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了悸动 不心动
    12.

    陆听音当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他说笨,但她看到沈昼的面色比刚才看到时好许多,她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于是问他:“你待会就回家吗?”

    沈昼嘴角扯了个笑,“不回家能去哪儿?”

    见他脸色不太对,陆听音提议:“时间还早,要不一起走走?”

    “走去哪儿?”

    “临湾大桥的江景挺好看的。”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临湾大桥,璀璨光芒似银河铺展在夜空。

    沈昼低着头,睇着她的表情。

    看了半晌,他转身走。

    没听到脚步声,沈昼回首望她:“不是说要看江景?”

    “啊,”她一顿,随即笑,“来了。”

    隔两条街对面就是临湾大桥,连接着南城的两端繁华。

    沉默地走到桥上,陆听音突然开口:“你知道吗,这座桥有个传说,据说只要情侣从桥的这端走到桥的那端,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

    沈昼没什么情绪:“少迷信。”

    江风鼓鼓地吹,她吸了吸鼻子,“万一是真的呢?”

    沈昼继续往前走,没理她。

    见他不理她,她自顾自地继续说,“别人都这么说,你说要不是真的,这怎么就成了传说呢?这座桥怎么就被叫情人桥——”

    “陆听音。”他喊她的名字。

    陆听音凑到他面前,“想我了呀?”

    “你能安静点?”

    “……”她撇嘴,“哦。”

    往前走了数十步,她都没说话。

    吹了会儿江风,沈昼感觉到衣角被人扯了下,很快又松开。

    他低头,眼前是她的手,摊开,里面有张纸条。

    对上她的眼,沈昼把纸条拿起来,上面写了几个字:

    能走慢一点吗,我累。

    沈昼把纸条揉成团,塞进口袋里。

    “不会说话?”

    “你不是嫌我话多嘛。”

    她小声嘀咕。

    沈昼拧了下眉头,又问:“哪儿来的笔?”

    陆听音说:“随身带的。”

    沈昼:“打火机,笔,你还带了什么?”

    “还有一张理综卷子。”陆听音把折成巴掌大小的卷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卷子写了不少,“我在酒店等你的时候,生物都做完了。”

    “……在酒店等我?”

    “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她也没再隐瞒,“其实今天,我遇到你妹妹了。”

    他眉心有一瞬皱起。

    陆听音说:“她告诉我的,你生日的事。”

    沈昼:“嗯。”

    试卷被风打开,陆听音手忙脚乱地理着卷子,“沈昼,你帮我拿一下。”她把笔和打火机递给沈昼,低头叠着卷子。

    沈昼接过来,手指把玩着打火机。

    二人停在桥的最高点。

    风吹着江水一浪又一浪,起起伏伏。

    不远处的霓虹灯光也被江风吹得冷冷清清。

    时间被风吹走,漫长又不漫长。

    江上汽笛声阵阵,风渐大,水波掀起寸金。

    陆听音就穿了件短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她吸吸鼻子,问他:“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沈昼拿出手机,“走了。”

    陆听音一愣:“去哪儿?”

    “回家。”

    “我不想回家。”

    她还想再和他多待一会儿。

    “那你在这儿待着。”

    他下巴微抬,毫不留情。

    “我走。”

    陆听音拔腿跟上他,“……你慢一点。”

    沈昼没应,却又不知不觉放慢脚步。

    就这样从桥的那一头走至另一头,岔路口,沈昼拦下的士。他坐进里侧,门开着的位置空着,陆听音跟着坐了上去。

    车子往她家开。

    陆听音说:“你待会直接回家吗?”

    “嗯。”

    “那……”

    “安静点。”

    他脖子往后靠,闭眼,一副不想交谈的冷淡模样。

    车子到她家小区,陆听音下车。

    她手扶着车门,微弯着腰,“沈昼,我走了。”

    沈昼淡淡:“哦。”

    陆听音歪头,晦暗处,笑意却分外明显:“我要回家了,你看我一眼嘛——”

    出租车在前面路口停下等绿灯。

    司机忽地说:“刚谈恋爱吧,你女朋友真黏人,还站在小区门口看你。”

    沈昼眉头蹙起。

    后视镜里,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灯光将她的身影拉长。

    ……

    没有点灯的独栋蛰伏在夜色里,大门紧闭,像是无人居住。

    沈昼没有带钥匙出来,他盯着黑色大门几秒,而后转身离开。他没什么目的地四处游走,时间渐晚,四周商铺打烊。

    沈昼找了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他拿了份饭和烟,坐在外面。

    他胃口一般,吃了几口饭便放在一边,低头点烟,从口袋里掏出那把银灰色的打火机,青丝缭绕,氤氲着他的视线。

    放在桌上的手机在震。

    过了两分钟,陆听音又发。

    他一只手拿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眼底烟丝浸染,有股说不出的情绪。

    沈昼抿了下唇角,暗灭手机,准备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手机又震了起来。

    不是短信,是来电。

    在这个时间点给他打电话,甚至还在收到她短信之后一分钟,除了她也没别人了。

    他接起电话。

    “是我,沈昼!”

    她很是欣喜。

    沈昼语气平平:“嗯。”

    陆听音:“你睡了吗?”

    “你说呢。”

    她被噎住:“……额。”

    沈昼按下打火机,眼底闪着微渺火光,“什么事?”

    陆听音:“你等我一分钟。”

    他没吭声。

    相对无言的两头。

    陆听音盯着面前的闹钟,呼吸和心跳仿佛也跟着秒针一起,走走停停。

    直到某个时间节点,她出声:

    “10——”

    “9——”

    “8——”

    沈昼皱眉,没打断,顿住等她。

    “——3。”

    “——2。”

    “——1。”

    “生日快乐,沈昼。”

    她雀跃着,嗓音里,呼吸里,电流里,都是她明媚大方的笑,“当不了第一个和你说生日快乐的人,那我就当最后一个和你说生日快乐的人吧。”

    打火机亮着的微光,被风吹灭。

    他按着的动作却迟迟未动,像是整个人被按了暂停键。

    ……

    远远地就看到家门外站了个人。

    叶桑桑揉了揉眼,揪紧身上外套给他开门,声音怯怯:“哥哥,你回来了。”

    沈昼无视她,侧身而过,进了家门。

    进房后,他准备洗漱,把口袋里的东西一并掏了出来。

    打火机,烟,一个纸团,还有一只丑了吧唧的绿毛龟。

    他没什么表情,伸手要把纸团扔进垃圾桶里。手却停在空中。

    过几秒。

    他打开床头柜抽屉,把所有东西都扔了进去。

    ·

    一夜过去,沈昼早上在校门值完勤回教室。

    第一排靠窗双人位空荡。

    他没在意,绕身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两个蹲坑门关着,联排的两个人在里面隔墙对话,声音很响。

    “今天怎么你一个人来上学,陆听音呢?”

    “发烧了,在医院躺着。”

    “怎么平白无故就发烧了?”

    “鬼知道,”林周逸冷哼,“昨晚估计脑子进水了。”

    “昨晚?昨晚她干嘛了?”

    “给人庆祝生日去了。”

    “谁生日?”

    “一个傻逼。”

    林周逸穿好裤子冲水,“你拉好没?”

    陈超连忙:“好了好了。”

    门推开,林周逸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从面前走过,他叫住他,语气很不客气:“喂——”

    沈昼没动作。

    林周逸:“沈昼。”

    他转过来,下巴微抬,睥睨人的傲慢冷峻。

    林周逸不爽:“昨晚你带她干嘛去了,怎么一个晚上她就生病了?”

    沈昼懒得理他。

    周六的事让他对沈昼才多了的一丝好感,在此刻顿消。林周逸咽不下这口气,上前拽过沈昼的肩,“我在和你说话,你没长耳朵是吧?”

    沈昼脸一沉:“松手。”

    林周逸:“你说,昨晚儿干嘛去了。”

    沈昼嘴角轻扯,“关你屁事。”

    林周逸立即怒了,伸手就想揍他:“草——”

    手在半空被陈超截住。

    陈超劝和:“别别别,别打架,这还在学校呐大哥。”

    沈昼理了理被他扯皱的衣服,随后抬眸,漆黑的瞳仁里没什么情绪,声线平而淡:“要打架可以,出了学校随便。”

    甩了他们一个背影。

    陈超惊叹:“这是学霸该说的话吗?”

    林周逸黑着脸。

    陈超:“我怎么觉得他像个校霸?”

    林周逸不爽到极点,嗓子眼都冒火:“要不是你拦着我,我能把他打的叫我爸爸。”

    ……

    陆听音打完吊针回家,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醒来后,对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呆,她拿起手机看了眼,又放下。

    隔几分钟就重复这个动作。

    她没忍住,给沈昼发消息。

    发完又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这个点他肯定是在上课。

    过了一会儿,她又打字。

    想再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又怕他看了烦。

    等了七八分钟,也没等到他回复。陆听音叹了口气,收起手机下楼吃饭去了。

    ……

    午休铃响,轮到沈昼执勤,他要挨个教室去看班级的午休秩序。

    一栋教学楼巡查完,众人散,各自回班。

    沈昼站在天台,懒散靠墙站着,拿出手机浏览网页,看到她发过来的两条消息,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他把手机屏幕按灭,揣回兜里。

    不知过了多久,又拿出手机,打字回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