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悸动 不心动
作者:慕吱   了了悸动最新章节     
    24.

    月考只花了一天半时间就结束,隔天下午,全年级组织看电影。

    所有老师都在办公室改月考试卷,各班就班长负责维持秩序,走廊外有学生会巡查。陆听音巡查到八班外,假公济私地把陈媛媛叫出来,带回一班看电影去了。

    教室里靠窗一侧窗帘拉实。

    光线不太充足的环境里,陆听音拉着陈媛媛从后门进。

    最后一排,林周逸留了两个位置给她们。

    林周逸倚靠着柜子,眼尾轻挑:“小棉花,好久不见。”

    陈媛媛小声:“我不叫小棉花。”

    “小花。”

    “……你才叫小花。”她瞪他。

    林周逸噙着笑:“你有见过我这样的花吗?”

    陈超贱兮兮插嘴:“食人花。”

    陈媛媛噗嗤笑出来。

    桌子上放了不少零食,瓜子、薯片、可乐,都是中午的时候林周逸去小超市买的,陆听音想到自己还买了爆米花,转身去柜子里拿。

    “让让。”

    林周逸挪开半个身位。

    打开柜子,爆米花边上还多了一包水果糖。

    她问林周逸:“这糖你买的?”

    林周逸:“不是你买的?”

    皆是摇头。

    陆听音又问陈超,陈超更茫然:“什么糖?”

    “……”她把糖放回柜子里,“估计是别人放错了。”

    看了会儿电影,陆听音抓起桌上的薯片,半蹲身往前排走。

    “沈昼。”她扯他的衣角。

    沈昼低下头,“干什么?”

    她递过薯片给他:“吃薯片吗?”

    “不吃。”

    “很好吃的!”她强调。

    沈昼默了会儿,忽然问:“你要一直蹲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站起来会影响后排的人看电影,”她说,“蹲着比较好。”

    “你没位置?”

    “我还要回去啊。”

    他敛眸,语气微寒:“回哪里?”

    “最后一排,陈媛媛被我骗过来了,我总不能留她一个人坐在那儿吧。”

    “哦。”

    他转回身,视线盘亘在电影上。

    陆听音扯他的衣服,不敢太用力。

    “你到底要不要吃薯片?”

    “不吃。”

    “那我回去了。”

    她蹲的累,起身要走——

    身后响起他不咸不淡的嗓音:“走了就别回来。”

    她身子滞住,有些懵逼。

    边上那桌的人在嬉笑打闹,动作幅度有些大,直愣愣地撞上了陆听音。她本就蹲的腿软,半蹲不蹲的别扭姿势,被这么一撞,踉跄着往前倒——

    眼前人影覆盖。

    沈昼蹲下,双手锢着她肩。

    她一头栽进沈昼的怀里。

    鼻尖嗅到他身上的浅淡气息。

    登时,全班人的视线都望了过来。

    邻桌的人不停道歉:“不好意思,真不是故意的,王飞那个狗逼搞我。”

    “我.操.我就轻轻一推好吧!”

    “你他妈的手劲儿大的能去杀猪了,还轻?”

    二人对骂起来。

    陆听音头埋在沈昼怀里,被他碰到的地方,都是紧绷的。二人许久未动。

    “陆听音。”

    “嗯?”

    “能站起来?”

    “……可以。”

    “哦。”

    沈昼松手,怀里的温热霎时褪去,手心有虚无的空。

    他懒散坐回原位,视线移到她身上:“坐回来,还是去后面?”

    “啊……”她缓缓直起腰,“回来。”

    沈昼于是起身,让她进来。

    电影仍在放,下课铃响起也未停歇。

    二人谁也没说话,静静地坐在位置上。

    “那个……”陆听音轻咳一声。

    “怎么?”

    “你身上好香。”

    “……”

    “你喷香水了?”

    他皱眉:“没有。”

    陆听音咧嘴对他笑,“那为什么这么香,是体香吗?”

    沈昼不避让她的视线,没搭话。

    他不回答,她继续自言自语,“我身上有味道吗,是不是香的?”

    “……”沈昼没忍住,“陆听音。”

    “嗯?”

    “看电影,安静点。”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嘛——”

    她小声,“我不比电影好看?”

    他目光和她相触,顿了瞬,不承认:“不觉得。”

    “可我觉得你比电影好看。”

    她脸贴在桌上,眨眼:“怎样都好看。”

    “……”

    他侧脸对她,在她看不着的地方,面容紧绷,声线也有一丝绷住。

    “……无聊。”

    ……

    月考成绩出得很快,上课时试卷就发下来,成绩公布。

    数学老师去外地参与教研活动,因此除数学成绩外其他成绩都知晓了。陆听音坐在位置上,对着沈昼的卷子算分。

    两个人最后成绩算下来——就差两分。

    沈昼比她高两分。

    陆听音惆怅,“要不我找班主任换座位吧?”

    林周逸坐在沈昼位置,闻言疑惑:“怎么突然要换位置?”

    她瞥他一眼,吞吞吐吐地把那个赌注说出来。当然,没把吃糖的部分说的详细,只说让沈昼给她买糖。

    “活该。”林周逸冷冷点评。

    “一个礼拜不能说话,杀了我吧。”

    她扯着试卷蒙住头。

    陈超正好来叫她:“公主!!!”

    “叫什么,没看到公主驾崩了吗?”

    林周逸说风凉话。

    陈超一脸悲痛:“还魂丹还有吗?”

    林周逸:“没了。”

    二人一唱一和,陆听音听得烦,拿起桌上书一人一本砸过去。

    “闭嘴。”

    林周逸接过,懒洋洋:“——诈尸了。”

    陈超说正事:“陈姐找你。”

    陆听音:“找我干嘛?”

    陈超摊手:“不知道。”

    她从位置起来,踹林周逸的椅子:“起开。”

    陈超愣愣地:“她这是怎么了?”

    “考试没考过,生气了。”

    “不会吧,这次年级第一不是她?”陈超挠挠头,“成绩不是还没出来吗?”

    “刚在这儿掰着手指头算了十分钟,除非拽子哥数学考147,她数学满分,但你觉得,可能吗?”

    “沈昼强项就是数学啊。”

    “那不就行了。”

    “没考过……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林周逸颇有些幸灾乐祸:“公主说,没考年级第一就要换位置。”

    “啊?”

    “和沈昼当同桌影响她考年级第一,这可不得换。”他笑着,越说越夸张。

    陈超的脸色霎敛,使劲朝他使眼色。

    林周逸:“你眼睛抽了?”

    “不是。”

    他示意身后。

    林周逸猛地转身。

    后门。

    沈昼站在那里,黑漆漆的眼,不带一丝情绪地凝在他身上。

    陈超想化解这尴尬气氛。

    “我们这,开玩笑呢。”

    沈昼眼掠过他们二人,没搭话。

    他打开柜子,抽了本书,回来时扔下一句。

    “成绩还没出来,急什么。”

    陈超和林周逸二人相视一眼,有些读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

    陆听音被班主任叫过来是讲艺术节的事。

    下周全市的中学艺术节,地点定在十三中。原本艺术节的主持人定的都是广播站的人,运动会的时候陆听音也听他们说过这事。但没想到有三人要去参加全国演讲比赛,因此缺了三个空。几个老师商量之下,决定让陆听音来主持艺术节。

    班主任和团委老师让她主持,她也没理由拒绝。

    陆听音问:“还有两个主持人是谁?”

    “国际班的俩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一听到“国际班”,陆听音有种预感。

    “许佳薇和虞棋伟。”

    “……”

    这不是巧了,她都认识。

    没过多久,其余五个主持人都到办公室。

    许佳薇最后一个进来,见到她时,脸色变了变。

    见人到齐,团委老师说:“下周艺术节你们六个人主持,你们之前有个群的吧,把他们三个拉进去,有什么事就在群里说。”

    “哦对了,你们分组分过的吧?”

    “之前有分过。”

    “那加了他们三个,分组重新分一下还是怎么说?”

    “陆听音和虞棋伟一组,许佳薇和陈厝一组。”

    许佳薇有些不满,“陆听音为什么和虞棋伟一组?”

    陆听音无所谓:“要不换换,我和陈厝一组。”

    这话说的倒像是她在施舍,许佳薇更恼怒:“谁和你换,我不换。”

    “……”

    反复无常。

    陆听音转向陈厝,“我没带手机,你从学生会的群里加我就行。”

    陈厝道:“好,那你俩呢?”

    国际班对手机管束并不严格,只要不在上课时间使用手机就行。

    “你扫我吧。”许佳薇掏出手机,朝虞棋伟说,“我把你拉进群里。”

    把众人拉进去,陈厝道:“大家中午没事吧,和我去广播站拿下稿子对一下,方便大家回去之后练。”

    ……

    对完稿回来,午休时间大家都在睡觉。

    陆听音有些渴,拐道去了学校超市,超市外休息椅上,许佳薇坐在那儿。

    许佳薇不藏情绪,“怎么又遇到你,真烦?”

    陆听音没理她。

    “你——”她气结。

    冷柜前,虞棋伟抽了两瓶水出来,转身看到陆听音。

    “买水?”

    “嗯。”

    他又拿了一瓶,“我来。”

    陆听音语气冷淡:“不用。”

    他合上柜门,“我没有让女生付钱的习惯。”

    “我和你不熟吧。”她神情疏冷。

    “当做是赔罪?”虽说他在球场上打球很脏,但私底下几次见面,性格倒也还行,可能是因为他长了张不错的脸。

    陆听音抬眸:“赔什么罪?打球的事儿?还是别的什么。”

    “打球我可不认啊。”

    她好笑,刚想开口。

    “你那小男朋友下手比我还狠。”

    “什么男朋友?”

    “就那沈、沈……”

    “沈昼?”她说,“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还不是,那就——快是了。”

    虞棋伟挑眉。

    陆听音并不太想和别人聊这事,错开话题:“你给我赔什么罪?”

    “还能是什么……”他嘴角曳出笑。

    “……”

    “外面那祖宗。”

    隔着货架,能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许佳薇,漂亮的耀眼。

    虞棋伟眼里有笑:“她虽然总和你对着干,但心眼没那么坏,什么东西都写在脸上的人,能做什么事儿对吧?”

    也就十几岁,能有什么坏心眼。

    陆听音问:“你凭什么替她赔罪?”

    “这很难理解吗?”虞棋伟去收银台结账,多出来的那瓶水扔向她怀里,他挑眉,“年级第一的脑子,应该比祖宗的脑子好用吧。”

    陆听音接过水,语气悠哉,

    “祖宗生气了。”

    果然,看到他俩扔水的许佳薇,表情登时沉下来。

    ……

    冗长的一周因为考试而过得极快,数学成绩却在周五才公布。

    数学课,卷子传下来。

    陆听音毫无意外的满分,她不抱希望往边上看。

    她一愣:“你……”

    红笔写的数字,是147。

    沈昼没什么表情,“怎么?”

    “怎么会?”她抽过他卷子,“你竟然没满分。”

    沈昼道:“没满分,也不稀奇。”

    “但你是沈昼。”

    在陆听音眼里,沈昼的数学不会比她差。

    沈昼的眼睫颤了下,他抽回答题卷,压在试卷下面。

    陆听音唇翕动,还想开口,讲台上老师却开始分析试卷。

    “这次试卷整体难度不高,比较有难度的就是选择题最后两题、填空题最后一题以及最后一道大题,”数学老师顿了下,语气颇骄傲,“但我们班还是有一个满分的,那就是陆听音。”

    她下来拿走陆听音的答题卷,将她的解题步骤作为范例讲解。

    说到选择题最后一题时,她话锋一转,“这道题很多人做错,沈昼也做错了。”

    一直在看卷子的沈昼,终于抬起头。

    “这道题你要是做对了,我们班就能有两个满分了。”

    数学老师看了他一眼,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讲题,“这道题选b,我看了下大部分人都选了c,其实这题很容易选错……”

    沈昼朝着黑板,脸上仍旧无表情。

    等到老师分析完题目,他才低头。

    选择题最后一题,对他而言难度并不高,四个选项,他在b选项下面,黑笔画了一个勾,但答题卷里,他写的是c。

    不是写错答案。

    也不是中途将正确答案改错。

    他在落笔的时候,没犹豫,写c。

    填空题讲完,下课铃响起。数学老师还没走,班主任便进来。

    “先别急着放学,第一次月考成绩名次出来了,大家看看。”

    教室里响起一片哀嚎声。

    “不是吧,为什么不能让我开开心心地过个周末呢?”

    “陈姐你好残忍。”

    也有人跃跃欲试。

    “我这次考得还行。”

    “陈姐你快点!我要看我这次比上次进步多少!”

    多媒体投影清晰,名次从高到低,依次排序。

    第一名,陆听音,714分。

    第二名,沈昼,713分。

    沈昼看了眼刚发下来的数学答题卷,选择题三分一道,他正好错了一道,因此总分比她少了一分。

    她成了第一。

    没有并列,唯一的第一。

    陆听音也看到了排名,虽然在拿到数学成绩时就知道她是第一,但真正看到排名这刻,她还是欣喜的。

    她伏在桌上,缓缓起身。

    “沈昼……”

    “嗯?”

    “我是第一名哎。”她抓着他衣袖,眼弯成扇。

    沈昼转头看她,视线,由她的手上移,落在她嫣红唇间。

    后排忽地响起陈超的声音,穿过整个教室:“公主!你在沈昼上面!!!你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