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富婿奶爸〕〔太初符神〕〔君逍遥拜玉儿〕〔穿越山贼做皇帝〕〔DC家的骑士〕〔医武高手秦君叶婉〕〔成神从败家开始〕〔进击的大唐驸马爷〕〔我有无数分身〕〔魔帝,丹尊她又作〕〔从士兵突击开始崛〕〔我想做幕后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至强神诀〕〔乘风少年〕〔吴峥〕〔重生之传奇农夫〕〔一界六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传奇浪潮十八年 第三十八章:临阵磨枪
    苏清越的心总算放下了。

    就像打仗。

    阿眸就是大后方,后方是必须稳定的。

    还好她的家人,通情达理。

    电话一直打到夜里。

    两点的时候,他们才互道晚安。

    苏清越睡觉,还以为自己会梦到阿眸。

    不过并没有。

    他发现自己在梦里,只有方案。

    不疯魔,不成活。

    但是还是没有想明白。

    边界的核心是什么。

    我们双方的核心是什么?

    他一直重复这个问题。

    可就是没法解决。

    感觉这个问题,像是个迷宫,一直到早晨,还没个结果。

    果然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苏清越这样想。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赌场”失意,一直到第三天,也没结果。

    部门里的人,也都出过主意了。

    关迩背后说:不切实际的追求也是愚蠢的一种表现。

    陈峰说他:就是个代言,价格不合适,就换人!

    他也反问自己,直接弄个代言,预算内做事,不担这么多责任不好吗?

    可他无法说服自己。

    坚信,一定有个最优解在前面等着自己。

    早晨出门,忽然发现天暗着,刮着风。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去拿伞。

    路口买了一张状元饼,他坚信它会给自己带来好运。

    东山的车不在。

    只好走着去单位,一路上都在想方案。

    一到单位,刚开机就看到qq响了。

    不用看,都知道问结果呢。

    “你下午就去了吧?别拖了,不行就找其他人,反正原有方案已经通过了。”

    “再等等,再给我点时间。”

    “你所谓新的方案还需要时间,如果你现在连想法都没有,对后面的工作很不利!”陈峰提醒他,还特地打了个感叹号。

    “如果只是那样的话,不需要我有想法。如果是一个最优的方案,只要方向对了结果会很快出来的,我保证!”苏清越也打了个叹号发过去。

    陈峰不再说话了。

    没回复,比回复威力更大。

    更严肃。

    苏清越揉了揉太阳穴,忽然觉得疲惫不堪。

    可能是之前那个方案,耗尽他这些年的知识积累,导致他如此的疲惫。

    他心里想着,起身去了洗手间。

    平京的水很冷,苏清越拍在脸上。

    抬头发现镜中的自己……

    他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瓶颈。

    原有的方案耗尽了自己的心力,现在他要么退回去,求一个安全。

    要么莽穿它!突破自我!

    回到工位上,刚坐下来。

    好好姐姐便走过来,说道:“清越,有点事,我得和你说一下。”

    “怎么了?”苏清越想说: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和我说。

    可好好好姐姐却固执的说:“去会议室吧。”

    好吧。

    苏清越极不情愿地起身。

    他想一定是很重要的事,否则好好姐姐,不可能这样。

    “怎么了?”刚进会议室,他没坐。

    “你给肖玉安排对外的工作了?”好好姐姐问。

    “没有啊,怎么了?”

    苏清越话一出口,自己也是一愣,他忽然意识到,肖玉好像没来上班。

    没有请假,没有联系他们任何人。

    他试着给肖玉的号码,拨出去。

    “别拨了,关机。”好好姐姐说。

    不会有什么事吧?苏清越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男的。

    “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关键岗位不能没人。”好好姐姐说。

    “再等等……”苏清越摆摆手,“肖玉肯定是因为别的事。”

    “好吧,那要尽快。”

    谈话简短,苏清越竭尽全力,把肖玉从脑海中抹除出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

    周子友说,邮电学院北门开了个东北馆子,问大家去不去。

    “老板说,不好吃不要钱,大大的招牌写着呢。”

    “走!走!”

    大家议论纷纷,苏清越浑浑噩噩地跟过去。

    看到门口果然立着个招牌。

    白底红字。

    心里似乎有所触动,方案又在脑海里出现了。

    跨行业的合作根本除了降低成本,扩大边界。

    还有信任。

    不知不觉中,他把这两个不相干的想法,连接在一起。

    可还不知道结果。

    午饭过后,他直接打车,去了琴棋书画。

    “你去这地方干嘛?这地方有什么?办事吗?”

    车上的司机又是个碎嘴子,问东问西。

    一会儿又说起来:“你说今年这事儿能解决不!”

    苏清越根本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

    心里只想着方案。

    司机又来了一句:“反正我和你说,今年没准真让丫孙子说中了!”

    “哎,你来这地方干嘛啊?”他又说。

    “静一静行不行?!”苏清越终于怒了,“开你的车吧!”

    司机愣了一下。

    嘴里嘟嘟囔囔,说了句脏话。

    苏清越也没功夫跟他较劲,望着窗外平京的街景。

    高楼林立在环路的两侧,车流如长龙,穿梭在城市中。

    充满时代感的广告牌,矗立在路的一旁。

    他问自己,为什么来这里。

    难道只为赢?

    如果为这个,根本无需心力憔悴。

    恍然间,他发现根植在自己内心的,不是赢。

    而是要扩展边界。

    不被时代的车轮碾压,在这个高速前进的时代,做一个推动车轮的人。

    他能感受到历铭与圈子里其他人的不同。

    那种真诚与对未来的想法,是苏清越不想浪费的。

    为什么两个行业不能有个好的方案,共同扩展双方的边界呢?

    车子在这时停下来,琴棋书画到了,他付钱下车。

    站在院子的门口,最后一次想那两句话。

    异业合作的边界。

    不好吃不要钱。

    一个是千佳软件的,一个是东北菜馆。

    苏清越很失望,正要按动门铃。

    积郁一整天的雨,终于开始掉落,一个雷响起来。

    接着,苏清越整个人像被猛拍了一下。

    一时间三天来所有连接不起来的关键词,瞬间汇集在一起。

    那些矛盾的想法,猛然变得可以解决。

    影响原有方案的种种卡点,在瞬间解决。

    他如同武侠小说的男主角。

    被巧遇打通任督二脉,方向瞬间形成。

    下个瞬间,他立刻给陈峰拨过电话去。

    “你到了?不行就换人吧。”陈峰一接电话,就是这意思。

    苏清越忙道:“我想出来了。”

    “想出来了?”陈峰一愣。

    “对,首先我不认为这是个代言活动,我们应该把公测定义成一个大秀!”

    “show?”

    “是的,我们要谈的是一个关于show的方案。”

    苏清越站在琴棋书画的门口说起来。

    陈峰在电话那头听着。

    感觉苏清越的思路,像是积蓄多年的山洪。

    他也感觉得到那股能量。

    仿佛能看到结果。

    无可阻挡!

    原来是这个方案,为了它不要说三天。

    陈峰觉得一周也是值得的。

    他在心里总结着,电话那头苏清越说着,让陈峰插不上话。

    “陈总,我们要的合作不能局限于游戏圈,而是事关文化圈、娱乐圈、大众传媒,异业合作的根本不止是降低成本,同时也要扩张边界。而我们边界的核心,就是用户。对他们来说是粉丝,但道理是一样的。”

    苏清越最后总结。

    但发现陈峰没有回应。

    他一开始,以为是断线了,又喂了一声。

    可电话里的陈峰还是没动静。

    “陈总?”苏清越问。

    连着两声,苏清越正准备挂断电话重拨,陈峰却回道:“去做!”

    “您同意?!”

    “我凭什么不同意?……”

    有些情绪,必须用脏话才能充分表达。

    苏清越瞬间感到无比的舒畅。

    总有一些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可以通过某种形式再次引领我们,并朝着我们最初可能无法抵达的目的而奋斗。

    挂了电话。

    调整了一下情绪,苏清越把刚才的想法,在脑海里又捋了一下。

    形成了一个大纲。

    然后狠狠地按下了琴棋书画的门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都市隐龙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