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95.小小的东西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小男孩,站在河岸上,站在废墟之上。

    他穿着一身橙色的衣服,胸前和背后浸透了泥水,一片污浊的黑。他的脸上也满是泥灰,脚踩进了水里,叛变漂浮着断裂的树枝、木板、还有一个松鼠的尸体。

    那松鼠的尸体已经有些腐烂,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招惹了几只苍蝇。

    污浊的,混杂了一切灾难后的零碎的海水一下又一下地冲着他的脚踝,男孩抬着头在等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一艘艘在河道上驶过的商船。

    “看那可怜的小子!”商船甲板上,挽着男人臂弯的女人双眼通红地说道:“给他些饼干吧。”

    “你啊,就是心太软!见不得这些!”男人溺宠地刮了刮女人的鼻子,吩咐水手把准备好的饼干抛给岸边站着的小子。

    “小孩,接好了哈!”那水手大喊道,身子向后扬起,然后大力地把饼干抛到了小男孩身边。

    啪嗒……油纸包裹四四方方的饼干砸在了小男孩的脚边的水里。男孩快速地弯下腰,把水中沉浮的饼干捡起来,颠了颠。

    这包饼干大约有1kg重,够他一家子吃两天了。

    “谢谢!实在太感谢先生和夫人了!你们一定是大大的好人,祝你们做生意大赚、做官晋升,夫人早生贵子……”

    男孩脏污的脸上露出了灿烂地笑容,嘴巴一刻不停地吐出赞美的话!

    这机灵的小子惹得女人掩嘴轻笑,特别是那句早生贵子直说到她心坎里去了。身边的男人一直没有子嗣,如果自己怀上他骨肉,那家里的黄脸婆又怎么和自己斗呢?

    “在给那小子点儿,这机灵鬼真惹人喜欢!”那女人笑着说。

    听到女人的吩咐,一直在船头用撑杆撑开牛鱼身边的障碍物的男人放下了撑杆,拿起了两份同样的饼干。

    “拿去!”水手随意地把两份饼干抛向了男孩的位置。

    啪嗒……啪嗒……,饼干入水溅起两朵水花,一份砸到了水上漂浮的木板上,油纸破了,碎裂的饼干粉末掉进水里,引来了几条小鱼去吃。

    几句话的功夫船只已经行得远了些,水手扔下的饼干的位置离小男孩有二十几米。

    “谢谢!谢谢!”男孩大喊着,迈动脚步激起了水花朝那两份饼干走去。他把最先拿到的饼干放进了自己衣领,用领口撑着。

    这里的水深了些,男孩一边用脚试探着看不见的河岸,一边用手扒拉开身前的浮木与树枝。

    那些被海浪拍下的砖块实在扎脚硌人,尽管足够小心了,男孩还是忽然感到了左脚大拇指稍后方的位置传来一股剧痛。

    他被划伤了,大概是被碎裂的玻璃或者瓦片之类的东西割到了。

    不管这痛楚,他继续往前走,游鱼感觉到了男孩临近四散逃开。男孩伸手抓住了那承着饼干的浮木板,把它拉到了自己身前。

    “第一份!”男孩咧嘴一笑,露出闪亮的牙齿。油纸已经破了不能沾水,男孩只得用一只手拿着饼干,高高举起走向第二袋浮在水面上的饼干。

    噗通!水花四溅!那个饼干在河道里,男孩惊慌地扑腾着四肢,喝了几口混杂了树叶、小石块和污泥的脏水后才重新保持住了平衡。

    他是会游泳的……水之都的小孩子都会,不会的人是没有办法在这城市活下去的。

    放在领口的那包饼干此时漂浮在了他的身边,小男孩一转身就拿了回来,拿手上的那包已经破损的饼干油纸包却已经散开了。

    一片片饼干漂浮在了男孩的身边。

    “啊!”男孩痛苦地大叫一声,恶狠狠地从身边捋来几片饼干就着脏污的海水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

    水波激烈,一艘清理河道垃圾的清污船行驶了过去,小男孩赶紧重新爬回了河岸上,等那清污船过去,原本飘在河道上的那边饼干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怎么……这样!”

    一股子难受的情绪就像呕吐一样卡在了小男孩的喉头,眼睛也好像将要决堤,涌出泪水了。

    “不能哭,不能哭!”小男孩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胸膛,把难受的情绪压了回去。

    就在这时,河道上传来了激烈的船铃声,一艘小男孩从未见过的豪华帆船正朝小男孩驶来。

    它的宽度足足有13米,占了主河道的三分之一,船身漆上了明黄色,上面漆有黑条作装饰,舵手则是一个海豚样式。

    从侧边看去,男孩还能看到整齐排列的炮口,大约有二十多个。

    “尼克,你在这儿干嘛,你的哥哥呢?”船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尼克抬起头,发现弗兰奇哥哥正趴在船栏上朝他招手。

    “哥哥在清理垃圾,妈妈生病了。弗兰奇哥哥!我想在外面给他们找些吃的。”

    “尼克,你得回家,回家去!”弗兰奇大喊道。他知道尼克说的找些吃的是什么意思,无非是在岸边等着施舍。但河道上不但有布施满足自己慈悲心的官员和商人,还有趁着灾难劫掠牟利的海贼和混混们。

    依照惯例,水之诸神海啸过后,水之都的成年居民都得参与城市的复建和清理才能获得市政厅储存的食物和工钱。

    但是这一次水之都的钱都花在了欢迎天龙人的工程活动上,所以做工的居民们只获得了储藏的食物。劳累的工作和只够果腹的食物,让他们积累了不少怨气,不少青年偷偷脱离队伍做起了拾荒党。

    所谓的拾荒党并不是真正的拾荒,水之都的居民们习惯制作防水的地窖把钱和食物藏在地窖里,而那些青年则会趁着这灾难后的混乱用工具把地窖撬开,将里面的东西洗劫一空。

    尼克终于还是听了弗兰奇的劝,往家里跑了。

    而在天龙人船舰上,船工汤姆正提出自己的请求。

    “威利巴尔德·圣大人,我能否预支工钱。水之都如今正在重要的灾后重建中,我得尽上自己的一份力。”

    “你还没为我做出一个轮子、一截轨道,怎么能跟我提钱的事?”威利巴尔德·圣有些愤怒地说道:“我已经给了你宝贵的工作机会,并许诺如果你做得好会为你消去死刑的罪责。”

    “这个……”汤姆面露难色:“那能否请威利巴尔德·圣大人宽限些日子,我好回家取钱。”

    “船工汤姆,希望你不要搞不清楚你的身份!”威利巴尔德·圣怒道:“别在给我提要求,不然我就给你印上天龙之蹄!”

    威利巴尔德·圣说完带着cp0愤怒的离开了。

    船舱里只剩下洛基及洛基的侍女还有失落的船工汤姆。

    “汤姆先生,我倒是有些私房钱可以资助您!”洛基开口说道,这让失落的汤姆一脸惊喜。

    “只要您帮我做一个小小的东西。”说着,洛基示意侍女从怀中拿出什么。

    “那当然可以,我的手艺可是响当当的,不管夫人做什么都……”汤姆说不出话了。

    因为侍女从怀中拿出了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东西——古代兵器·冥王的设计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