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写轮眼中的黑夜战场 第一百二十七话 血滴子V真面目
    “这样以来,我们就把名字定下来了。”

    聂长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咸鱼翻身则是干笑了一声道:

    “这个……为什么咱们非要改名字呢?之前的名字也挺好啊!而且我听说改个名字得100战功点,这又是一笔不菲的花费。”

    “鱼队你召集我们来,已经花费了100战功点了,这样对鱼队来说,压力是不是太大了啊!”

    一听这话,江城当即就冷嘲热讽了起来:

    “不改名?”

    “还叫那个土到掉渣的什么什么大学号么?”

    “你也经历了两场有资深者参加的试炼了吧?看不到他们所在的列车叫什么名字么?”

    聂长风想起了不良保安所在的保安帝国,那个使用梦幻之尘的小胡子窦境泽,他所在的列车貌似叫杀手部落。

    还有一直追杀自己的光明神殿,还有刚刚经历的暗夜集市的掌控势力星宿谷,这些名字可明显跟xx大学完全不符了。

    对于改名字,聂长风还真不抗拒,黑夜战场里,所在列车的名字,那简直是代表你所属势力的最根本名片了。

    起个好听上档次的名字,起码不会让别人认为你连改名的100点战功点也拿不出来,有可能失去很多合作的机会,也可能招来一些认为他们很土很弱的恶徒的觊觎。

    “再说了,花的又不是你的钱,假惺惺说这些干什么?”

    江城的话让咸鱼翻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之间憋得说不出话来。

    渊鱼则是笑着打圆场道:

    “咸队,其实我打听过了,改名字这事,应该是资深者区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了。”

    “咱们要尽快融入资深者群体,不想被人看扁,也不想招来更多麻烦,那最好就是随大流,先把列车名字改成一个正常点的,毕竟,这可相当于咱们所在势力的名号啊!”

    秋水伊人轻笑着开口推了一把:

    “我认为改名字是好事情啊!可别忘了,别人一眼就可以看到我们的信息了,所以列车名字是我们脸面的一部分,这没错吧?一个好听的名字,真的有必要呢!”

    “我支持。”聂长风的回应干净利落。

    “那……那好吧……”尽管依然很不情愿, 但咸鱼翻身现在也只能答应了, 在场大多数人都答应, 他不想当那个出头鸟。

    “感谢诸位支持,在下有一个名字,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渊鱼一边轻笑着, 一边用力在草坪上划出了三个字:血滴子。

    聂长风眉头禁不住微微一皱,干嘛起这么个杀气重的名字。

    渊鱼笑着解释道:

    “从小我就喜欢看一些历史故事, 古装剧里的杀手组织很酷, 不是么?”

    “血滴子, 就是雍正创造的杀手组织,专门替皇帝处理黑暗中的事情, 乾隆时期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同时,血滴子还有一种含义,那就是一种武器, 血滴子以革为囊, 内藏快刀数把, 控以机关, 用时趁人不备,囊罩其头, 拨动机关,首级立取。”

    渊鱼说完话,便不动声色观察着其余五人的反应。

    中间几人则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 聂长风自身实在是感觉不对劲,这个名字显得太过于阴暗血腥了, 他不喜欢。

    所以他也在不动声色观察别人的反应,期待有人跳出来反驳, 他好跟进。

    荒岛孤人笑现在纯粹是想要抱渊鱼大腿,因此他第一个表态响应:

    “这个名字好啊!好酷啊!肯定有牌面啊!”

    结果除了他说话之外, 其余四人都沉默了。

    这就让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了。

    江城立刻大声鼓噪起来:

    “看来大家都不反对啊!那咱们就定了!”

    “血滴子这个名字这么好听,傻比才不支持呢!”

    咸鱼翻身张了张嘴,他也感觉这个名号有些拉仇恨,但是他不敢当面说了。

    秋水伊人始终面带笑意,外人很难看出来她的真实想法,聂长风高看了她一眼。

    让聂长风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始终淡然平静的望闻问切,第一个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认为咱们还可以再考虑。”

    江城当即就沉下了脸,冷声道:

    “别人都不反对,你还偏要刷波存在感是吧?”

    “哎,江城,说什么呢!都在同一个列车上,大家当然可以畅所欲言了。”渊鱼笑眯眯地看着望闻问切道:

    “望队,恭请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是,我们认为咱们的名字还是应该以低调为主。”望闻问切不紧不慢说道。

    渊鱼笑道:

    “望队啊!在黑夜战场里,咱们步子应该迈得大一点嘛!”

    “你想,咱们经过了六场试炼,遇到的新手和资深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欺软怕硬啊!”

    “如果连个霸气点的名字都不敢起,那肯定会让人瞧不起啊!连带着多出来很多麻烦。”

    望闻问切认真道:

    “可是,血滴子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阴暗血腥了,代表的是帝王手中的一把刀,专门在黑暗中杀人。”

    “落到有心人眼里,咱们作为一个刚刚升入资深者区的新人组织,有什么资格称为帝王手中的刀?又有什么资格去斩杀别人?”

    渊鱼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江城当即恼了:

    “说什么屁话呢!”

    “鱼哥刚刚说的道理你没听进去啊?所有试炼者都他吗的一个吊样!那就是欺软怕硬!”

    “咱们只不过起了个有内涵的名字,叫血滴子,还不够低调么?”

    “又不是叫天下无敌,也不是叫称霸战场,怎么就把你吓成这比样?!”

    望闻问切看了江城一眼,慢慢站了起来:

    “我觉得你很不礼貌,我不想跟你这样的人为伍,我应该可以走了。”

    江城直接破口大骂:

    “滚你吗的!谁稀罕你啊!”

    让聂长风没有想到的是,渊鱼不再继续展示和蔼包容的领袖风采了,他的身上,骤然腾起了强大的气息。

    聂长风站了起来,秋水伊人、咸鱼翻身和荒岛孤人笑也全部站了起来。

    望闻问切后退了一步,面色淡然:

    “果然露出真面目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