来的亲家,离得不远,走动也算频繁,如今姚家发生了大事,温家人肯定会过来问候一番。

    若是以往,听到闺中密友要来,姚守宁肯定十分欢喜,根本是坐不住的。

    可此时她心中却装了事,闻听温献容要来,虽说也很开心,却又表现得与以往听闻温献容要来时的模样并不一样。

    她这样十分反常,令冬葵有些怀疑:

    “小姐是不是不大高兴?”

    “没有。”姚守宁摇了摇头。

    小丫环又问:

    “那是昨夜没有睡好?”

    “有一点。”

    姚守宁问:

    “昨晚是不是有哪里漏水了?”

    天气转凉,屋外烧了碳,到了入夜之时,冬葵会以壶接水,放在炉上温着,以便她要取用。

    “没有啊。”

    冬葵听她这样一说,不由感到有些好奇:

    “那壶好端端的,水这会儿还温着,正等您起来洗漱。”说完,又问:

    “怎么了?”

    姚守宁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事。”

    话虽这样说,她却留了个心眼。

    既然壶没坏,便证明这水流声是个提示。

    她的预感、梦境从未出错,这水流声恐怕会给姚家带来麻烦。

    而且她隐约觉得这声音好似在哪里听到过一般,她想了又想,即将摸到门道之时,突然又听冬葵说道:

    “不过虽说壶没坏,但昨夜下了一场雨,小姐是不是听到这响动了?”

    冬葵这样一讲,姚守宁便又有些不确定了,皱了皱眉:

    “昨夜下雨了?”

    “是。”冬葵点头:“下得还挺大,打在屋顶‘噼里啪啦’的响,我还怕像之前一样雨水不停,哪知天亮时分,就停了下来。”

    她双手合十,往掌心里呵了口气:

    “不过雨虽然停了,但温度好像又降了些。”

    姚守宁听到此处,又觉得好似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梦中听到了水流的声响,还是夜里下雨的声响。

    她叹了口气,只觉得越发头疼,末了起床洗漱穿衣,又吃了些温热的粥水垫了肚子,才觉得精神好转:

    “我去找我娘。”

    她向来是个安静不下来的性格,尤其是近来有不妙的预感,总想要做些什么才安心一般。

    柳氏今日没有出门,姚守宁过来的时候,就见她双眉紧皱,面色凝重。

    “出什么事了?”

    柳氏叹了口气,曹嬷嬷就说:

    “昨天夜里降了温,大小姐受了寒,一晚都在发热。”

    从半个月前的大雨之后,姚婉宁的身体就没有舒服过,大小病不断。

    柳氏显然夜半就得到消息了,急得上火,嘴角上长出两颗米粒大小的锃亮水泡,看起来脸色有些憔悴。

    一听姚婉宁的名字,姚守宁险些跳了起来:

    “姐姐!”

    她这表现落在柳氏、曹嬷嬷眼中,以为她是为姚婉宁的病情担忧。

    可此时姚守宁却想起了夜里的那一场梦,终于回忆起有哪里不对劲了。

    几日之前,西城事发当日,她去了一趟姚婉宁的屋中,当时进屋之时,便听到了屋中有水流的声响。

    不过那声音转瞬即逝,当时她问了清元、冬葵,二人都没有听见,那会她预知力量刚觉醒,幻境与现实难以分清。

    再加上当日又出现人命案,她目睹黑气现形,回家后受了很大刺激,恍惚之间只以为自己耳鸣听错了而已。

    自那日之后,她很快被柳氏禁足,中间与姚婉宁见了一面,后面也去过姐姐屋子,却并没有再听到那怪声,自然便没将那事儿放在心上。

    但此一时彼一时,她昨夜梦到了这声音的再现,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

    昨夜的梦境她绝对没有听错,并不是她朦胧之际听到了下雨声,恐怕这又是一次梦境的预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