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108.正义忠犬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一个年轻海军跌倒在了赤犬面前,他来不及站起,只是狼狈地蹬腿起身逃跑,扬起一片灰尘。

    “站住!你个混蛋,站住!”几名拿着短刀和火枪的海贼挥舞武器追着,面目狰狞。

    年轻海军还未跑出几步,道路另一头也被人堵住。

    那些人和身后的人装束相同,看着面前这惊慌失措的年轻海军哈哈大笑!

    “跑啊!怎么不跑了!”

    “暴风纠察队,好威风!好嚣张啊!”

    “哈哈哈!”

    那年轻海军的脸上是脏污的灰沉,脸颊被刀割破,流出的血一直淌到了胸膛上染红了白色的海军制服。

    他用手抹了自己的额头,努力让自己的镇静下来。

    “喂!那边那个路人,没看到砍人吗,走开啦!”其中一人用刀指了指赤犬,不耐烦地偏了偏刀刃。

    他们原本是在港口老老实实做非法镀膜的船工,但是暴风纠察队断了他们的财路。

    他们干脆把工厂里的二手船只修了修,预备出海做海贼。

    而在出海之前,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先宰几个暴风纠察队的海军再说。

    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报仇,还可以把悬赏金提高上去,增加在伟大航路的名气。

    “哦?你让我走开?”赤犬挑了挑眉,嗤笑一声。

    这一瞬间,那些被赤犬看着的海贼们,竟然好像产生了被巨大的猛虎盯上的感觉。

    原本说话那人直接偏转了视线,不敢回话。

    “兄弟们不要管那个路人,干掉这个海军,我们直接出海!”

    话音一落,道路两旁的海贼们马上怒吼着朝只身一人的年轻海军冲去!而在海贼们的怒吼中年轻海军一个激灵。

    生的希望已断,恐惧却也随着这希望而消失,年轻海军转身背靠着墙壁,双眼盯着冲来的海贼,摆出了格斗术的架势。

    砰!一名冲在最前面的海贼被赤犬打中脸颊,嘎擦的骨裂声响起,他的下巴骨已经完全被打得脱离,整个人打着旋飞向身后的海贼们。

    赤犬又是一脚踢在了另一名海贼的大腿上,大腿骨折断,黄白色的骨刺从大腿血肉中刺出,海贼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如同猛虎落入羊群,极快地在海贼中穿梭,不一会儿就把海贼们全部打倒在地……几名机灵的海贼想要逃跑,却被注意到的赤犬最先料理。

    有一名海贼直接被赤犬踢出的石子砸碎了脑袋,无头身子还在地上喷涌鲜血抽搐着。

    “那是剃,你是海军!”在海贼们痛苦的哀嚎声中,逃过一劫的年轻海军问道。

    “啊,你不错,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子。”赤犬踩在满是鲜血的街道上,红色的衬衣飞溅了鲜血,映衬得他胸膛上的蔷薇十分娇艳。

    “我叫西蒙,隶属于暴风纠察队,任职三人小队的小队长,军衔是上士。”赤犬的军人气质让年轻海军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

    “西蒙下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应该是我们查封了的一个镀膜厂的船工,在出海做海贼之前对我们进行打击报复。”年轻海军从目前的情况回过了神,眼神激荡。

    “长官!你应该是长官吧?我的同伴和我一起遇袭,我们分头跑了,我得回去看看他们的状况!”

    年轻海军说完,匆匆对赤犬行了个军礼,然后就往被追来方向跑去。

    赤犬目视海军在道路尽头消失,回过身走到酒馆外檐下的长凳坐下,鲜血在他身后印下了一串血色脚印。

    整个街道静悄悄的只有海贼们哀嚎的声音,而在赤犬身后是气氛热闹的酒吧。

    死的寂静和生的欢愉在此时仅一墙之隔。

    因为在意体魄健康,赤犬并没有抽烟的习惯,此时就双手抱胸,看着面前哀嚎的海贼一个个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呼吸。

    赤犬对香波地群岛并不陌生,晋升为大将之前,他一直负责新世界的g1支部,所以在回海军述职和参与重要任务时,香波地群岛是他的必经之路。

    但他对香波地群岛也说不上了解,因为香波地群岛是天龙人的乐园,而赤犬对那些猪猡并无好感,所以每一次军舰停靠香波地群岛,他都只在海军支部基地里待着。

    而这一次进入香波地群岛,最主要的任务是狙击太阳海贼团进入新世界。

    而他之所以换上一身便服,单独一人进入香波地群岛,只是想考察一下穆德·希普利施行非法镀膜禁令后,香波地群岛情况。

    不出意料,施行非法镀膜禁令后,香波地群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新世界的海贼不断地涌入这个群岛,让香波地群岛如同便秘者的直肠一般充满了罪恶的恶臭。

    但……赤犬是完全支持这个非法镀膜禁令的!

    他对海军对海贼的妥协政策不满已久,这个非法镀膜禁令无疑是改变鸽派海军的妥协政策的契机!

    所以,他得见见这个禁令的颁布者穆德·希普利与实施者罗素·希普利。

    特别是穆德·希普利,他之前履历一直是一个谨慎、老成的海军。长期隐忍收集上任香波地群岛海军支部部长贪腐证据一举扳倒支部部长无疑是他履历上光彩的一笔,但除此之外他几十年的海军生涯并无什么特别亮眼之处。

    很意外,是他实施这个激进的政策,而且是未与总部沟通,先斩后奏的形式。

    道路一边,干净利落的军靴踏地声音响起,一队胳膊上带着风暴图案袖标的年轻海军到达了海贼们的尸体处。

    为首的暴风纠察队队长罗素先是扫了一遍地上已成尸体和将要成尸体的海贼们,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酒馆外墙长凳上的红衣壮汉。

    那壮汉留着平头,眉毛浓密粗厚,国字脸上五官坚毅,这是一张海军们并不陌生的脸!

    罗素身体一震,瞬间挺直了身子,抬起手臂指尖朝着太阳穴朝那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顺着罗素的视线,看见那个壮汉的脸的年轻海军们也马上行了军礼。

    “反应倒还算迅速,报上你的名字和职务……年轻的少校。”赤犬从长凳上站起身,走出了酒馆的屋檐,站在了阳光之下。

    “暴风纠察队队长,罗素·希普利,将军!”罗素回答的声音响亮。

    赤犬扫视了一遍这些年轻的海军,他们中一些人胳膊上有不少伤疤,有利刃造成的长条形伤疤还有子弹造成的圆形伤疤。

    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是一群年轻的、坚守着正义的海军。

    特别是站在最前方的罗素·希普利,这个年轻海军眼神炽热得快要燃起烈火。

    这眼神太让赤犬熟悉了,年轻的时候他每天照镜子就能看见这样的眼神。

    这眼神是对正义的坚守,不,或许说是野心才更合适!

    他渴望着强大,愿意牺牲一切,来达到自己心中的正义!

    “很好,带我去海军支部吧,罗素少校!”赤犬走到罗素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