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72.丧子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利桑德罗·奥罗科患有偏头痛,在作为奴隶运送往香波地群岛时,他在那长满霉菌并且潮湿的船舱睡了一个多月,得到了这伴随了他一生的疾病。

    可能是这湿冷的飘着薄雾的天气,让他的偏头痛又犯了,一觉醒来的利桑德罗·奥罗科只得穿着居家的睡意,依靠在自己的沙发上,缓解脑袋的痛楚。

    一只狸花猫懒洋洋地跃上了老奥罗科的大腿,摇晃的尾巴险些把老奥罗科手上咖啡打掉。

    于是老奥罗科只得把用来缓解头痛的咖啡放在了桌上,用粗壮的手指揉搓着狸花猫小小的脑袋。

    “喔……格洛克……”他笑着念着狸花猫的名字,手指轻轻地刮弄着小猫胸腹间的绒毛,让格洛克发出舒适地咕噜声。在这咕噜声中,老奥罗科的头痛也好了些许。

    他已经开始想即将诞生的奥罗科成员的名字了。

    “男孩就叫威尔……或者威廉……不不不……就叫威士忌吧!!哈哈哈”老奥罗科自言自语轻笑出声:“不过桑尼应该已经想好了名字吧,那臭小子一向很独立……”

    他还记得他那一天与敌对的黑帮火拼回来,大儿子正在洗碗,脸和他一样鼻青脸肿。

    “又打架了,和谁?”

    “邻居家的强克。”

    “那个胖小子,他怎么招你了?”

    “他把我给霍尼做的木枪弄坏了。”

    “赢了?”

    “赢了!”

    桑尼用洗碗巾擦了擦手,转身从锅里端出了一份一直温热着的煎饼。煎饼料很足裹着肉片蔬菜和番茄酱。

    桑尼把煎饼盘子放到了奥罗科面前,坐在了他身边。

    “你呢爸爸,赢了还是输了?”

    “输了啊……”奥罗科扯动了嘴角。

    “没事的”桑尼拍了拍奥罗科的肩膀:“下回我们会赢!”

    那艰难的日子仿佛还在昨日,倔强的卷发小子却已经长成了汉子,驰骋于大海之上,一年多没有回家乡了。

    老奥罗科这一生说不上无悔,后悔的事情有很多……最后悔的是当时一心想出人头地没有好好照顾妻子,而让妻子早早离去。

    但是如今,一手打造了香波地群岛地下世界无冕之王的奥罗科家族的老奥罗科没什么不满意的,命运待他甚厚。

    二子霍尼冷静睿智,拥有远超他年龄的成熟,不比他差,他可以放心地把家族产业交给他。

    三女米莎也已经与前途无量的海军少校订婚,那小伙子与他狡猾残忍的老爸不一样,是一个正派的好人。

    至于长子桑尼……他听说世界政府正在搞一个名为七武海的合作海贼势力。得到世界政府默许的七武海不会被海军追击并拥有劫掠非世界政府加盟国的合法权益。

    桑尼的实力不差,是本届五名超新星之一,他会想办法动用自己的关系和财力,为桑尼争取到七武海的身份。

    那样……他就可以放心地退休,含饴弄孙了。

    门锁被拧开的细微声响将沉浸在思绪里的老奥罗科惊醒。

    身穿黑色西装肩头微湿的西法斯·卡曼脚步急促地走到了老奥罗科的身边。

    他浅色眼眸布满了血丝,嘴唇绷紧,脸颊两端的肌肉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西法斯·卡曼为奥罗科家族工作了二十多年,老奥罗科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这恐怖的表情。

    “怎么了西法斯,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老奥罗科的声音低沉而又温和。他早已把西法斯·卡曼视为了家族的一员,愿意为他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不……奥罗科先生,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西法斯·卡曼的眼睛渐渐湿润,直直地盯着这两鬓满是银丝的老人。

    “霍尼和桑尼在血港遭到了有预谋的袭击……”

    西法斯·卡曼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老奥罗科却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了他的意思。

    “没有一个逃出来?”老奥罗科双唇颤抖,但只是得到了西法斯·卡曼重重地一点头。

    “那伊丽莎白呢,怀孕的伊丽莎白她……”

    “她也……死了!”

    “啊!”剧烈的疼痛几乎要把老奥罗科的脑袋炸开,但他却敲着自己的胸膛,敲着自己心!

    狸花猫凄厉地大叫一声,颤栗着竖起了自己全身的毛发,从老奥罗科的大腿上跃下,逃进了茶几之下,蜷缩起了身子。

    老奥罗科长大了嘴,偶尔传出了似在哀嚎,似在哭泣的几声吼叫,然后他那干枯了几十年的眼角溢出了眼泪,像溺死的人无力地间歇地喘息了几声。

    西法斯·卡曼不忍地转过了身子,往角落走了几步,给老奥罗科留出了一些空间。

    十几分钟后,他才听到老奥罗科虚弱的声音。

    “西法斯,过来吧……”

    西法斯·卡曼转过身,在香波地群岛叱咤风云的黑道王者,此时却像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慢走几步贴近了无力地依靠在椅子上的老奥罗科。

    “霍尼和桑尼还有伊丽莎白……现在在哪儿?”

    “我已经送到了老费雪那儿……”

    老费雪是香波地群岛里从事丧葬业的人,精通尸体修复,妆容修整。

    “起来吧,西法斯”老奥罗科轻声说道:“扶我起来……”

    他们缓步走出了房间,胖胖地厨娘撞到了西法斯身上。

    “抱歉,西法斯!”厨娘慌乱地欠了欠身,然后转身询问老奥罗科,面上带着笑:“奥罗科先生,我建议把意面的馅料改成沙丁鱼馅的,这不会配不上奥罗科家族,桑尼少爷小时候就好这一口。”

    “如果您同意了,我就让小珊莎去市场买,现在还能买到新鲜的……”

    欢喜的厨娘嘴巴不停地说着……

    “停下吧!”西法斯·卡曼重重地说道,随后放缓了语气:“今天不会有宴会了……”

    胖厨娘意识到了气氛不对,她把目光转向老奥罗科,却只看到了老奥罗科的背影。

    “通知下去,取消宴会……”西法斯·卡曼说了一声,追上了老奥罗科的脚步。

    他们去到客厅时,米莎·奥罗科正在与受邀前来的蓝发女子洛基交谈。

    “米莎你也随我来吧……”老奥罗科说道。

    “去哪儿……爸爸?”米莎问道,老奥罗科没有回应。米莎只得向洛基道了声失陪,追上了父亲的脚步。

    洛基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一家人在薄雾中渐渐消失,手中的银勺在红茶杯子里缓缓搅拌。杯子里鲜红的漩涡旋转,洛基把目光落在了身姿挺拔的年轻海军少校身上。

    “罗素少校,我可以和你聊聊么?”他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