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114.旧怨
作者:喵书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最新章节     
    ‘支部这么点兵力布控整个香波地群岛的造船厂还是太勉强了些。’

    听到传令兵报告来的消息,赤犬紧锁眉头。仅仅在上半夜,就有3处修船厂遭到了海贼船的攻击,一部分蔓红树树脂被海贼夺取。

    “传令下去,给每个修船厂淋上火油,在视野内观察到海贼船不必交火,直接先把储存的蔓红树树脂烧毁!”

    “是!”传令兵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开。

    副官则走到了了赤犬的身边:“将军,烧毁修船厂会激起极大的民愤,香波地群岛的船工因为水下镀膜要应对海王类的袭击都有一定实力……他们有工会!”

    “哼,原本要把树脂转移到海军总部储存,那群船工却担心海军直接吞下物资。这也是他们选择的结果,他们该受的!”

    “船工工会那,我相信穆德中将会处理好的。”赤犬强硬地说道,转向其他话题:“水下通道防线布置得怎样了?”

    “水下通道太大了,勉强布置了一半区域,道伯曼中将仍在执行防线布置任务。”

    “军舰的改造和镀膜工作呢?”

    “主舰大改造和镀膜工作已经完成,副舰也完成了一艘。”

    “效率不错,天亮后我们就出发。”赤犬遥望远方星星点点的海上灯火,沉声说道。

    此时,那个天龙人的傲慢嘴脸,还有那只名外正义的红狗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了。

    坐拥主场优势的海军,原本不必这么被动。

    这些可避免的损失与不必要的鲜血都是因为一个天龙人的任性。

    他会铭记这份耻辱!

    正义的确被戴上了枷锁、但那是暂时的,不会是永远!总有一天……

    伟大航路中段,接近鱼人岛的海域,一艘海军新式军舰航行在海面上。军人们每隔一段距离就放下以铁锚为头,铁链串起的一连串木桶。

    木桶里装的是烈性炸药,海军用这种简易的水雷布控鱼人岛周边海域,用于防止太阳海贼团水下偷渡。

    “报告道伯曼中将!前方十海里,发现海贼船。根据船上悬挂的海贼旗标志判断,是铁臂海贼团!”

    听到瞭望台上的海军的报告,留着莫西干头的道伯曼皱了皱眉头。

    铁臂海贼团,到是他的老对手了。

    最近半年,他一直在追击这个海贼团,甚至斩下了他们船长的手掌。但因为那天恶劣的天气,道伯曼还是让铁臂从自己的手下逃得性命。

    “无视他们继续执行任务,现在不能和他们动手!”长出一口气,道伯曼说道。

    他看了一眼紧锁眉头的罗素,难得地给这个年轻且前途无量的海军解释。

    “铁臂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在他被我斩去手掌之前,他和我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我们的船装满了水雷桶,和他们动手太危险了。”

    于此同时,透过望远镜的洞口,海贼船上的瞭望手也看到了军舰。

    “报告船长,大约十海里发现了军舰!”瞭望手大声呼喊道,坐在甲板上的船长铁臂喝了一口烈酒,一钩子插进橙子咬了一口,黄色的汁水溢出他粗糙的嘴唇,顺着有着疤痕的下巴流下。

    “给我说说是什么类型的船?”

    “是运输船,大概装备二十多发舰炮,最高长官是……”瞭望手舔着嘴唇,用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洁白的布擦了擦望远镜镜口。

    很快镜头找到了那个留着莫西干发型身材魁梧的中将。

    “是道伯曼中将!”

    “唔?”铁臂的钩子直接插烂了盘子上的橘子:“是那个麻烦的混蛋啊,军舰有往这边开来吗?”

    “并没有其他动作!”

    “这样啊……”铁臂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他哼着歌把自己手腕上的铁钩换掉,转而装上了更适合战斗的长剑。

    “既然他不过来,那我们就过去!”

    “可是,船长!”船副喊道。

    “哈哈哈,海军的视野在我们之上,哪一次不是他们先发现我们?”铁臂掏出磨刀石在自己装上的长剑上滑动,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

    “既然他们没有主动出击,就代表他们在执行重要任务,我们是他们的麻烦!”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可不多!”

    “放下所有风帆,全速朝海军军舰前进!火炮手填装弹药,准备射击!”

    “我们去干那些杂碎海军,把道伯曼的头砍下来!”

    铁臂抽出长刀,斜指海军军舰。

    海贼船上热烈的欢呼声响起,水手解开船帆,船只速度激增破浪而行,战斗员则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发出怪吼。

    “道伯曼中将!铁臂海贼团的船只正急速向我们这边冲来!”

    “哦?看来那个混蛋发现我们的处境了啊!”道伯曼眼睛一眯,抽出了自己左边的长刀。

    “船只转向,侧身炮口对准敌方船舰,随时准备开火!”

    “把水雷收进储藏仓,要快!”

    海军中将一声令下,整个军舰的海军都以极快的速度反应。炮手进入船舱,枪手甲板上填充弹药,列好阵列,一杆杆长枪伸出了船沿瞄准驶来的海贼船。

    原本正搬运着水雷桶的海军又以极快的速度将水雷桶收回,搬运回防炮击的储藏仓内。

    “快,快点!海贼的炮击就快要来了!”

    军舰上负责布控水雷的军官冷汗直流,为了方便他把很多水雷搬到了甲板上进行锁链连接,而这些难以解开的锁链,此时成了最大的麻烦!

    轰!海贼的舰首炮率先开火,一枚炮弹呼啸着射向军舰。

    剃,然后是月步!一瞬间道伯曼从甲板上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左手挥刀斩开了黑铁炮弹。

    此时,反应过来的海军已经开始了齐射,十几枚炮弹怒号着射向海贼船。道伯曼再次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射出的炮弹之上,疾风吹起他身后洁白的正义披风。

    “罗素,由你接手军舰作战指挥!”道伯曼匆匆下令,话音刚落已经落入海贼船的甲板上,砸裂了甲板。

    炮弹砸落形成的滚滚烟尘还未散尽,一招凌厉的突刺便刺向了道伯曼中将的左胸。道伯曼微微后侧一步,挥刀格挡。

    几声枪响响起,弹丸射到道伯曼武装色霸气缠绕的后背上弹落。

    “新装的武器不错啊,铁臂!”刀刃相抵的尖锐嘎吱声响中,道伯曼咧嘴一笑。周围的海贼不断把子弹打在他身上却都被布满全身的武装色霸气挡住。

    “啊,可是花了我三千万贝利呢!”铁臂变招,一招竖劈势大力沉,但仍被道伯曼架住。

    周围的海贼蜂拥而上,道伯曼右手伸出食指,砰的一声几个挥刀而来的海贼倒飞了出去,胸口破开了碗大的血洞。

    “但我觉得还是握着刀柄比较舒服!”铁臂向道伯曼的右眼疾刺被道伯曼扭头闪过,同时道伯曼斜刺铁臂的腰侧也被铁臂屈臂挡住。

    “你看,如果刚刚我有手腕的话,你就已经陷入了我连绵的攻势中了。”

    “是啊,真是可惜!”道伯曼扭转攻势,转为连绵不断的快剑。他善于左手剑本来就角度刁钻,如今更是专门盯着铁臂没有手腕不够灵活这点,疯狂进攻。

    铁臂防得吃力,扭头把身边游走的海贼拉来挡了一刀,在那海贼被砍成两半时,同时扣响了扳机。

    砰!威力巨大的弹丸打在了道伯曼的心脏位置,剧烈的冲击力让道伯曼产生了一瞬间的眩晕。

    一旁掠阵的船副和战斗队长抓住机会挥刀交叉砍到了道伯曼的肩颈之上,锋利的刀刃突破了武装色霸气的阻碍,斩入了道伯曼血肉直至被肩胛骨卡住。

    趁此机会,铁臂挥刀疾刺,道伯曼侧身闪过,同时左手挥刀,迫退了身后两人。

    鲜血只留了片刻便被道伯曼操控着肌肉止住,只在布满了黑色弹痕的正义披风上留下两道鲜红。

    他的腹侧也流着血,这是刚刚添的伤口。

    海军中将陷入了苦战,军舰上的战况也不容乐观。

    海盗船冒着炮火直接撞倒了军舰的船肚位置,金属制成的坚硬撞角几乎要把整个军舰撞断,船舱已经开始进水。

    海贼们已经摇摆着缆绳怪叫着跃向军舰甲板。

    “开火!”砰!砰!砰!

    当然临时指挥官的罗素挥刀,早已列阵等待的海军们将枪口微微上抬十五度发起了一轮齐射。

    抓着缆绳的海贼尸体如饺子般落下,海贼连续不断企图在射击的间隙登陆甲板,却马上又被准备好的另一批齐射击落。

    偶有一两个漏网之鱼,也被专门安排的精英海军先锋队用军刀刺死。

    “妈的!”海贼船内,舷炮位置,疯狂的火炮手直接给舷炮填装了一枚炮弹。他延长了火线,跑到了更远的位置,然后点燃了火线。

    轰隆!海贼船首和军舰交接的位置产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把列阵的海军们冲击在了甲板上。

    更糟糕的是,那剧烈的爆炸正是在水雷储藏仓不远的位置。高温和剧烈的晃动让主要是烈性炸药组成的水雷剧烈反应。

    先是一声巨响,直接把整个军舰炸得七零八落。然后接连的爆炸响起,掀起了巨大的冲天海浪。

    海盗船第一个剧烈的爆炸中,就被冲得整个倒转过来,道克曼抓住了瞬间的战机,直接左手疾刺斩偏了铁臂同样刺来的刀刃,刺进了铁臂的右肺。

    整个海贼船倒入海水之中,海军中将和大海贼仍在海水中奋力搏杀。不远处剧烈的爆炸借着激荡的海水冲击着两人的耳膜。

    长剑在胸膛扭动切割,鲜血弥漫间,铁臂一脚踹开了海军中将奋力地游向海面。

    他的斜对角正好是一块木板,可能是甲板或是船舷的一部分,刷着海军的灰黑色油漆。

    于是……铁臂站在了那漂浮的木板上。

    爆炸声还在继续,军舰已经完全在漆黑的海面上消失了,只剩下燃烧的木头和烧焦的尸体。

    铁臂看着这燃烧的海面,发出了不可抑制的笑声。

    道伯曼中将游上了海面,站在了一个断裂的桅杆上,与铁臂对峙。

    他的莫西干头散开了,狼狈地搭在了他光光的脑袋上。

    不断有海贼狼狈地冒出海面,大声喘息,一个接着一个……但没有海军,一个海军都没有。

    爆炸声不断的海面上,铁臂笑得越发大声了,鲜血由他右肺稀烂的伤口中不停流出。

    “这次是我赢了,道伯曼……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