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萌宠小娇妻〕〔轮回之无限进化〕〔娇宠甜妻闹翻天〕〔第一章300块都不值〕〔傅云城〕〔时筱萱盛翰钰傻子〕〔剑仙三千万〕〔香祖〕〔重生药王〕〔唐朝林轻雪〕〔以漩涡之名〕〔烟缘树与月老的官〕〔穿书之我和男主互〕〔无限进化:我知道〕〔重生之我攻略的男〕〔契约总裁不想离婚〕〔荼蘼花事了〕〔秦枫祝小婉〕〔方晟朱正阳〕〔我的神话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传奇浪潮十八年 第四十六章:清算损失
    夏天就要来了。

    昨日的雨水,明显加重了今日中午的温度。

    太阳高高悬挂。

    苏清越不得不躲着阳光,走在树荫中,把外衣脱掉,搭在臂弯里。

    街上越来越多的女孩,她们开始穿上裙装。

    有些男人已经换上体恤。

    苏清越觉得他和大家,根本不在同一个季节。

    走了一会儿,路过上次李永豪聚会的地方,又过了个大路口。

    到了和沈庆约好的地方,就在西关村广场附近。

    周围是几个著名的电脑城。

    高楼林立,热闹非凡。

    苏清越上次来,还给同事带过一台笔记本。

    这里人流量挺大。

    楼体街头到处都是科技公司的广告。

    广场上的阴凉处,几个孩子在奔跑玩耍。

    家长们远远盯着自己的孩子。

    台阶附近还有几个玩轮滑的,动作苏清越不懂。

    但他们在地上摆上障碍物,绕来绕去的,非常花哨好看。

    苏清越选了个长凳坐下来,观察周围。

    他这才发现沈庆选的地方,对面就是个派出所。

    几辆警车停在外面。

    盘算着自己只负责拿钱,绝不介入肖玉的私生活。

    尤其是他和沈庆的矛盾。

    但要如何说服肖玉呢?他心里没谱。

    无比厌恶打女人的人。

    抬起手腕,看看表,发现沈庆迟到了。

    此时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大约十五分钟。

    不由得皱皱眉,刚想给他打电话。

    沈庆终于从临街的树荫中走来。

    还是那身黑色的笔挺西服。

    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苏清越这才看清楚他的模样。

    像个女孩子,耳朵还打着耳洞。

    脸有棱有角的,有些漂亮,却有点女性化。

    嘴唇很薄,带出刻薄之意。

    和自己相比,沈庆稍瘦,走过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名很壮的大高个。

    那人留着个中分,一脸胡子。

    看着憨憨厚厚的。

    个子头至少得有一米九几,体重不下两百斤。

    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什么话也不说,只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像个保镖。

    看来是充场面来了,苏清越想明白了。

    余光看到派出所门口有人进出。

    恍然大悟,意识到沈庆是怕挨揍,所以才把见面地点,选在这里。

    不放心又叫了个人。

    真是欺软怕硬,苏清越不由得生厌,觉得和这种人多说半句话,都是浪费时间。

    与他对视。

    索性直奔主题:“钱拿来了吧?”

    “嗯……”

    沈庆点头,愣了一下。

    没想到苏清越这么直接。

    只好把准备好的话,又吞咽回去,说:“这里。”他从上衣的怀里,掏出来一个很厚的牛皮纸档案袋,腔调里全是不满和对牛皮纸袋的留恋。

    苏清越毫不犹豫接过来,打开纸袋,见里面又厚厚两摞钱,被白色纸条捆着。

    估计是刚从银行取出来。

    他把它揣进怀里,两个人就像黑帮在交易。

    他没清点,拎着纸袋转头就走。

    刚走两步,沈庆不服气的声音追来:“你可真有本事!拆散我俩,还拿我的钱!”

    拆散?

    苏清越一怔,意识到沈庆误会自己了。

    本想转身回应他,给他两句。

    可忽然反问自己,为什么要回应这么个货色。

    于是就像没听到,继续向前走。

    听沈庆在身后说:“你别得意!这种货色,今天能这样对我,明天就能用同样方式对你。”他说,“她吃我的,喝我的,我给她买了无数的礼物……”

    苏清越忽然明白了,他为何不选择转账,而是现金。

    原来就是要把肖玉的事跟所有人说。

    发现他的话里话外,一直在清点自己的付出。

    苏清越很想说,清点付出的男人不是男人。你和她的分歧,推翻不了过去的“你情我愿”。

    沈庆又继续:“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你也一样的,有一天她也会厌倦你,离开你。说句不好听的,以你一个华络的市场部经理,能给她什么?我告诉你有的是人想给她花钱!”

    想起肖玉委屈的样子。

    苏清越很为她不值。

    恋人的分分合合实属正常,为什么要恶意中伤。

    非得“要么床上,要么刀下”吗?需要这么极端吗?

    苏清越实在是忍不住了,猛地回头,瞪着沈庆。

    把沈庆盯得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

    身旁的高个,立刻上前提醒他:“哥们儿,别闹事!”他指指旁边的派出所。

    苏清越看都不看他一眼。

    只盯着沈庆,反问:“你以为你给别人买了东西,别人就是你的附属品吗?可以任你操纵,还可以任你打骂?”他一字一顿。

    “有的人就是贱!”沈庆咬牙切齿,攥着拳头。

    苏清越靠近他,他吓得往后退。

    “沈庆!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败吗?”

    “我才没失败!”他不服地争辩。

    “不!你败了!”苏清越说,“就是因为你刚当个市场部经理,就对自己的女下属下手。如果你要是真爱也就不说什么了,结果你打了她,还理直气壮。这就和你在单位一样,不是因为关迩,而是因为你自己的问题。”

    “你以为自己很成功吗?”沈庆咬牙切齿的反问。

    苏清越笑了,摆摆手。

    “我成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个卢瑟儿。而且这辈子都只能是卢瑟儿。”只觉沈庆脸色越来越难看,苏清越用手拍拍他的肩膀,又道:“卢瑟儿,肖玉就是你这辈子能够到的巅峰了,可惜再没机会了!”

    “你也一样,会栽在她身上的。”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你还帮她拿钱?”

    “她是我的下属,你现在害得她不能安心工作,对我来说就是损失。”

    “扯淡!”沈庆咬牙说着。

    苏清越觉得这个人不可理喻。

    所以不再和他争论什么,扭头便走。之前还觉得矛盾双方都有问题,但是现在心里再度为肖玉不值。

    回单位的路上,又在想怎么能说服她。

    时间很紧了。

    过了一会儿,他走回到单位。

    好好姐姐和贾乃祥在办公区,已经等他有一会儿了。

    看到他回来,贾乃祥伸了个懒腰,面露不悦。

    顾不上休息,三人直接下楼。

    打车去了租戏装的地方。

    车上,他听好好姐姐说:“那个地方叫百子湾。”

    只觉平京大街小巷的名字,都很奇怪。

    车子在这个时候上了环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