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科技直播间〕〔林义陈婉婷〕〔重生神医〕〔你是绚丽的烟火〕〔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家有悍妻怎么破〕〔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唐朝小白领〕〔雪落关山〕〔长生五千年〕〔苏酒娘〕〔总裁爸比从天降〕〔烹饪大师〕〔莽穿新世界〕〔白汐汐盛时年〕〔外道魔祖〕〔当爱情来敲门〕〔恋战新梦〕〔我真没想高调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园修仙武神 第四卷:一飞冲天 第七百五十八章:月不武
    ,。如此这般,大约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识海中的元婴才缓缓地停止了对石块内部这让陆遥搞不清楚状况的灵气的吸收,他再一次恢复了对于自身木属性仙气的控制。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陆遥才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以及右掌中托着的石块的变化。他的身体此时感觉到空前的轻松,如同长时间劳累过后又休息了许久那般,充满了能量,而手掌之上的石块此时颜色已经变得有些暗淡,如同被烈火烧过一般似的,品相也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即便是这样,岩石之中依旧是有淡淡的灵气向陆遥体内涌入,只不过不再是那么澎湃。如此又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当陆遥再也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涌动的时候他才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木属性仙气,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块看起来与普通石块一般无二的石块上。

    “感觉如何?”离疆看着陆遥完成了对于那块他所谓的石中玉内部灵气的吸收后,笑着问道。

    “蕴含的灵气十分巨大,差不多赶上我在聚灵阵中修炼一柱香时间的收获了。”陆遥看着那块被他吸收尽了灵气的石中玉感慨道:“真没看出来,这小小的一块石中玉竟然如此厉害,而这种的石中玉在平云窟中数不胜数,陈唐两家守着平云窟就如同是守着一座巨大的灵气宝库,这么多年却不知道其中的奥秘,真是极大的浪费啊!”

    “哈哈,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离疆笑着摇摇头,道:“我即便是没有亲眼看到平云窟里面的情况,但我却可以断定,平云窟中这样的石中玉并不多,你以为你随手带了一块普通的石块,但其实你恰好带来的就是石中玉。”

    离疆的这一说法陆遥不是没有想过,当他从离疆的口中得知这是一块石中玉的时候也想过自己会不会是恰好运气爆发刚好捡到了这块石中玉,可是细细想想当时的的情形,他又觉得是自己想错了,毕竟当时平云窟中比他带回来的这块石中玉品相高出数倍不止的石块太多了。但现在离疆说出这样的话,他便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怀疑了。

    “这世间就没有师傅不认识的东西,五日之期只过去了一日,还有四日需要等待,真后悔当时约定的时间太久了!”陆遥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既然已成定局就不要去想这些了……”离疆本来想告诉陆遥让他不要太着急,可是话刚说了一半,突然脸色大变,朝陆遥使了一记眼色,便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身而出。

    陆遥和离疆在一起时间久了,早已经是默契十足,离疆虽为说话,但是他那一记眼神陆遥便是瞬间明白,一定是有足够威胁到他们二人的人或者物靠近了酒店,来不及细想,也是飞身而出朝着离疆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

    ……

    事态紧急,陆遥和离疆已经顾不得是白天还是晚上了,两人身形化作两道长虹从天空一闪而过,朝着远处同样的两道身影追去。

    如此这

    般,追逐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直到离开了庆州市的闹市区来到郊区后,前面的两道长虹猛地向下冲去,陆遥和离疆也是一前一后落在了地面上。

    陆遥自从实力提升到元婴境中期之后就已经拥有了驭气飞行的实力,只不过在现代这个世界中驭气飞行太过于骇人听闻,而且又对于体内仙气的消耗极大,所以他很少如此这般,可今日离疆飞身而出的那一刻容不得他细细思量便跟了出去,半个时辰的驭气飞行让他感触良多,也是消耗极大。

    当他落到地面后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开始运转龙息功来恢复仙气,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前面一人的容貌,那正是曾经在海外让他和离疆吃了不小的亏的天塔组织的星不文星公子,而他身边的那人虽然他未曾见过,但此时他已经猜到了半分,想必就是号称和星不文形影不离的月不武。

    只是他没有想过,这个号称和星不文实力不相上下的月不武竟然是个女子,而且是一个看起来样貌不俗的美艳女子。

    双方前后追逐了半个时辰,彼此惊骇于对方的实力,此时陆遥和离疆认出了星不文,星不文自然也是认出了离疆和陆遥。

    “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不错,你小子果然是天纵奇才,元婴境初期到元婴境中期竟然只用了短短的月余时间,我真是有些后悔当初放过你了!”星不文的目光紧盯着陆遥,片刻之后笑着说道。

    陆遥没有吭声,离疆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星不文冷笑着说道:“星公子何必自欺欺人,当日果真是你手下留情吗?”

    “哦,那依阁下的意思又是怎样?”星不文心中猛的一动,可他却又很快的隐藏了过去,依旧是笑着反问道。

    “当日若不是你也受了不轻的伤,不敢与我师徒拼死一搏,或许就没有你我再次相遇了吧!”离疆淡淡的说道。

    离疆这话显然是说到了星不文的痛处,星不文眼神中多了一丝冰冷,将离疆从头到尾打量了好几遍,才淡淡的说道:“当日真是低估了你,本以为是放走了一匹狼,却不料你使了障眼法骗过了我一遭!”

    “多说无益,想必你二人此番也是有备而来,不妨一战!”离疆懒得和对方在这里争口舌之利,全身上下气势暴涨,凛然说道。

    “好,说的好,唯战而以!”一直沉默不语的月不武冷冷的说了一句,身上气势也是瞬间攀升到了一种令人感到心悸的地步,一步一步缓缓向前踏来。

    大战一触即发。

    星不文的实力陆遥和离疆都领教过,即便是今日陆遥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他手下走过百招,对付他自然是离疆,月不武虽然看起来实力也是不俗,但他毕竟是女儿身,离疆很自然的一部向前,挡在了星不文面前,而将月不武留给了陆遥来对付。

    高手过招,一招一式都有可能左右着最后的胜败,尤其是星不文和离疆这一类的高手,所以星不文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和离疆形成了对峙的状态。

    而陆遥和月不武不同,陆遥对于月不武的实力深浅一概不知,不过他通过月不武在江湖上的名声也可以推断出一些来,她的实力和星不文应该是相差不大,陆遥自己的实力不如星不文这一点他心知肚明,他不能像离疆那样等待合适的机会出手,他必须要争得一招之先,以避免这一场厮杀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动的一方。

    一柄绣剑赫然出现在陆遥手中,微微抬手,漫天的剑光闪烁,霎时间便将月不武笼罩在了剑光之中。

    若是此时常人看来,定会认为月不武早已被漫天的剑光给化作了一团血雨,可陆遥知道,纵使他连连使出了惊天剑法中最为骇人的两招,可月不武依旧稳如磐石一般站立在原地,似是在等待着他的必杀一击。

    终于,剑影由一片化作了一点,陆遥将所有的力量全部灌注于那一点,以最强的一击攻向了月不武。

    下一刻。

    啪!

    一声轻响。

    陆遥连人带剑被击飞出去,身形在空中显得有些狼狈。

    星不文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离疆的眉角紧紧的皱在一起,脸色很不好看。

    一次交手,陆遥和月不武的差距一下展现出来。月不武的长裙微起微落,如同被一阵不大不小的微风拂过,而陆遥在连退数步之后才勉强稳住身形,脚下半米之内的地面虽然没有太大的反应,可h半米之外的岩石地面却是瞬间碎裂破散开来,石屑乱飞,荡起漫天的灰尘。

    当灰尘散尽,只见陆遥双眼充血,握着绣剑的右手虎口处裂开一道刺目的伤口,鲜血瞬间结成了血痂,两臂的衣袖早已被罡风撕裂,与漫天的灰尘一起落在了脚下,青筋暴起,煞是恐怖。

    “好一幅抗揍的臭皮囊!”月不武看清楚陆遥的模样后先是摇摇头,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噗!”陆遥也不知是忍不住了,还是被月不武这句话给气到了,猛地张口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打湿了胸前的衣衫。

    一击过后,陆遥处于败势,可月不武仅说了一句话便不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飘飘然如同一位从天而降的冷面仙子一般朝着陆遥踏步而来。

    月不武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便暴涨一分,从她站立的位置到陆遥的位置大约十五米左右的距离,她仅仅走了五步,可正是这五步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骤然攀升到了一个让人心悸的地步。

    她每走一步,陆遥的脸色便难看上一分,每走一步,陆遥的脸色便难看上一分。

    “咻!”

    一声极其细微的空气撕裂之声在陆遥耳畔响起,只见空气中那些平日里从来不被人关注的某种东西突然凝聚起来,如同一柄极细,又极锋利的剑朝着陆遥的咽喉处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