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了悸动 拽子哥
    交换生一年。

    基本都是沈昼飞到旧金山来陪陆听音,只有一次,是陆听音飞到费城去找沈昼。

    12月17日,陆听音结束期末考试,便坐上了飞往费城的航班。

    在此之前,她有问过陆宴迟是否要一起过圣诞。

    陆宴迟给她的回答是:“你不和你男朋友过和我过?”

    陆听音很礼貌:“没有,我就是走个流程问你一下,你的意见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

    陆听音虽然放假了,但沈昼还没放假。

    她躺在沈昼的床上,看着沈昼在书桌前认真复习功课。电脑屏幕泛着光,映照出他脸部轮廓,陆听音看的有些蠢蠢欲动。

    “沈昼。”

    “嗯。”他头没回,专注看电脑。

    陆听音放下手机,“我来费城已经五个小时了,五个小时里面坐车半小时,剩下的四个半小时,你都在对着你那台电脑。”

    沈昼敲键盘的动作一顿。

    “然后把你女朋友晾在一边,让她自娱自乐。”

    “……”

    沈昼把电脑合上,坐在床边。

    陆听音抬眸看着他,理直气壮:“我们沈状元和别人真的不一样,别人和女朋友两个多月没见,一见面就干柴烈火,而沈状元却还是不忘初心,坚持学习。”

    沈昼拽着她脚腕。

    陆听音踹他:“男女授受不亲。”

    他直接欺身压上去,抖变微哑的嗓音摩擦着她的呼吸。

    “宝宝,乖一点。”

    “谁是你宝宝,你去做你的宝贝作业吧。”

    陆听音挣扎,手指挠他、抓他。

    到最后,她在他的背上抓出几道明显的痕迹,如同一条涸泽之鱼,被他抱进浴室洗澡。

    沈昼帮她洗澡,洗着洗着又忍不住。

    她被水打红了眼,仰头看着蒸腾的水汽,氤氲又迷茫的眼迷离,嘤咛声下,终于认错:“……早知道就不招惹你了。”

    结束后她整个人没什么力气地躺在床上。

    头发湿哒哒的,她也懒得吹。

    沈昼把她抱起放在腿上,拿着吹风机帮她吹头发。

    “沈昼,”陆听音闭眼享受,“你明天几点考试?”

    “上午九点。”

    “那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还好。”

    “那就好……”

    她昏昏欲睡,头发吹干,她也彻底睡去了。

    半夜醒来,她转身,发现床的另一侧是凉的,没有任何睡过的痕迹。她怔了怔,以为自己还在旧金山公寓,于是打开门要去上厕所。

    意外地,发现客厅灯亮着。

    沈昼听到动静,放下手上电脑到她面前。

    “醒了?”

    她揉了揉眼,“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

    “三点多。”

    “你大半夜在客厅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沈昼无奈:“在复习。”

    陆听音皱眉:“你不是复习的差不多了吗?”

    沈昼道:“嗯,要去上厕所吗?”

    “嗯。”

    上完厕所出来,陆听音看着还亮着的电脑屏幕,“你还要看多久?”

    “再看会儿,你先去睡。”

    陆听音默默点头,乖乖回卧室。

    她白天睡得够久,现在也不太困,抱着被子坐在床头。

    卧室门被她留了一道缝,她盯着那盏泄进来的光,好久好久,沈昼都没回来。而她再一次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沈昼已经准备去考试了。

    他低头亲了亲她额头,“我去考试,早饭在外面桌子上,要是冷了就别吃了。”

    陆听音半睁眼,“嗯。”

    他离开后没多久,她彻底醒来。

    总觉得,他昨晚没睡过。

    沈昼还有几堂课没考,陆听音没再像那天一样闹他。

    她撇下他,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逛。

    临近圣诞,费城到处张灯结彩,过节气氛浓重。

    陆听音对逛商场没什么兴趣,费城作为美国前首都,有很多历史遗迹和博物馆,这几天,她把逛了不少的博物馆。

    不比国内,费城作为大城市,治安并不好。

    晚上陆听音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打游戏,但是国外的网是真的差。

    每到这个时候,她就分外想念祖国。

    打了两把游戏,她就退了。

    迪超奥特曼:

    lin:

    迪超奥特曼:

    lin:

    迪超奥特曼:

    陆听音看着他俩聊天止不住地笑。

    聊着聊着,二人又问她元旦回不回国。

    鹿神花六水:

    迪超奥特曼:

    lin:

    迪超奥特曼:

    鹿神花六水:

    迪超奥特曼:

    迪超奥特曼:

    鹿神花六水:

    lin:

    陆听音看了眼在客厅复习的沈昼,打字。

    迪超奥特曼:

    lin:

    迪超奥特曼:

    迪超奥特曼:

    lin:

    陆听音笑不停。

    沈昼进来时,正好看到她对着手机笑的开怀。

    “遇到什么了这么开心?”

    “林周逸和陈超,他俩真逗。”陆听音给他看聊天记录,“我有时候真怀疑他俩是一对,基情满满。”

    沈昼没什么表情,坐在她边上,“我明天就考完了,你想去哪里玩?”

    陆听音:“都可以。”

    沈昼虽说在费城待了一个学期,但他鲜少出来玩。

    生活轨迹很规律,学校——食堂——公寓,三个地方来回。传说宾夕法尼亚大学是全美第一partyschol,第二喝酒最多的大学,第二最难期末考试的大学。沈昼只感受到最后一个,因为他从没参与过任何聚会,也从没喝过酒。

    他的社交圈狭窄,对于费城的了解,甚至还不如刚来费城没几天的陆听音。

    大冬天,二人也没别的地方好逛。

    一整个假期,二人除了商场,就是在家里待着。

    为了迎合圣诞节,陆听音还特意买了棵圣诞树放在客厅,她往上面挂装饰画。布置好后,成就满满地和沈昼炫耀:“像不像是咱们家放的那颗圣诞树?”

    她吐槽:“你布置的圣诞树好丑,直男审美。”

    “你看我弄的,多好看。”

    沈昼被她话里自然吐露的三个字取悦到。

    ——咱们家。

    他由后抱住陆听音,咬她耳朵:“嗯,你弄的好看。”

    温热气息挠她耳廓,她敏感地缩了缩脖子,“好痒——”

    于是他放过她的耳朵,但他并非善者,沿着她脖颈往下,撩开她颈间长发,细碎的吻,连绵往下。

    落地窗前,她趴在那里,二人重叠的身影映在窗上,不断起伏。

    窗外是璀璨灯火,室内是热气溶溶。

    ……

    陆听音开学比沈昼的要早一些。

    她回旧金山,还是沈昼送她回去,在那里陪了她几天。两千多人的大课,教室里乌泱泱的都是人头,沈昼陪陆听音听课,身边有人体味很重,他皱着眉,忍到下课。

    陆听音难得看他这么吃瘪,但更多是心疼。

    “你不用陪我听课的。”

    “没事。”

    她叹气,“沈昼。”

    刚叫到他名字,就被他打断。

    “我下学期会很忙,可能不会经常过来了。”

    “啊……”她勉强维持着笑。

    “现在有时间,多陪陪你。”

    陆听音抿唇,在那之后的好几天,除了小课不能带他,无论什么事都带着沈昼一块儿。好几次撞见陈仡寒,他都是一脸吃屎的表情,绕的远远的。

    去年中秋前,他对她都穷追不舍,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见到她都离她离得远远的。

    她有问过向萃,但向萃笑了下:“可能是他看到沈昼后,觉得自己真没戏了。”

    陆听音撇嘴。

    总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但她也懒得深究。

    反正陈仡寒不再缠着她,对她而言是好事。

    沈昼陪她到开学前一天才走。那之后,别说沈昼,就连陆听音自己也忙得飞起。

    好多时候,二人挂着视频做作业,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交换生到末尾。

    夏天来临之际。

    二人都取得优异的成绩,坐飞机回国。

    透过机窗往下看,是层层叠叠的白云,如棉花糖似的一朵又一朵,城市在她眼里如蜉蝣般渺小。

    在这里待了一年,虽然在半年前她就祈祷着离开,但真到了这天,她又有些不舍得。

    “沈昼。”她轻声叫。

    坐她边上的沈昼搂住她腰,“嗯?”

    “我们以后还会回来的吧?虽然在这里交换生涯是天天赶deadline,两千人的大课只能看lecture的录像视频,乌泱泱的人挤人,还有各种体味窜鼻子,听不懂还要去教授的officehour找他,运气差还得排队。压根没有我们国家好!”

    “但是我又会怀念这段生活,充实、紧凑、完全的独立。”

    “一天忙碌下来,和你视频,你就算不说话,我都觉得好幸福。”

    “每次和你见面我都在想,我们是罗密欧和朱丽叶吗?——不对不能这么说,我们不能崇洋媚外,我们要爱国——我们是牛郎和织女吗?”

    沈昼总是被她的脑回路惊到。

    “其实这段时间,我周围好多人分手了。有留学生,也有交换生。我看着他们,觉得好遗憾,但又无能为力。”

    “异地久了真的会没有共同语言?异地真的会没有好结果吗?”

    “我想了想,我和你从来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这么一想,我就释然了。”

    沈昼眼低垂,带了几分压迫感:“音音。”

    陆听音有些好笑,“难道不是吗?我们有共同话题吗?”

    沈昼陷入沉默。

    陆听音在他肩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他肩。

    头等舱里很安静,连带着她说话声音都压得很轻。

    “我从前就没觉得情侣之间得有共同话题,反正我话多闲不住,我多说话就好啦。”她笑,“但是现在我觉得吧,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不说话我也好开心。”

    飞行的时间渐长,舱内暗了下来。

    沈昼的神情也染上一丝黯淡,语气有些落寞:“我嘴笨。”

    陆听音说:“你要是伶牙俐齿,咱俩在一起估计每天都得吵架。”

    沈昼:“不会。”

    “嗯?”

    “那我也,还是我。”

    陆听音眨着眼,不理解的表情。

    沈昼搂着她腰的手带她往自己的怀里贴了贴,他嗓音低冽:“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

    她在他怀里,唇角上扬:“是哦,你可是沈昼,才不会和我吵架。”

    沈昼:“嗯。”

    她吸了口气,“沈昼。”

    “嗯?”

    “有你真好。”

    虽说没有共同话题,但是不管陆听音说什么,沈昼都能接得上。

    而且陆听音原本就是天马行空的人,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到最后她都忘了自己一开始要说什么了。只是脑袋沉沉,渐渐睡去。

    一觉醒来,她扯下眼罩。

    涣散的视线放空许久,渐渐聚拢在一块儿。

    她问沈昼,说话嗓音微哑:“我们在哪儿了?”

    沈昼拧开一瓶水递给她,“快到了。”

    她抿了口水,干哑喉咙被温水浸渍,再加上他说的话,她瞬间清醒:“真的吗?”

    “嗯。”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有广播通知。

    飞机缓缓停下,陆听音手机开机,一溜儿的消息响个不停,跟来电话似的。

    她点开,除了家人和室友零星消息,其他全都是那个群消息。

    小鹿公主和两个大帅逼。

    一千多条的消息。

    群里一共四个人,但她和陈媛媛是常年潜水不说话的。

    这一千多条消息,都是林周逸和陈超发的。

    陆听音翻了个白眼,她是真不明白两个大老爷们为什么可以有这么多话?她是真的想把这个群名改成。

    沈昼把随身物品拿上,然后牵着陆听音的手下飞机。

    陆听音被他牵着,心无旁骛地聊天。

    她都懒得往上翻聊天记录,打开群,编辑文字。

    她回国之前,就和他俩说好了来接她。

    林周逸小家子气,别别扭扭地:“我来接你,让拽子哥自己走回去。”

    陈超冷哼:“明天我开车,我这车只能坐公主和王子,把这闲杂人等给踹下去。”

    林周逸不气,“确实,青蛙王子也是王子。”

    林周逸对于某些东西真的很执着,高二时的称呼到大三结束了都还记得。

    聊天的开始,是她回国接驾;聊天的最后,是林周逸和陈超二人骂骂咧咧,相爱相杀。

    但不论如何,他俩确实来机场了。

    只是陆听音看到他们的时候,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因为陈超和林周逸那两个二逼,手拉着五米长的横幅,白字红底,写着——

    恭迎南城高考状元(曾经)陆听音,宜城高考状元(曾经)沈昼回国。

    下面还一行小字——

    沈昼,外号:拽子哥。

    陆听音:“?”

    陆听音:“……”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