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手迹 第8章 清风徐来
    第8章 清风徐来

    “好呀,一起去庆祝。不过还是我请客吧,我来了这么久。都是您请我,怪不好意思的。”许梓萌谦卑的笑了笑。

    “哎呀不用,刚上班才挣几个钱。我请吧,在推辞我可要生气啦。”付玟嗔怪到。

    “那好吧,谢谢付大美女~”许梓萌笑着回应。

    “喂?秉文吗?今晚上我们办公室有位美女请咱们吃饭~你快来,她人很好可以提前认识一下。”许梓萌给海君泽的新手机号打了个电话。

    “好,我马上就到。同事贵姓?这顿我请吧,哪有男生让女孩请吃饭的道理。”海君泽和赵卫国眼神交流了一下,指了指门外,打开了外放。

    赵卫国立刻会意,赶紧向刚进门的张旭然和刘伟杰作出噤声手势。

    “啊?哦,美女姓付。”许梓萌跟付玟转达,“他说他是男士,应当请美女吃饭,地方你定。”

    “哎…那好吧,瞧瞧你们小两口的客气劲儿,下次我请。那就暂时定在这吧,这里东西不贵。”付玟拿出手机,用地图搜索了一下,指给许梓萌看。

    “好的,地点在xx餐厅,你定好位置吧我俩打车去。”

    “好,我稍后就到。”

    等电话挂断,立马放到桌面的小盒子。这是声音屏蔽装置,防止窃听但不会影响接电话。

    几人转身向旁边的保密室走去,一队最近忙到一天一顿饭。

    许梓萌这个组长不在,技术组成员一直在协力恢复“纸飞机”的电脑数据。

    人工布控人手充足,但是技术布控人手不够,得跟二队紧急借人。

    “一队紧急集合,不许带手机,便装准备。”赵卫国作为江林的师父,顺势暂代一队队长。

    “海君泽,给二队安静打电话,借邹文乐。”

    “是。”海君泽赶紧通知。

    夜幕降临,街道却依旧热闹。虽不能与大都市媲美,但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繁华。

    “哎呀,要我说,还得是有实力。咱们档案局也不是谁想考就能考上的,你家秉文还是厉害。”

    “海哥,第一次见面,拿个礼物吧。”邹文乐在车上递给海君泽一个小礼盒,里面装着一枚西装胸针。

    “好,麻烦你了,一队实在人手不够。”

    “里面装了一个监听器,钻石位置是摄像头。仪器精密,轻拿轻放。”

    “好,知道了。”

    “您好,我叫向秉文,是左雨晴的男朋友。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海君泽十分绅士的打招呼。

    “哎呀,真是一表人才啊,和小左在一起更是郎才女貌。”

    “谢谢,雨晴经常跟我提起你,非常感谢您能帮衬雨晴。”

    “您好,请问可以开始点菜了吗?”

    “女士优先。”

    “额那我就简单点几个吧,你们有没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

    “菜倒是没有,就是饮料不能点橘子橙子一类。她不爱吃这些。”

    “哎,突然被撒狗粮,这一天。”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推杯换盏,好不痛快。

    付玟好像是喝多了,突然拽着向秉文笑嘻嘻的说,“帅哥,陪我喝一个。”

    随即趴在向秉文的身上,一身酒气。

    她胡乱的在他耳边呢喃了句什么,向秉文立刻警惕起来。他眼神示意许梓萌准备走,许梓萌没有喝酒所以她来开车。

    一队队员见几人出门立即开车跟上。

    “哎呀别拦我我还想喝!”付玟似乎醉的不轻,一直在后座哭闹。

    付玟假装睡着了,汽车在主干道稳定行驶。两个人一路上都沉默着,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在经过一段路口后,付玟突然睁开眼坐起身,完全没有醉酒的感觉。“我知道你们是国安,求求你们想办法救救我。”

    向秉文反应很快,“什么国安?”

    女人身份不明,不可以轻易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知道你们车里有行车记录仪,也有针孔执法仪,我就是“纸飞机”的另外一个下线“清风”。”

    耳机里传来这一番言论,让正在指挥室的赵卫国挑了挑眉。

    “请你们救救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根本没得老年痴呆。那是他们为了威胁我给他们工作,给我母亲下的药。”付玟失声痛哭,“求求你们救救她,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求求你们。”

    “车不要开去二号别墅,先观察一下。”赵卫国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传过来。

    “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相信我,可不可以帮我申请一位医生。我的腿骨里有一个定位装置,我不能直接去医院。”

    “我有点没理解您说的是什么意思?”许梓萌见状接过话茬。

    “好了,你把后面跟着那个车的对讲关掉。如果不相信的话,就把我铐起来。我身上什么武器都没带,你们还是两个人我肯定不会做什么我保证。”

    赵卫国心下了然,其实车里还有一套监控系统,连接的是一队的总指挥室,“可以关耳机。”

    “好,收到。”许梓萌回复。

    “做好录音准备。”赵卫国果断下令。

    “是。”

    “你们国安内部,有一个我们的人,代号“纸船”。我代号是“清风”,他们让我保持静默状态。纸飞机落网,只剩下我一个在档案局潜伏。我在大陆结婚生子,我的父母也都岁数大了。我来这十几年,到现在一个任务都没接过。我不想做间谍,我只是想活着。”

    “你们的名字我都知道,你根本不叫左雨晴,你叫许梓萌。你也不叫向秉文,你叫海君泽。我说的对吗?相信我,你们内部有八爪鱼的人。”

    赵卫国看着监视器,眉头逐渐紧皱。

    内鬼在国安内部安插人手,如果情况属实,那就不好办了。

    “海子,你稳住付玟的情绪。一队后车跟进,找个监控死角换小孟开车。小许你下车后坐公交,步行一段先回总指挥室,我有任务要给你。”

    “海君泽收到”

    “孟张收到。”

    “许梓萌收到。”

    军区医院病房内,护工在给江林削苹果。

    江林跟赵卫国要了黄豆和筷子,他得努力康复。

    “呐,领导,给你一块。”护工小何总是叫江林领导。“你们执行任务真危险啊?手脚肌腱都断裂,想想都疼。”

    “嗨,没事儿。我年轻,恢复快。”江林尝试把罐头瓶里的黄豆夹到瓶盖里。

    “这样夹有啥用吗?不太懂,你这手指弯曲都成问题。”小何手里拿着水果刀比划,皱眉问。

    “哎哎哎,刀离我远点儿。我执行任务都没事儿,别在你这给我搞光荣了。”江林装作嫌弃的扫了何小凡一眼。

    “切,就像我稀罕看似的。要不咱俩打扑克吧?我看你一天挺无聊的。”何小凡随身掏出一包扑克。

    “可别介,打输了还跟我赌气。你小子玩不起,我不跟你玩。”江林其实挺喜欢这个小孩。

    “要不咱俩双排?我可是王牌辅助。”何小凡掏出手机,打开游戏界面。

    “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玩辅助?国服野王表示很鄙视。”江林也拿起桌子上的手机。

    “切,我脸皮厚。你爱说啥说啥,能带我上分就行。”何小凡盘腿坐在板凳上。

    “禁谁啊?”

    “禁狐狸吧,太烦人了狐狸。”

    “好。”

    当当当

    “哎呀我又死了,领导你又卖我。”

    “有人敲门,你去开门。”

    “啊?我怎么没听见。”

    “请进。”江林干脆大声对门口说。

    “小许?”

    “赵主任要求我带着你转移,换个医院。”许梓萌示意何小凡出去。

    “好,你们先聊,我去门口守着。”何小凡自然懂得处里的规矩。

    门关上的一瞬间,江林忍不住问,“档案局出什么事了?你怎么?”

    “档案局内鬼“清风”自首了,是付玟。经她供述,我们国安内部有特务,代号“纸船”。

    “什么?国安内部?”

    “是的,我们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赵主任让我先把你转移地方,防止内鬼逼急了来刺杀。”

    “刺杀?不太现实,但是防范未然也可以。让我猜一下,付玟自首的原因,是她的母亲对吗?”

    “是。”

    许梓萌扶起江林走回病床,“江队,我想看看你的伤口。”

    “别看了没事儿,小伤。”

    “现在一队是都派出去了?走,咱们先上车。”江林知道赵卫国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立刻冲着门口喊,“何小凡你进来。”

    “来了领导,啥指示?”何小凡游戏没打完,但是正事要紧。

    “收拾收拾帮我办一下出院,我得转院。”

    此刻夜空静谧,没有繁星点缀。

    许梓萌搀扶着江林拄着拐走出院门,何小凡在一旁拎着护理用的东西。

    “三号别墅伤你的那个人,你看到脸了吗?”许梓萌在江林的耳边轻轻说。

    “没看到,他带着面具。脖子还带了变声卡,但是身形我记得。”江林此刻脑中不断复盘,思考内鬼在国安安插的眼线到底是谁,“现在没心情讨论这个,一会儿小何你开车,我们得说事。”

    三个人进了黑色轿车,许梓萌把江林的拐放到了后备箱,安放妥当随即快速上车。

    突然想到了什么,江林拨通了赵卫国的电话,“喂?师父,小许带着我转移了。可以不可以跟跟二队借几个人,去付玟母亲家周围蹲守,没准有收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