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说我废物是吧?挂〕〔爱了很久的朋友〕〔异世星屋囤货[无限〕〔富贵妾〕〔我的系统不正经〕〔扶贫公主2〕〔这位殿下藏的很深〕〔我只想在DC世界过〕〔群雄之大齐帝国〕〔我和女总裁互换了〕〔全息猎手〕〔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我AD天下无敌〕〔四合院的何大爷〕〔导演能有什么坏心〕〔从学霸开始打造黑〕〔富到第三代〕〔消费4万,却被商家〕〔春云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 第二十四章 弓马骑射,朔风寒关
    “郑玉罗给你的名帖?”

    魏扬眉头微皱,太安坊这座讲武堂里最拔尖的几个将种勋贵。

    一是力大气短的赵通,其父乃是虎贲军校尉之子。

    二是还未露过面的凉国公义子,传闻有狼顾之相的杨休。

    三就是那个头戴银丝抹额,长得俊俏白脸的郑玉罗了。

    “他走得东宫辅官的门路,来头不小。其人气力悠长,应当也是个内炼有成的,其他底细不清楚。”

    等到典吏离开,魏扬摇头道:

    “还有三日就是初试,这个时候办武会,恐怕没安什么好心。”

    纪渊随手把笔意华美的烫金名帖收进腰带,淡淡道:

    “我入讲武堂为的是功名,而非人情往来,稍后回个信儿,拒绝就好了。”

    无论郑玉罗是虚情拉拢,亦或者好心关照。

    纪渊都无所谓。

    他的时间很紧张。

    哪有空赴什么武会。

    就像文人士子办堂会,吟诗作对,比拼才华。

    所谓的武会,就是将种勋贵聚在一起。

    较量射艺、马术,切磋武功招式。

    更上流一点的,还会呼朋引伴、带着仆从,出城来上一场秋狩围猎。

    总而言之,这是一种斗富、斗力的奢侈游戏。

    纪渊这等泥腿子参加进去,只会成为被取笑、或者戏耍的工具人。

    然后引发一系列话本小说的俗套剧情。

    有这份闲心,干点什么不好,哪怕去勾栏听歌曲儿呢!

    “如今,我只找到两件道蕴残留之物。

    沈海石的画,悬空寺首座的抄录武功。

    等把武举初试过了,再去琉璃厂试试深浅。”

    纪渊有些头疼,兜兜转转,他发现最大的问题,还是缺钱。

    “我都把景律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没什么好法子。

    最暴利的生意要么是边关走私,盐铁漕运……这些都插不上手。

    至于在天京城劫富济贫?除非活腻味了。

    那些国公、武侯,各个都能移山倒海,拳镇山河。”

    将武会之事抛在脑后,纪渊休息片刻,又与魏扬对练招式。

    他已经深刻感受到了武道的迷人之处。

    虽然外炼艰苦、内炼繁杂。

    但那种点点滴滴,真实不虚的强大感。

    确实叫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难怪那位圣人不临朝二十年之久。踏足武道之后,谁不想一窥神通之上的天人境界。

    长生不死,驻世千年,不朽不灭……比肩仙佛。

    那可比九五之尊,人间帝王站得更高,也更值得追求。”

    日头西斜,天色昏暗,纪渊走出讲武堂。

    熙熙攘攘的街道,已经冷清下来。

    他这身钢筋铁骨经过锤炼,越发显得坚固。

    相较于刀枪不入,可能还有些距离。

    但寻常拳脚打在身上,造成不了多少伤害。

    “最终还是走成莽夫路线了。”

    纪渊握了握拳头,遗憾地想道。

    他本来憧憬的形象,要么是白衣如雪,孑然孤傲的剑侠;

    要么是独来独往,人狠话不多的刀客。

    如今练了《铁布衫》和《金钟罩》。

    只能叠最厚的甲,挨最狠得打的,做个横练莽夫了。

    回到南门胡同的家中,桌上放着尚有热气的吃食,巴掌大的獐子肉和几包药材。

    这阵子,二叔纪成宗来过好几趟。

    得知纪渊入了讲武堂,要考武举以后,他就忧心忡忡。

    自个儿攒下来的那点银两,几乎全给千金堂了。

    吃的喝的,用的补的……很舍得为自家侄儿花钱。

    “二叔,魏教头……姓林的,还有他背后的那位千户……”

    纪渊一边干饭,一边在心里数着人名。

    他这人,向来恩仇必报。

    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坏,都有一笔清楚账。

    吃完那块巴掌大的樟子肉,打了两趟拳。

    纪渊终于空闲下来,坐在那张冷硬的木板床上。

    心神沉入识海,触碰着皇天道图。

    “这拓印下来的命数,究竟有什么用?”

    、、、、

    五道亮如天光的白色光焰,呈现在纪渊的眼前。

    当然,他自动忽略最后一个。

    加,怕不是当场合成一个?

    “莫非能把别人的命数,强加到我的身上?”

    纪渊心念如电闪,忽地攫取住了,一行古拙字迹倏然显化:

    “这个跟有些类似,对我没有太过明显的提升。”

    纪渊摇头否定,再看向——

    纪渊仍然没有选择,往后逐一看了下去。

    “是提升胆气,加深心力,有百步穿杨、贯虱之能。”

    他仔细琢磨,感觉“炼化”二字别有意味。

    “莫非,并非百分百成功?有失败的可能?”

    纪渊眸光扫动,心念起伏。

    思忖片刻,最后还是定下。

    原因很简单,武举正好有弓马骑射的考试项目。

    同等消耗,同等层次的情况下。

    这道命数对自己的提升最大。

    “炼化!”

    纪渊攫取住那团白色光焰,心神彷如被吸扯进去。

    恍惚之间,换了天地!

    寒风、冻土、大雪山……

    旌旗、雄关、小卒子……

    “这是?”

    纪渊瞪大双眼,几乎不敢置信。

    “哈哈哈,程老二,你吓傻了?这里是朔风关!”

    一道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粗豪嗓音,倏然在耳边炸开。

    纪渊猛地回头,看到一张鼻直口方的国字脸。

    魏教头!

    即便没有络腮胡,也没有那股威严气质,纪渊还是认出来了。

    对方头戴泛着铁光的兜鍪(mou),绘有符箓图案的青色甲胄,外面罩着的宽大黑袍上,绣着一头背生双翅的熊罴(pi)。

    赫然是大景朝驻守九边的卫军之一。

    飞熊卫!

    纪渊低头看了下自个儿,一口长刀悬在腰侧,背后是满满当当的箭囊。

    “‘我’成了镇守朔风关的一个兵卒?”

    他心中升起许多疑惑。

    这就是炼化命数的过程么?

    魏教头刚才叫我程老二?

    程百户!

    我变成了程千里!

    呼呼!

    一阵凛冽寒风吹过,像是钢刀刮骨,煎熬难耐。

    纪渊当即打了个哆嗦,只感觉全身气血都要被冻僵了。

    “朔风关就是这么个鬼地方,时时刻刻都得催动内气,带动气血暖和身子,要不然半个时辰就能结成大冰坨子。”

    年轻很多的魏教头絮叨着,他俩所处的地方是城墙草垛口,下边似有万丈之深,一眼看不到底。

    忽地!

    数十道狼烟冲起,苍凉的号角声响彻。

    磅礴的气血好似连成一片,化为无边无际的浩瀚汪洋,占据半边天穹。

    “大将军有令!今日燕王寿辰,诸位同袍向关外再推进五十里,筑京观八座,为殿下贺!”

    滚滚音浪扫过大气,传遍朔风关。

    咚咚咚咚咚——

    战鼓擂响,适才无比平静的大雪山。

    顷刻间喷发出数百道恢弘光柱,众多模糊的身影显现出来,怒吼道:

    “谭文鹰!你欺人太甚!不怕神明降下怒火么?”

    其声如惊雷,砸落在朔风关坚实的精铁城墙上,震得摇摇欲坠。

    “区区化外邪神,何足挂齿。圣人说过,不服王化者,尽戮之!”

    温润平和的嗓音如海上明月,洒落各处。

    而后,一杆好似要戳破苍穹的大景龙旗升起,无穷无数的喊杀声汇成一片,直欲撼动天地。

    这等庞大的景象,让纪渊短暂失去思考能力。

    他抬起头,一轮又一轮的箭雨铺天盖地、宛如乌云落下。

    随着城门大开,青黑相间的巨大洪流席卷而出。

    神弩、铁骑、古老战车……

    纪渊愣住了。

    这就是真正的九边关外?

    我要在这里炼化命数,习得射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