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谋夺凤印〕〔我做噩梦能变强〕〔变成虎鲸后我开起〕〔穿成诡王他哥〕〔穿书后我靠当情报〕〔师尊端水失败后[穿〕〔流放后,我全家靠〕〔冤种女皇的富国指〕〔大唐小庄主〕〔末世对照组:大佬〕〔我是东京电视台台〕〔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天灾合成大师〕〔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快穿:各位饲主请〕〔我全家都在跳大神〕〔7号基地〕〔诸天之始:我儿叶〕〔年代空间:被糙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手迹 第7章 代号“清风”
    第7章 代号“清风”

    “好,可以。那我得去别墅找找相机。”庄鲮站起身,弯腰带着手铐穿上了鞋子。

    思考了两秒,他还是坐回了审讯椅。没到出这个门之前,必须保持清醒。

    “你和你女朋友在学校认识的?”

    “对,我从小就喜欢摄影。她那天穿了明黄色的裙子,带着栀子发卡。我在图书馆门口遇到她,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阳光温柔,人也温柔。”庄鲮此刻陷入那一小段回忆。

    “那怎么中间还分手了呢?”

    “因为一个人出现了。”庄鲮说完眼中一丝杀气转瞬即逝,刘伟杰自然捕捉到了。

    “谁啊?给你女朋友挖墙脚了?”刘伟杰叼着烟卷笑嘻嘻的八卦。

    “不是,那个人绑架了白茗。是我救了白茗,但是受重伤了。”这些话是庄鲮编的。

    这可是在审讯,他总不能说英雄救美是为了潜伏,受重伤是被教官打的吧。

    “哦,我听她说过,有段时间你受伤了。她特别担心,但是后来呢?因为什么分手了呢?”

    刘伟杰看出了庄鲮在撒谎,但是谎言总有三分真。他需要做的,就是把这真的东西提取出来。

    “我受伤好转后,发现她有另外一个追求者。我这人精神洁癖,就自己退出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倒也正常,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哎?你女友说你爱吃奶酪,那玩意我吃过,贼难吃怎么下口啊?赶上臭豆腐了。原来我家小孩在家里研究怎么做,在网上学的用奶酪做的虾。满屋那个味道,差点给我送走。”

    “哈哈,饮食习惯问题吧,内地的臭豆腐我也吃不惯。”这样一说,庄鲮此刻确实有点饿了。

    咕咕~

    刘伟杰离着近,自然听到庄鲮这是饿了。

    “瞧瞧,咱俩这聊半天也饿了。小张也是的,中午不知道给我准备盒饭。”刘伟杰对着监视器瞪了一眼。

    监控室被突然点名的张旭然一头雾水,“额,主任,我是要去给他们打盒饭吗?”

    “不是,给我个本子。”赵卫国警惕的看着屏幕。

    “你警察干多少年了?”庄鲮不能让自己一直处于被动,他得想办法主导谈话。

    “三十多年了吧。”刘伟杰笑了笑,把烟头丢在地上,用鞋踩灭。

    “知道吗?我曾经也想当警察。”

    “哟,小伙子有追求啊。”

    “那为什么不当了?没考上?”

    “因为我母亲,去世了。我爸犯事了,蹲监狱。”

    “哎…人这一辈子。就是生离死别,婚丧嫁娶。谁都逃不了这一天,但是我这辈子值了。干这一行,辛苦但是不后悔。”

    “我爸总说,人要是能重来就好了。”

    “嗨,想那些没用的。重来一次搞不好还不如现在呢,我是活在当下的人。反正我这黄土埋半截了,啥都不在乎。”

    “如果你不在乎,就不会跟我在这耗着了。”庄鲮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经过刚才的所谓闲聊,现在他很清楚,他已经暴露了。

    “警官,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通过刚才的对话,现在我很确定,我已经暴露了。”他向后坐了坐,头紧紧依靠着审讯椅。

    “首先,进门之前。我是带着手铐和脚铐的,什么样的犯人会带脚铐?你我心知肚明。其次,你抽的每一支烟,每个烟头都带着咬痕。说明你的头脑从未放松,所谓的闲聊不过是换种方式审讯而已。”庄鲮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自嘲的似的苦笑了一声。

    “给我一支烟吧,警官。”

    刘伟杰的神情瞬间严肃起来,他再次掏出烟盒,缓慢的抽出一支。“给。”

    庄鲮单手接过,看了一眼烟嘴上的名字——红金龙。如果他没记错,这烟才五六块钱一盒。

    盯着这支烟沉默了许久,直到刘伟杰把火递过来。

    点上了烟吸了一口,被这烟味呛得直咳嗽。庄鲮叹了口气问刘伟杰,“你到底图什么呢?”

    刘伟杰笑了笑,豁达的说,“我入警的第一天对自己发过誓:俯仰天地,只求问心无愧。鞠躬尽瘁,力保山河无恙。”

    “我这辈子穷怕了,没那么伟大。或许老天的选择是对的,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警察。”庄鲮猛吸了一口,“没错,我就是‘纸飞机’,你可以给我定罪了。”

    “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了,”刘伟杰擦了擦凳子上的烟灰,放回了审讯桌后。

    他稳稳坐正,抬头凝视庄鲮。

    “我代号是‘纸飞机’,是‘灯塔’的上线。经过境外上级指派,我们盗取了档案局的资料。我负责主管灯塔,和上面单线联系。我们这一支线只负责信息的汇总整理和传递,和上级没见过面。”

    “那你的上级,代号是什么?”

    “八爪鱼。”

    “你们根本抓不到八爪鱼,我现在都不知道八爪鱼是男是女。”

    庄鲮的眼神露出一丝嘲讽。

    “他们并不信任我,对于他们来说,我是外人。他们肯用我,是因为我要价相对便宜一些。”

    “除‘灯塔’外,你还有其他下线吗?”

    “没有。”

    “好,简单干脆。那,清风明月本无价是什么意思?”刘伟杰一边说,一边把庄鲮家暗室壁画的复印件拿了出来。

    庄鲮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身体也没有任何小动作,他直视刘伟杰的眼睛说,“只是一副画而已,白茗画的。我喜欢收集前女友的礼物,喜欢可以送你。”

    “画,确实是白茗画的。这是一幅很精致的风景油画,但画上面的这句诗是后写的,油画中出现毛笔字。你觉得,这合理吗?”刘伟杰的眼神自带压迫感,稳稳的锁定了庄鲮的眼睛。

    庄鲮没有表现出异常,此刻他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结局。

    “而且,就在你被抓捕的当晚,电子邮箱被你提前清空了。虽然你及时的删除了邮件,但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恢复了全部邮件。成功破译了一串密文,这串密文意思是:机毁人亡,风紧扯呼。”

    “那又怎样?”

    “更有意思的是,收件人名字是一段栅栏密码。我们通过你的手机查到了密钥,这段密码翻译过来是——“清风”。”

    “你想说什么呢?”

    “你还有一个下线,清风。”

    “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安警察,名不虚传。这是我的失误。不过警官,你们抓晚了。他,已经死了。”

    “是吗?”

    “据我所知,清风非但没死,还在档案局潜伏了很久。不过,再有几天,他就可以来跟你在警局会面了。”

    庄鲮轻抿了一下嘴唇,“警官,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你可以选择不信,这是你的自由。”刘伟杰冷漠的回答。

    “我没什么可交代的了。”庄鲮叹了口气,“也好,终于可以见见阳光了。”

    黄昏时分,天边是光明与黑暗的战场。日落跟日出相比,更加恣意妄为。

    黑暗笼罩之时万籁俱寂,但总有人愿意用一盏灯,温暖游魂,刺破阴霾。

    “纸飞机”落网后,白茗主动辞去工作接受法律的制裁。

    “清风”和“八爪鱼”尚未落网。

    此刻许梓萌孤立无援,经上级考虑再三后决定:一队派遣海君泽配合许梓萌工作,化名向秉文。

    档案局下班时间,人们带着一身疲惫。三三两两,挥手作别。

    许梓萌作为新人,主动承担了更多的工作,加班对她来说已是常态。

    “小左呀,还加班啊?快走吧~下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谁规定的新人就得干活?挣钱咱得站着挣,可不能跪着挣。”付玟一边换风衣,一边用手轻敲许梓萌的办公桌。

    许梓萌用手轻轻整理耳边碎发,笑了笑说,“快弄完了,我今天也打算早点结束。”

    “哎呀,我的小美女。你这年龄就是该有夜生活的年龄,可别学她们那帮老阿姨天天家里蹲。该出去玩就得出去玩,怎么难道你对象还管着你?”付玟一凑近许梓萌,进口香水的味道立刻钻入鼻腔。

    “耶,终于搞完了。下班。”许梓萌其实没弄完,但是文件并不急用。

    她怀疑付玟接近她是为了试探,前几天和赵主任汇报案子进展的时候,正愁如何私下结交付玟。

    “哎?今天你家秉文还查岗吗?”付玟挤眉弄眼的调侃许梓萌。

    “哎呀没有~他通过面试啦,过一阵子就可以来报道了。”许梓萌长相普通,笑起来却眉眼弯弯十分俏皮。

    “哎呀,这不是喜讯吗?你怎么不说呢?真是闷声发大财啊?哎呀真好,俩人都在一个单位,可羡慕死我了。不像我家的那个死鬼,一天也看不着他,晚上一回家就像个死猪似的一摊,烦死了。”付玟气的直翻白眼。

    “谢谢~过几天就能见到他啦,需要我们干活的话知会一声就行。”

    见许梓萌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付玟赶紧接着说,“哎呀不用,我那摊活没有多久就干完了。主要得摸鱼么,你俩要是都帮我干完了我干啥。这么好的消息,咱们一起去庆祝庆祝吧。姐请客~把你家秉文也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误入歧途苏玥〕〔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叶长歌〕〔重生后被七个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