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54.香波地女孩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岂可修……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练功房里,黑色齐耳短发水手服弱气少女泫然欲泣:“与喜欢的英雄一起共事,为革命而献身,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两份喜悦,又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喜悦。我本应该获得了这种如梦一般的幸福时光才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尽管眼含热泪,她还是努力压着腿,因为她的基本功是最差的。

    “为了新的世界,这也是必要的牺牲吧!”金发大波浪御姐貌似无所谓地叼着烟,只是颤抖的嘴唇暴露了她不平静的内心。

    “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啊!混蛋,我宁愿死在与腐败政府的战斗中也不愿意这样……”单马尾英气妹子毫无形象地推着自己胸前的两坨:“这种东西!!!无论如何也习惯不了了啊!”

    “习惯不了才是正常的吧。”金发大波浪御姐弹去了烟灰:“如果习惯了,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佩里!不,佩姬你不要这么平静地说出这么恐怖的话啊!”黑色齐耳短发的女孩几乎要哭出来了。

    “要说的话,琉璃你变得最少吧!”单马尾英气妹子忽然羡慕地说道:“平时白白嫩嫩的弱气样子,变了后这里也没有什么变化呢”单马尾英气妹子指了指胸口。

    “好了,说这种话是要打架吗?”金发大波浪御姐说道:“还是好好研究怎么诱惑男人吧。”

    “男人这种东西,不是露胸露大腿就可以搞定的生物吗!”单马尾英气妹子嚣张地撩起了白t桖。

    短发的琉璃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而金发的佩姬却皱起眉头抽了口烟:“果然……没有丝毫欲望了啊!”

    夜色已深,佩姬遥看窗外,叹了口气,眼神里是无尽的愁绪。

    一直压腿的琉璃忽然跌倒在地,她趴在地上,白色的t桖下移,露出了纤细的带着腹肌的腰肢。

    “可恶!”单马尾的爱佳流出了鼻血:“一副单纯的样子,却出乎意料地会啊!”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三人瞬间就位,排练起了舞蹈。

    “一二三四……”

    “哦?”打开门,洛基挑了挑眉毛:“没想到你们还挺努力的嘛!”

    “是洛基老大教得好!”一边练着抬腿动作的三人,一齐回过头,露出讨好的笑容。

    “休息一下,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洛基提了提手中的袋子:“吃宵夜吧,明天可要拿出你们的看家本事了。”

    “要上台表演吗?”短发的琉璃怯生生地问。

    “是打架哦!”洛基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

    “办事不力,请老大责罚!”红木装潢的房间,头上还包扎着绷带的男人单膝跪在坐在大椅子的卡塞米罗身前。

    卡塞米罗抽了几口雪茄,烟雾淹没了他长着横肉的脸。:“这片大海充斥着怪物,偶尔碰到了硬茬子也是难免的嘛。”

    “是!”脑袋包扎着绷带的男人露出庆幸的笑容,但这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留下根手指,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老大!”男人抽出匕首,却迟迟无法下手。

    卡塞米罗从椅子上站起,顺手带起了桌上的玻璃烟灰缸!

    砰!他一下砸到男人缠满绷带的头上,原本黑红色的凝固鲜血很快从绷带的旧血痕上涌出。卡塞米罗挥动右手,将烟灰缸一下又一下地砸下。

    “我能忍受你的无能,却不能忍受你的愚蠢!”卡塞米罗对着地上抽搐起来的男人怒吼,青筋在他脑袋上暴起:“打着我的名号,在33号岛收保护费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要不是你这废物,老子不用把那酒吧输出去!”

    是的,赌桌上的赌注只是卡塞米罗废物利用而已,得罪了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他在33号岛上的酒吧行业根本开不下去。而如果输给老卡特,尽管名义上那艘作为赌注船属于卡塞米罗,但水手早就脱离卡塞米罗的控制,纠集成立了海贼团,之所以还停留在港口只是因为他们还在招募人手。

    “现在就看看那个神秘的少女会给东海人带去什么麻烦了,香波地群岛的地下皇帝,是否已经老迈呢?”

    几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了封闭的酒吧,十几名穿着酒吧工作服的人或坐在椅子上,或者站着,围成了一个圈。听说酒吧换了老板,所有的员工集结在了一起,因为卡塞米罗足足拖欠了他们三个月的工资!这些被拖欠的薪水很可能因为换了老板被一笔勾销。

    但他们没有勇气去向恶名在外的走私大佬卡塞米罗讨薪,只有威逼新老板,期盼新老板是个可以拿捏的软柿子。

    大海就是这样的,强者掠夺弱者,被掠夺的弱者则更加贪婪地掠夺更弱者。是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是大海的法则。

    “老霍兰,这样好么?”年轻地酒侍双手紧张地拿着切面包的厨刀,问长在身前的社会经验充足的老酒保兼店长、

    “如果你想要你的工资就闭上嘴!”老霍兰像抛飞调酒器一样抛飞双手中的细刀,动作让人眼花缭乱。“你只要站在这里壮壮声势就好,只要我耍上这么一通,一定会吓到他们。让他们乖乖地付工资!”

    “没错!”狂野发型的鼓手双手抱胸,展露自己健硕的胸肌:“要不是为了音乐梦想,老子在海上的名号应该是狂野双刀!”

    砰!哗啦哗啦……酒吧大门一下被踢开了,七彩的玻璃崩碎落在了地上。单马尾的莉莎收回自己四五度高踢的大长腿,吹破了自己嘴上的泡泡。

    “可恶!这样也太嚣张了!”发型狂野的鼓手握着两根卸下的桌子腿就上了。然后扑通一下,被一个弱气的短发少女打到在地。

    “对不起,十分抱歉!”收回拳头,短发的琉璃弯腰道歉,年轻酒侍竟觉得有点可爱。

    在这两个女孩之后进入酒吧的是披着大佬皮衣的蓝发双马尾高挑少女,最后是身高一米九的御姐气质的金发大波浪。

    老霍兰再次摆弄起了他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双刀,两声枪响,那双刀飞出插在了酒吧后面飞镖靶上,金发的佩姬吹了吹冒烟的枪,胸前的海沟让在场男士咽了咽口水。

    “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洛基反转椅子岔腿坐下,双臂搁在了椅子背上:“这座酒吧的历史遗留问题,比如说欠薪之类的与我无关!”

    “工资提升百分之十,外加净利的20%给所有员工按个人薪水占员工总薪水的分配。”

    “愿意的留下……”

    老酒吧的员工们面面相觑,最终老霍兰给新的boss到了一杯鸡尾酒。

    “第一件事,先把招牌换了,就叫香波地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