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敖辛敖阙魏帝〕〔女神的超级鳌胥林〕〔杨天林雪〕〔杨天林雪〕〔敖辛敖阙最新章节〕〔林阳和苏颜〕〔冰雷剑仙〕〔北境强龙〕〔一世巅峰〕〔凡仙游戏〕〔人生若有归期敖阙〕〔胭脂烫〕〔地狱电影〕〔超绝圣医林阳苏颜〕〔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废土行者〕〔太子一家都不想当〕〔敖辛敖阙〕〔凰不归苏昀敖辛完〕〔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传奇浪潮十八年 第五十八章:短发女孩儿
    他们在小舞台前坐下。

    严西盼给了苏清越本子和笔,告诉他:觉得哪个好,就把号牌记录下来。

    他接着一声招呼,外围白色冷光灭掉了。

    只有舞台,还留有暖光照亮。

    严西盼说他去拿点喝的,转身离开了。

    周子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发出感慨:“老大,以后我跟你混。”

    “就因为这个?”

    肖玉白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黑暗中,那些环肥燕瘦的礼仪小姐姐,非常坦然脱掉外套。

    展露出白皙眩晕的皮肤和身材,走上舞台。

    苏清越之前听说过眩晕的感觉,但是当时觉得不太可能。

    但是真正的现场,真的有点眩晕。

    人们传说中的,做营销的人的福利,原来在这里体现了。

    苏清越定了定神。

    音乐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女孩们走上台,就像时装周那样。

    慵懒地走着猫步,到了他们这里停顿,展示自己和衣服。

    每一次的坦诚相见,都是一轮新的激动和新鲜。

    男人都是孩子……

    苏清越看看周子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激动,但是还是要注意记录和选人。”

    “老大,都挺好啊。”

    周子友说着话,苏清越发现他声音都变了。

    ……

    苏清越一阵无语。

    严西盼和她女朋友,端着几个高脚杯,和一瓶洋酒走到他们面前。

    “喝点吗?”他笑着问,“芝华士十二年,我哥们儿从外国带回来的。”

    “上班。”苏清越摆手拒绝,又道:“兄弟,我们是选礼仪的,不是选内衣模特。这……”

    “这就是选礼仪啊,”严西盼笑起来,把酒杯放下,又问:“要不喝点巴黎水?”

    “行。”

    苏清越点头。

    严西盼对他女友说了一句话,女孩儿立刻离开。

    严西盼在苏清越身旁坐下来,解释道:“越哥,我这是帮您,透过现象看本质。你要是不了解本质的东西,怎么选呢?我一直坚持认为穿衣服选,都是乙方在耍流氓,相当于诈骗!”

    好一个“透过现象看本质”,苏清越真是被严西盼的无耻震惊到了。

    肖玉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转瞬又恢复平静。

    苏清越发现她坐得直了一些,有点学那些女孩子的仪态。

    确实好看。

    刚进来的时候,苏清越还觉得她们一个个的,迷迷瞪瞪的,像是没睡醒呢。

    可只要一上台,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

    精神抖擞,光芒四射。

    可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肖玉的女友从外面回来了,拿了两瓶perrier。

    苏清越问严西盼:“这些姑娘做礼仪的价格如何呢?”

    他看她们很漂亮,感觉身在百花丛中。

    人人都可能是秦媛媛。

    没想到严西盼笑起来说道:“放心,绝对性价比超高。他们都是新人,此时机会比钱重要。”

    “别性价比超高这些词,给我个准数。”苏清越说。

    “和常规的一样,三百一天。”

    “嗯?”苏清越没说便宜,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严西盼笑起来:“哥,只要你以后用模特演员这类的,找我就可以。我这人的优点就是懂事,性价比超高,绝对让你看到本质。”他说着话,一激动拍了拍苏清越的大腿。

    苏清越明白他的意思。

    对方无非就是希望能获得一个长远的合作。

    他也立刻保证:“那以后chinajoy这些,我一定找你。”

    他们说着,苏清越注意到肖玉坐得笔直。

    正调整自己的仪态。

    尤其是那张有点羞涩的脸,也跟着做出调整。

    笔在本子上,一直没有动。

    苏清越总觉得这些漂亮女孩儿,哪里不对劲。

    不是她们一开始的倦怠,也不是她们的身材。

    和这些都无关。

    这时周子友在旁问严西盼:“我怎么感觉有些人没睡醒啊?”

    “那肯定的,”严西盼笑起来,“这帮姑娘晚上工体、三里屯、后海的,一玩就是个通宵,早晨才回家。所以我约的是下午。”他解释,显示出他对姑娘们作息的精通。

    “这么爽?那还出来做什么礼仪,挣不了几个钱。”周子友好奇心起来了。

    苏清越白了他一眼。

    觉得这个问题就不该问。

    没等严西盼说话,肖玉却忽然插话:“我能理解。”

    她说着扬起下巴。

    苏清越知道,她想说尊严两个字。

    严西盼这时补充:“这不是挣钱的问题,是追求。去什么工体,三里屯那算现实生活。做礼仪当模特,算理想,钱不钱的放一边,必须得去做。歌德说:要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不矛盾。”

    没想到歌德的话,还能这么用。

    苏清越很是佩服,同时发现严西盼,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绝对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

    又有女孩子上台了,走过来。

    短发,身材不像之前那些那么丰腴但青涩可人,严西盼给苏清越解释:“这些女孩儿,是我临时找的。我觉得不能全是大鱼大肉,也要有点青菜豆腐。”

    他如此说,苏清越一怔。

    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琢磨什么呢,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

    立刻把短发女孩的号牌写下来。

    身旁周子友不小心瞥见他的选择,好奇的插话:“老大,你喜欢这口?咱们是不是应该选点刚才的,我看有的模样很好,拿出去绝对有牌面。”

    “你想什么呢?我们又不是选女朋友。”

    苏清越摇摇头,发现周子友不明白。

    只好又给他解释:“江湖中人,人在江湖,娴静清纯,不染尘埃,她们是景不是人,是人更是景。男人太刚,女人则太柔。她们的存在是衬托我们整体的氛围,衬托媛媛的存在,不能冲击主视角。”

    模特还在一波波上台。

    但苏清越却发现,只有短发模特才能吸引自己。

    他想起中学时叫“花七”的短发女孩儿,灰白卫衣,藏蓝帆布鞋,偶尔不经意地朝他一笑。

    对青春期的苏清越来说,那真是个千金不换的场景。

    “老大,我想了一下,你说的对。”

    这个时候周子友突然冒出一句话,让苏清越重新回到了现场。

    严西盼在旁边补充:“现场是要讲究层次感的,聚光灯下只能有且只有一人。”

    苏清越觉得差不多了。

    看看表,他对严西盼说:“就这样吧,其余的不看了。”

    “不挑了?”

    “你帮我挑,就这个标准,你能明白就可以。”他相信严西盼的办事能力。

    “不留下来吃个饭吗?”严西盼的女友搭腔问道。

    “不了,回去还有工作。”苏清越临走,又嘱咐:“你到时候告诉这些女孩儿,不能喝酒,不能到时候醉醺醺的,这样的事绝对不可以发生。”

    “放心,‘短发女生’最懂事……”

    严西盼语罢,颇有深意的一笑,又恢复了浪荡本质。

    他们说着话,苏清越在脑海里划了一个勾。

    这个环节也终于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