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富婿奶爸〕〔太初符神〕〔君逍遥拜玉儿〕〔穿越山贼做皇帝〕〔DC家的骑士〕〔医武高手秦君叶婉〕〔成神从败家开始〕〔进击的大唐驸马爷〕〔我有无数分身〕〔魔帝,丹尊她又作〕〔从士兵突击开始崛〕〔我想做幕后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至强神诀〕〔乘风少年〕〔吴峥〕〔重生之传奇农夫〕〔一界六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传奇浪潮十八年 第四十二章:肖玉的家
    快十一点的时候。

    苏清越才抵达肖玉家。

    平京的夜和南都不一样。

    静寂沉默,路上只有零星回家的人。

    芍药居小区,紧守刚修好的环路,一侧邻河。

    昏昏暗暗的,连个路灯都没有。

    没了白天那种热闹的感觉,苏清越走进去。

    穿行在老旧的楼巷中。

    因为刚下过雨,夜的风颇有些凉。

    他不得不缩紧身子,才发现平京的昼夜温差,远比南都大。

    不由自主搓搓手。

    想想刚才电话里抽泣的肖玉,苏清越本来是不想来的。

    他不想掺和别人的家事。

    更不想给肖玉一种错觉,因为她是自己的下属。

    可是马上就要公测了,团队不能乱。

    现在再去换一个人干活吗?一切又要重新熟悉,重新对接。

    苏清越深吸一口气,竭力把阿眸的影子挤出去。

    走进单元门,声控灯虽然自动照亮了楼道,却是昏昏暗暗的。

    墙壁斑驳,有多的地方已经掉皮。

    有歪歪扭扭的字写着:熊熊永远爱宝宝。

    肖玉家在三楼,一扇老旧的防盗门,门锁还是那种老式双保险的。

    深吸了一口气,苏清越轻轻敲门。

    没人回答,楼道里很安静,

    过了一会儿灯自动灭了,他原本还想再敲,肖玉这个时候把门打开了。

    “越哥。”她轻唤一声。

    把苏清越让进屋。

    苏清越本想提醒她,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叫自己了。

    可却发现她的额头还有左手,被纱布包裹住部分。

    应该是被打了。

    苏清越环视整间屋子,老式的实木家具,与发黄的灯盏,营造出破败感。

    屋子虽整洁,可衣柜破损的镜子骗不了人。

    还有肖玉那身白色睡衣上的血痕。

    虽然洗过,但依旧明显。

    老式电视上也有严重的擦痕。

    他刚想问这到底怎么回事,肖玉却开口道:“对不起,我没去上班。”

    声音中满是委屈。

    “没事,没事。”苏清越连说两个没事,发现客厅的沙发坏了,他坐卧不得。

    “我这……,没法见人。”肖玉小声的解释起来,楚楚可怜。

    “没报警吗?”苏清越说。

    他本来想问为什么,可忽然觉得那种话出口,第一愚蠢,第二残忍。

    “已经处理好了。”肖玉说。

    “嗯?”

    苏清越看看她,瞬间紧张起来。

    差点说出:那你叫我来干什么?

    可话到嘴边,却又改口:“处理得怎么样?”

    “他答应给我一笔钱。”肖玉说。

    “赔钱?把你打成这样?他赔点钱就没事了吗?为什么不送他去坐牢。”

    “越哥,我没钱,也没法告诉妈妈,出了什么事。”

    “好吧。”

    “那你叫我来,是因为我能帮上你什么吗?”苏清越问。

    “他说明天让我去拿钱,可是我真的不敢去,就想找您帮我。”肖玉小声的说。

    “这种事,你在电话里就可以和我说。”

    苏清越算答应了。

    肖玉摇摇头说:“电话说不清楚的,您明天中午有时间吗?”

    “可以。”

    苏清越又想起那个手捧红玫瑰的男子。

    无法将他和自己的上一任市场部经理联系起来,总感觉像个卖保险的

    肖玉给他和自己倒了杯水。

    苏清越接过来,依旧站着,没有坐。

    肖玉说:“我用把他的电话发给您。”

    “好的。”

    电话发过来的时候,他随意一瞥,本没太在意。

    可那个自己听了无数次的名字,还是引起了他的主意。

    “沈庆?”他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抬头瞪大眼睛,看着肖玉,不用问为什么惊讶。

    肖玉解释:“所以我不能让部门的人知道。”她声音平静,不以为然。

    “我会给你处理好的。”苏清越点点头。

    不想去思考,他们为什么在一起。

    肖玉是怎么想的。

    办公室恋情这种事,太多也太正常了,虽然公司名义上不允许。

    看着肖玉楚楚可怜的样子。

    苏清越觉得自己当下该做的,就是尽快离开。

    因为救助溺水的人,不能直接伸手,需要借助介质……此时苏清越不想下水也不能下水。

    肖玉在身后说:“我当初答应他,和他去新公司的,可我觉得您会比他做得好。”

    “谢谢你。可是非常抱歉,影响你们的感情了。”他说。

    “不用抱歉,其实之前我们就有非常大的矛盾和分歧。”肖玉说着,一字一顿,“他是个懦夫,在公司不敢面对敌人,在家里不敢面对占便宜的亲人。他唯一的本事,就是打我。上次打我就算了,这次我彻底绝望了……”

    “我明天一定给你要出来。”

    苏清越也不想对别人的感情进行武断和干涉。

    脑子里那个念头不断迸出来。

    赶紧走!

    赶紧走!

    手搭在门把手。

    肖玉忽然带出哭腔:“越哥,求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那种女人。”

    “我又不是一个卫道士。”苏清越真诚的说,回过头给了她个肯定的目光。

    肖玉这才点点头。

    眼眶里有泪水,说道:“我一定尽快回到工作岗位。”

    “先把伤弄好。”

    “只是个小事情。”她收起哭腔,可还是很委屈,“您可以把工作,布置给我。我在家里也可以做的。”

    “能行?”苏清越问。

    “没问题。”肖玉很肯定的点点头。

    “明天协调会开完,部门内定完分工,我和你说。”

    “我一定做好。”

    两个人终于正常了。

    苏清越推开门,楼道里昏暗的灯光亮起来。

    两个人道了别。

    他不敢回头多看肖玉一眼。

    脑海里阿眸嘲笑他!

    下了楼,又看到墙上歪歪扭扭的字:熊熊永远爱宝宝。

    多少年少的誓言,都不可靠。

    更何况下属和上司,办公室恋情。

    不由得叹了口气,脑海里总是不自觉地想沈庆。

    偏分、西装、打扮的很精致,看着像个卖保险的。

    一般而言,失败的人生,都是从打女人开始的。

    不知道明天他们见面会怎么样。

    走出单元门,苏清越才不把他放在眼里。

    平京的夜很冷,他打了个哆嗦。

    决定先不去想这些,而是把精力投入到协调会上。

    方案最重要的是落实和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都市隐龙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