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65.愉快的夜晚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用尽全身力气,把牙齿要得咯吱作响,香克斯想要挣脱,却被雷利牢牢锁住。

    本·贝克曼调转了枪口,指着雷利的脑袋。

    雷利依旧锁住红发,圆形眼镜后的眼睛毫不在意地看着面前黑发马尾的男人。

    “本·贝克曼,你知道怎么做对于你们船长才是更好的。”

    本·贝克曼手拿着枪,最后也没有扣响扳机。

    大地依旧如同活过来一般蠕动着,建立在树根上的建筑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坏,砖石和凝土块下落,烟尘滚滚,繁华的被誉为香波地明珠的香波地33号岛正在因为这场战斗成为一片废墟。

    “哈哈哈!瞧你的样子香克斯。你快哭出来了吧,真可怜!”拉法尔张狂地笑着,cp0们脱离了战斗汇聚在了他的身后。

    拉法尔化为菌丝的手渐渐握紧,这让洛基涨红了脸,剧烈挣扎了起来。香克斯的双目通红发出怒吼,身体里的霸王色霸气激荡,甚至改变了天色,却还是不能挣脱雷利的控制。

    “啧……真可惜!”拉法尔略带不满地撇了一眼身着黄色条纹西装满脸无所谓的海军中将。虽然他很想打下去,但是失去了这个怪物的支持,大概就只能落败了。

    “既然打不起来,那我就走了。”蠕动的树根将cp0和天龙人往天空托举:“可别从这个岛上逃了哦香克斯。你喜欢的女人很快就会被那个痴肥丑陋的天龙人压在身下,任他施为,然后戴上脚链如同畜生一样活着!”

    拉法尔鄙夷地看着地上那动弹不得的红发男人,蠕动的树根托举着他们远离这个战场。

    “拉法尔,你刚刚的话越界了!”在拉法尔身边,一名cp0说道。

    “只是为了激怒对手而已。”拉法尔冷冷地说道。事实上他对于这些愚蠢无能的天龙人毫无尊敬,甚至感到恶心。一想到他们如此恶心丑陋,却生而立于他一辈子无法触及的高度,他啊就快要恶心地吐出来了。

    随着cp0与天龙人离去,蠕动的大地终于停止。

    雷利歉意地对香克斯一笑,放开了一直禁锢住香克斯的手。黄猿依旧在他们的不远处看着热闹,他那张猥琐的脸,是对香克斯最好的嘲讽。

    香克斯向前踉跄地走了几步,然后止住了身子。他的手搭在了格里芬的剑柄上,微微颤抖着。

    “雷利先生,对于你们来说,我……我和巴基究竟算什么?”

    “对不起啊,香克斯……我们现在还不能和世界政府起冲突,因为……”

    “是不是只要我找到合适的人,把这顶草帽交出去后就怎么都行!”

    “……”

    “是不是!”香克斯回过身,双眼通红地瞪着雷利怒吼道。

    对于香克斯的愤怒,雷利依旧只是歉意地看着他。

    他没有任何表示,但香克斯读懂了这沉默下的意思。

    “海军军舰正在往香波地群岛开来。如果你们要走,得快一点!”不远处的黄猿一脸善意地提醒,他可没有再打上一场的想法。

    “走吧,船长!”耶稣布跑到了红发的身边,然后是其他船员。他们静静地看着香克斯。

    香克斯的眼睛从每个船员脸上掠过,最终停留在了抽着烟的黑发男子身上。就在刚刚,他的船副“背叛”了他。

    本·贝克曼也在看着他。红发读懂了本·贝克曼眼中的意思,他们不惧于为他们的船长豁出性命,但是……他们要他们的船长理智地做出决定。

    他,红发香克斯,是否要豁出所有兄弟的性命,去博一个渺茫的希望。

    最终……香克斯只是沉默地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沉默地跟上了他们的船长。只是那曾经挺拔的背影只剩下无尽的寞落,他们的船长被伤透了心,红发海贼团或许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了。

    “呦呵呵呵!”黄猿捂嘴轻笑,然后化为了黄色的闪光,射向了天空。这次的行动倒是看了一出好戏,他心满意足。

    雷利目送着红发一行人离开,自嘲一笑,拍了拍腿上的尘土准备去夏琪的敲竹杠酒吧喝上一杯。

    自由的海贼什么时候和世界政府有了肮脏的默契呢。

    “罗杰啊,愿我们所期待的未来并不是错误!”

    洛基从天鹅绒的豪华大床上醒来,软软的床垫轻柔地包裹住了全身,让她像躺在棉花上一样全身无力。

    “全身无力?”

    洛基撑起上半身,看向脚踝处的坚硬。不出意外,他的左脚上面戴上了海楼石镣铐。那镣铐的一端则延伸出了金属锁链,与床栏连接在了一起。

    洛基的身子已经被洗净,赤裸的身体上只批了一件红色的睡袍。

    房间里很安静,似乎没有任何声音可以传进来,洛基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她环顾四周,然后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长长的指甲插入了肥厚的脂肪层,在白皙的胸上划出一道血痕。

    她的手指插入了胸口,摸索着掏出了一枚蓝宝石戒指。

    那戒指沾染了鲜血,蓝色的宝石被鲜血洗净闪着光。洛基扭了扭戒指顶的蓝宝石,轻轻一拉,一根肉眼勉强可见的金属细线被他拉扯出来,在海楼石镣铐上方的小腿上缠绕了一圈,又挂在了床栏上。

    房门此时被打开了,赤裸上半身,腆着个大肚子的威利巴尔德·圣带着愉快地笑容,哼着歌走进了房间。

    他带上了门,手里拿着皮鞭还有细棍之类的玩意儿。

    “啊,你醒了,我的妻子。”威利巴尔德·圣的小眼睛因为他的笑而被脂肪挤着。“这样才对嘛,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可不希望你毫无感觉!”

    “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吧,叫得再大声也没关系,这个房间可是完全隔音的!”

    威利巴尔德·圣说着一步步走近床上的洛基,肚子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不,不要!”洛基挪动自己的身体,一面大声尖叫起来。

    “哈哈哈,小洛基不用害怕!”威利巴尔德·圣挥舞着皮鞭:“虽然有点痛,但是你也会渐渐兴奋起来的。”

    威利巴尔德·圣一边说着,一边膝盖已经搭在了床上。

    “啊,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啊!”床上,洛基忽然停止了她那让人热血沸腾的尖叫声,戏谑地看着愣住的天龙人。

    那深色的眼眸,在灯光下闪着光,毫不掩饰散发着让威利巴尔德·圣头皮发麻的恶寒!

    “吃人的狮子出现了!”

    这样的念头一瞬间出现在了威利巴尔德·圣的脑海,他狼狈地从床上跌落。

    噗呲一声,是肢体被锋利的某种东西割断的声音。

    床上蓝发的少女洛基,握着自己喷涌着鲜血的断脚,摇晃着把坚硬而沉重的海楼石镣铐甩落。

    于是鲜血喷洒,在床单上洒落了点点红色的梅花。

    “啊,不要担心,我已经实验过上百次了!”斜眼看着在地上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的威利巴尔德·圣,洛基露出恶劣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就连脖子这也实验过了十几次。”洛基说着把断掉脚往自己断掉的肢体处一合,动作平常得像在穿靴子。

    “像这样轻轻地一搭,就自然而然地合上了。”

    洛基的嘴咧得越发大了,搭配着兴奋发光的眼眸在威利巴尔德·圣眼里如同随时能把他吞下的怪异野兽。

    细腻白皙的赤脚从红色的天鹅绒床单上伸出,轻踏于地,洛基另一脚踩在了威利巴尔德·圣肥胖的脸上。

    “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