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41.我们的船长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摩西摩西……”

    在威廉·约克拿起电话虫的电话时,面前的电话虫的嘴上变形出了鲜红的笑脸。

    “我活下来了,威廉!哈哈哈!”

    “对此我并不感到惊讶,船长。”威廉·约克把脚搁在船长室的长桌上,一手拿着刚烤好的巧克力饼干,一口咬下,焦香酥脆:“你的生命力和蟑螂一样顽强。”

    小丑:“哎呀呀,还真是冷淡,你那边情况如何?”

    威廉:“救出来的奴隶都汇聚在费舍尔泰格的船上,人满为患,食物最多能再支持3天。我们去附近岛屿采买了物资资源,用以支援费舍尔泰格,现在是第二次回程路上。”

    小丑:“第二次?一旦出现了第三次,即使再绕远补充物资,海军也会知道你们所在的大概海域了!”

    威廉:“的确如此!”

    小丑:“保持慢速航行,一日后会有群商船船队与你交汇,带他们去找费舍尔·泰格。”

    威廉:“什么势力?”

    小丑:“革命军!”

    威廉:“明白了,几时回船。”

    小丑:“这几年是回不去了,现在我大概是世界政府的头号罪犯。”

    小丑:“他们怎么样。”

    威廉:“大多数人十分兴奋,而小约汉他们想要下船……”

    小丑:“事情过去后,把他们安排好吧,多给他们些钱,我记得小约汉原本就预备明年结婚来着。”

    小丑:“真是羡慕那小子啊,竟然能遇见愿意结婚的姑娘!”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

    小丑:“抱歉啊,威廉。一意孤行地,破坏了你们简单的梦想……。”

    威廉:“说什么屁话,要没其他事,我这边先挂了。”

    小丑:“喂……小心点。”

    威廉·约克挂了电话,出了船长室,小约翰正爬上高高的桅杆要把帆布降下。阳光和煦,海鸟在桅杆上空飞翔,汗水浸透了青年的水手服。

    他点燃了根烟,静静地抽着,在腾起的烟雾中,看着忙碌的船员们。狂笑海贼团算上他和船长一共十八人。在圣地事件发生前,小丑巴基的赏金是万,他的赏金是1000万,而其他人则没有赏金。

    甚至没人知道他们曾在伟大航路前半段晃荡了一圈。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他们并不劫掠、偶尔还做贸易和顺风船,经常假冒商船黑吃黑,基本上用威力巨大的小丑弹进行海战或者船长独自潜入,并不进行接弦战,所以也就对船员本身实力没什么要求。

    船长没有什么成为海贼王,制霸一方或者世界最强的野心,痴迷于收集藏宝图和旅行,只想寻找世界各处隐藏的“宝藏”。

    但小丑唯独对one piece不感兴趣,因为他觉得那大概是笑话,更是世界上最大麻烦。

    威廉,迷恋于枪和火药,渴望收集大海上的各种枪械。小丑巴基就是用他设计拙劣还爆了膛的劣质左轮,轻易招揽他上了船。

    主炮手老汉克,只喜欢他的大炮,还有就是想存钱给他年龄还小的弹药手寻个亲事,在和平的东海买个房。

    弹药手杰克对什么都懵懵懂懂,不过他看过那小子用炭笔画的各地城市画,已有几分韵味。

    船医不愿意说他的名字,是自己跑上船的,据他所说是不小心治死了当地的大人物,上来避难一避就是一年多了。

    厨师米奇纯粹是做的菜合小丑的胃口,被高薪聘请上了船,现在热衷于用大海各种新奇的食材制作料理。

    水手长派克则是要挣钱养家糊口,谁让他生了一窝狗崽子呢,顺带一提水手长是毛皮族哈士奇狗人。

    每个人上船的理由都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狂笑海贼团没有航行的目的地,也就没有所谓的不让下船的规矩,只是每个人待久了就喜欢上了这里,于是就一起在大海上乘同一艘船。

    除了那个没有什么野心,看见漂亮美人就笑眯了眼的船长,又有谁会带着这群平凡的人在海贼肆虐的伟大航路航行呢。

    “要是那天晚上没有让船长和兔子小姐跳舞就好了……”将烟头弹入大海,威廉想着:“要不是那一口气咽不下,船长大概会一直贪恋这样自由的生活吧。”

    高高的桅杆之上,小约翰终于解下了粗粗的麻绳,帆布在哗啦巨响中放下,瞬间在海风中鼓起。小约翰感觉有点眩晕,他顺着桅杆向下滑,双腿触及甲板时竟有些踉跄。

    他的手向后摸去,不知何时他的脖颈上长出了一个柔软的小小的鼓包。

    “医生,帮我看看我脖子上长了什么!”他跑到了正懒洋洋坐在物资上晒太阳的船医旁边。船医慢悠悠地架好了自己的眼镜,他原以为只是个感染的脓包什么的,但当他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是一个血色的孢子。

    “奇怪,但是又算不上太奇怪的病。”船医把自己的手术刀在酒精灯上烧了烧,替小约翰剜去了那一小个的孢子,又给小约翰贴上杀菌的膏药。

    “真的没问题了吗?”小约翰别扭地转了转脖子,他感觉自己大半的身子麻麻的。

    “没问题了,不用担心。”和煦的阳光让船医更感困倦,他挥了挥手示意小约翰走开。

    旁边的水手伙伴给他递了杯水,小约翰仰头喝下,清冽的水顺着喉咙流入,补充着身他体的水分。海风轻抚布满汗液的胸膛,小约翰深吸了一口气。

    “是啊,一个小孢子而已,又会有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