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了悸动 心动
    47.

    陆听音洗完澡准备洗衣服时,接到林周逸的电话。

    她喂了声,厕所门关着,空荡荡有她的回音。

    那边没说话。

    “打错了?”

    “没。”林周逸的声音,难得低落。

    陆听音一顿,“出什么事了?”

    林周逸道:“我刚刚和小棉花,表白了。”

    听这语气,不像是表白成功的样子,陆听音抿唇。

    “她拒绝你了?”

    “没。”

    她咽了咽喉,没拒绝也这么不开心吗?

    “她直接跑下车了。”林周逸直冒火,“老子还第一次见到她这种人,不拒绝也不答应,直接跳车跑了,怎么,我是洪水猛兽啊?”

    他说的画面感很强。

    陆听音憋着笑,“要不我帮你问问她?”

    “不用。”他烦躁,“等军训结束,我去宜大堵她去。”

    “别吓坏她。”她叮嘱。

    “知道。”

    安静几秒,陆听音略显犹豫地问:“她知不知道,她那个整天帮她上分、每次出新皮肤就给她买的徒弟,就是你啊?”

    出去玩,林周逸也是手机不离身。

    陆听音瞥到他手机屏幕,是在打游戏,但她登自己的号,发现他不在线。

    她不想去猜,直接问林周逸。林周逸也没瞒她,三言两语就交代了——他新申请了一个号,装十三中的学生和她打游戏,还装作什么都不会的小白,让陈媛媛带他玩。

    陈媛媛这个傻白甜,还真信了,隔三差五地带他玩。林周逸顺势和她组了个师徒,每次出新皮肤,就买给她说是孝敬师傅的。

    一来二去,都一年多了。

    提到这事,林周逸脸更臭:“不知道。”

    “是她不知道,还是你没提过?”

    “我没提。”

    “你为什么不提啊?”

    厕所外,陈倩玉喊:“陆听音,你好了吗,我想上厕所。”

    她捂着手机应了声,从厕所转战到阳台和林周逸说。

    林周逸语气略有些尴尬的别扭:“我好几次都开麦了,她都没听出来是我。”

    “游戏里的声音和现实中,肯定有差的。”

    见他不说话,陆听音叹气,“你到底是希望她知道是你,还是不希望?”

    他还是沉默,忽然问:“你为什么不和沈昼联系?”

    她顿住:“不是在说你和她的事吗,怎么突然扯到我来了?”

    “你先回答我。”

    她哑然。

    快要熄灯的时间点,寝室楼里分外热闹,洗漱声,交谈声,还有路边驶过的机车轰鸣声。

    陆听音敛眸,轻声说:“我是个特别贪心的人。”

    “和他聊天,就会想听他声音;听到他的声音,就会想看看他;视频了,就会想能不能和他见个面;见了面,我就会想每天都见到他。”

    “这么贪心,不好。”

    “所以我还是……不联系他比较好。”

    她声音渐轻,头微低。

    想联系,却又不敢联系。

    怕自己太贪心,影响他现在的生活。

    沈昼离开后,陆听音和叶桑桑的联系多了起来,也从叶桑桑的口中,了解到他家的情况。

    他在南城,一家四口,父亲对他的疼爱远不及对继妹的,他的父亲,对他从未有过好脸色;至少,在宜城,他的家里,没有继父,也没有别人,只有生他的母亲。

    她怕她的出现,会影响他的生活——听说他的母亲,非常反感他和南城的一切接触。

    “我和沈昼,和你俩的事,不一样吧?”她收拾好心情,说。

    “差不多。”

    “差多了。”

    “我希望她知道是我,然后喜欢我——我又不是慈善家,对她好当然希望有回报,但万一她不喜欢我呢?”

    “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

    陆听音无言,她观察过几次,陈媛媛对林周逸,不是没想法的。

    “喜欢个屁,”他破口大骂,“我一表白她就跳车跑?这是喜欢?”

    陆听音听得直乐,毫不在意林周逸的情绪。

    “有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吗?”

    “真的好好笑。”

    “笑屁——”

    他烦躁,没想到和她打完电话更烦。

    ……

    军训完是周末,陆听音懒觉睡到中午。宿舍里没有别人,她爬下床,随便收拾了下便去食堂吃午饭。

    到食堂门口,被穿着红色志愿者背心的学长拦下来。

    她手里被塞了张单子。

    “学妹,有兴趣来学生会吗?”

    “学生会?”

    “对,校学生会,有兴趣加入吗?”学长喋喋不休,说着加入校学生会有哪些好处,脸上写满了“学妹求求你答应我吧”。

    陆听音饿得不行,现在只想吃饭。

    “学长,我吃完饭再来行吗?”

    “刚才那几个学妹也是这么说的,然后她们吃了三个小时的饭,现在还没回来。”

    她被噎住,“我是真的饿了。”

    “学妹,你——”

    话音突然戛然而止。

    有人挡在她面前,陆听音抬头,看清的刹那,她怔住。

    嗓音是一如既往的疏冷:“她没兴趣。”

    下一秒,他拉住她手腕离开。

    陆听音被他拉着走,一瞬间,灵魂也被抽离开似的,她什么都不知道,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却记得眼前的人。

    “——沈昼。”

    她叫他的名字。

    脚步骤停。

    沈昼转过身,视线拉低,黑沉双眼凝视着她。也不过一年半没见,却像是恍若隔世。他目光沉静、笃定,面无表情的脸,显得寡冷。

    “沈昼。”她又叫。

    “还活着。”

    还是这句回应。

    陆听音笑:“好久不见。”

    “一年零七个月,五百九十七天,一万四千三百二十八个小时。”

    沈昼一脸平静,目光却如炬般,有着燎原之势,在她肌肤上燃烧,她的脸滚烫。

    他伸手,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陆听音脸贴在他胸口,闻到他身上的气息,熟悉的眼热。

    “我终于回到你身边。”

    ……

    许久,沈昼终于松开她,但牵着她的手,却很紧。

    “吃午饭了吗?”

    “没有。”

    “想吃什么?”

    “都可以。”

    沈昼带她去附近的食堂,给她打饭菜,打好菜,找了张桌子坐下。

    陆听音瞥了眼手,“那个……”

    “怎么?”他抬眸。

    “我要吃饭。”

    他一脸平静:“吃。”

    陆听音表述清楚:“你牵着我手,我吃不了。”

    他牵着的是她右手。

    沈昼敛眸,很快松开手。

    手心空空的,虽合她意,但她又有点不爽。

    蓦地,他突然起身,坐到她另一边,拉起她的左手,十指紧扣。

    “你——”

    “吃吧。”他神情淡淡。

    陆听音勾唇笑。

    吃完饭,二人出食堂,在学校里漫无目的地逛。

    陆听音侧目:“你怎么找到我的?”

    “没特意找。”

    她撇嘴,“没良心。”

    “在食堂等了一上午,”他把后半句话说完,双眸如墨,“就等到你了。”

    陆听音怔了怔,反应过来后说:“开学都半个月了,你今天才来找我。”

    多少是有点埋怨情绪的。

    “军训,很忙。”

    “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也很忙,但我晚上都会给你打电话。”

    “但你一年多,没给我打过电话。”

    她被噎住,反呛他:“你也没给我打过。”

    沈昼神情绷住,面色沉冷。

    片刻的沉默令人窒息,陆听音张了张嘴:“我……”

    却被他打断。

    “我怕我会忍不住过来找你。”

    她猛地看向他,“什么?”

    他眼低垂,看不清情绪,但声线尤为低落。

    “听到你的声音,就会想抱你。”

    “比如现在——”

    他转身,又将她揽入怀里,低沉嗓音剐蹭她耳廓,说出来的话,却没半分旖旎气息:“陆听音,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烦人?”

    陆听音想踹他。

    “你不在,没人烦我,真的很无聊。”

    她动作僵住,静静听他说。

    “每天就是活着。”

    “我不烦。”她狡辩。

    沈昼眸间闪过笑:“你是我见过的,最会折腾人的人。”

    她不满,掐他腰。

    “会痛。”

    她立马收手。

    “骗你的。”

    “……”

    陆听音无言地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变得跟林周逸一样了?”

    沈昼松开怀抱,继续往前走。

    “他和那个小棉花,在一起了吗?”

    “你怎么知道?”她震惊。

    “看得出来。”

    陆听音瞅着他,“你不是,不怎么关注他们的吗?”

    沈昼冷哼:“谁让他经常跟你在一起。”

    因他这话,陆听音嘴角带笑,她扬了扬眉,“吃醋哦?”

    他干脆承认:“嗯。”

    她很满意,忙又回到之前的话题:“昨天,林周逸和媛媛表白了,但是他俩……我也讲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就好。”

    “好什么好?”

    “他不会老是出现在你身边。”

    陆听音还是第一次知道他醋劲这么大。

    “他在南大,不管有没有女朋友,我俩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见面了。”

    “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她仰头看沈昼,恰好撞上他的眼。

    沈昼将她脸上碎发勾至耳根,“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但你还是喜欢我。”

    有些感情会因为联系变少而变寡淡,但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因为任何外物改变。

    自信的,跟当初考试他说第一是他时,一模一样。

    嚣张的让她忍不住说几句:“谁说我还喜欢你?”

    这句话刚说出口,她就察觉到握着她的手不断收紧,“疼……”

    沈昼收了力度,闭了闭眼。

    见他面色明显不好,陆听音低声:“你生气了?”

    “嗯。”

    “我骗你的。”

    “以后,不要拿这件事骗我。”

    “好。”她点头答应。

    沈昼说:“别的都可以,就这件事,不能骗我。”

    他这一番话,听得陆听音眼都红。

    ……

    走出校门,眼前建筑变得陌生。

    直到沈昼刷卡带她进小区,陆听音意识到了什么:“你在这里,租房了?”

    “买的。”沈昼的眼底,有晦暗。

    沈昼的新家,是余老爷子给他买的。

    余家家大业大,但和沈昼同辈的,优秀的并不多。尤其是沈昼成为宜城高考状元,给余老爷子争了不少脸。

    ——这也是余素愿意给沈业昀五千万的主要原因。

    余老爷子一手创办了“恒扬”,但他这些年身子越发不好,需要找一个继承人。可下面的子孙中,不管是实力还是气魄,都不足以担此重任。

    余老爷子想到了沈昼,找人调查后知晓他这外孙成绩优秀,于是和余素说,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拿到沈昼的抚养权。

    余素在余家并没有什么地位,兄弟姐妹们都有家庭,帮衬的多,就她孤零零一人。

    余老爷子退位,大家都虎视眈眈继承人的位置。对她而言,不管谁当这继承人,都与她无关。却没想到,老爷子会找到沈昼。

    他没说什么,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言而喻——

    恒扬日后,是要交给沈昼的。

    沈昼到了余家,地位待遇,果真和其他堂兄妹不同。

    甚至他考上滨大,余老爷子高兴地给他在滨大附近买了一套房和一台机车。

    ……

    很快进他家,开门前,感觉到她手微用力。

    “怎么?”

    “那什么,我们进展会不会太快了?”

    对上她发怯的目光,沈昼抿唇:“你,想的太多了。”

    “啊?”

    “我只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

    陆听音面色有些不自然。

    沈昼又说,“没想对你做什么。”

    她憋红了脸,声音有些别扭的尴尬:“我也没想那些。”

    门打开,她不犹豫,直挺挺进去。

    “那些,是哪些?”

    身后,门被关上,随之而来的,是他的声音。

    “就——”

    来不及等她辩驳,沈昼拽着她的手用力,把她整个人推到墙边。陆听音抬眸,就见他突然靠近的脸,迎面而来的就是他温热的气息,卷席着她的鼻息,和口腔。

    他撬开她的唇齿,蛮横又肆虐地在她口中扫荡,吮着她的舌头,让她呼吸都变得艰难。

    过了不知多久,沈昼终于松开她。

    陆听音靠在他胸口喘着粗气,随之听到他声音响起——

    “是这个吗?”

    “我想的,是这个。”

    沈昼的嗓音,低哑,靠在她耳畔说。

    ……

    沈昼确实变了。

    是性格,变得直接、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陆听音曾经希望沈昼能多说几句话,但真到了这一天,她觉得还不如以前呢。被她调戏,听她话,而不是现在,二人的主导权都在他身上。

    公主很不满意。

    公主踹他:“你是流氓吗?”

    沈昼眉目松散:“不是。”

    陆听音说:“你是。”

    “我只是亲你一下。”

    沈昼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士拖鞋,弯腰,似乎要帮她脱鞋。陆听音有点懵,“我自己来。”

    “而且以前,有人也这么亲过我。”

    沈昼眼尾一挑,淡淡扫向她。

    陆听音没动静,知道他在说自己,心虚地不敢开口说话。

    等她回过神,自己脚上已经换上了一双新拖鞋了。

    她清了清嗓子,故意找茬:“你房子里怎么还有女士拖鞋?”

    “给你买的。”

    “哦。”她没忍住,咧嘴笑,“原来是给我买的。”

    停顿两秒,他说:“没有绿色的了,下次再给你买。”

    陆听音笑的见牙不见眼,她扬起手腕,给他看自己一直戴着的手链,“超好看的,对吧?”

    沈昼说:“嗯,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辰风萧贵妃〕〔那一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