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日盗火者〕〔战龙陈宁〕〔妖孽夫君戏魔妃〕〔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虎遁山林〕〔巅峰奇才〕〔第一战王楚烈〕〔狂龙归来楚烈〕〔神选中的男人〕〔我要做球王〕〔我要做一条咸鱼〕〔这是我的星球〕〔我只能当全能巨星〕〔镇国战神〕〔女神的上门豪婿(又〕〔诸天之盖世人皇〕〔我只会拍烂片啊〕〔至尊神医〕〔重生之狂暴火法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梦 第七十章 出气筒
    铁力公园里熙熙攘攘,队伍们都陆陆续续来到自己的比赛场地,开始做热身运动,准备进行比赛。

    对面球队这身衣服的配色和上面的图案都如此的熟悉,张克凡立刻认出对方就是紫电帮的成员,没想到在这一轮恰好就让他们遇上了。

    “哎呀,怎么会是他们?”

    骆颖潮看到对面是紫电帮的人,也把刚才一直纠结的造型问题抛诸脑后。

    “你和对面的人认识吗?”

    林友香看到骆颖潮的反应后,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对于这个团体,他的内心是非常矛盾的,自己一直崇拜的偶像居然是这个团体的核心成员,虽然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加入的,但是多多少少都在心里有一些影响。

    再加上之前曾经与他们交手过,知道这群人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究竟会面对怎么样的一个状况。

    “我们之前曾经在野球场和他们打过球,而且还赢了”

    许杰辉道出了实情,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没必要遮遮掩掩。

    “怎么了?哑巴了吗?没有神弦的人撑腰就不敢说话了?”

    对方看到他们三人不敢应答,气势越来越嚣张。

    “你..”

    “不要和他们对骂,保持低调,教练还在后面骂人呢。”

    许杰辉正准备反击,却被张克凡阻止了,一想到会挨骂,许杰辉立刻就怂了。

    这样的挑衅与紫电帮和神弦常年的积怨是分不开关系的,加上之前在铁力公园里输掉比赛之后,简直视他们为肉中钉眼中刺。

    对面一个染着一头紫色头发的家伙,把球用手指顶着转动,然后突然把球砸到张克凡的旁边,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他出出洋相,挫一挫他的锐气。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球,张克凡既没有闪躲,也没有眨眼,任由球擦着自己的耳边飞过,神情非常冷漠,眼睛死死盯着对方,就像一尊寒铁金刚,让人望而生畏。

    那紫毛看到气势逼人的张克凡,没敢继续造次,大大咧咧的转身继续热身,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球虽然没有砸到张克凡,但是却直接飞到后面,结结实实的砸到正在与凌熠争吵的冯伟耀头上。

    他们之间的对骂突然间停了下来,凌熠看到后楞了一下,以为是班里的人看不下去帮自己出气,所以用球砸了他。

    但稍微思考一下后又觉得球队中不可能会有人站出来这么做,最起码不会用这样粗暴的方式,来停止他们之间的争吵。

    不过看到他被砸自己心里还是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痛快,反正刚才吵了那么久,自己也口干舌燥,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下,调整情绪,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好准备,于是就静观其变,任由事情发展。

    “靠!谁砸的球,给老子滚出来!”

    冯伟耀与教练炒的面红耳赤,几乎要动手,火气正大,突然被砸到之后,怒火更是越发旺盛。他冲着队友们询问,大家一致指着对面最突出的紫毛。

    “砸完就跑?孬种!”

    看着那骚气十足的发色,更加激起心中的怒火。

    “老子正好有一肚子气找不到地方撒,你这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气冲冲的捡起球,抡圆了胳膊,调整了方向,瞄准对面紫毛的头,用尽全身力气将球狠狠的砸了过去。

    这球势大力沉,速度极快,带着他的一腔怒火伴着呼呼的风声,像制导导弹一样朝着紫毛的直线飞了过去。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球精准的砸到紫毛的后脑勺,将他直接砸趴在地上,队友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纷纷围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大家一看被吓一跳,只见紫毛被砸的眼神迷离,额头因为摔到地上起了一个大包,一个鼻孔还留着鼻血,后脑勺被砸中的地方似乎也股起了一个大包。

    “喂!没开球就打人了,这还有没有王法!裁判呢?裁判呢?”

    对面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立刻就找裁判准备理论。

    知行中学的队友们慌了神,连忙上去道歉,试图阻止他们去找裁判,但是却没有半点作用。

    “你赶紧去给他们道个歉啊!都把人家砸成这样了,要是裁判看到,一定会把我们驱逐出去的。”

    骆颖潮急忙向冯伟耀请求着,他不希望球队就这么被判负。

    “没事,让他们去找裁判呗,我倒想看看到底谁理亏,大家都别拦着,由他们去吧!”

    在一旁默默看完这一场闹剧的凌熠,此时却异常冷静,他命令队员不要阻拦,让对方去找裁判申诉。

    紫电帮的人还真的跑去找裁判了,但是他们找来找去,都没有人愿意搭理,纷纷推卸责任,投诉也仅仅是接受状态,根本没有处理。

    “教练,你怎么这么淡定啊?”

    林友香一向都认为自己是属于比较镇定的人,但是没想到教练居然比自己还冷静。

    “像这样的公开比赛,组委会哪里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去照看每一个场地的比赛队伍呢?都是等到比赛快要开始的时候裁判才到会位的,更何况这是赛前发生的冲突,与比赛根本没有关系,裁判又不是警察,为什么要搭理你呢?”

    凌熠一边说着,一边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对人员进行技战术安排。

    “但是你就不怕他们真的能够申诉成功吗?”

    林友香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些道理他都懂,不过还没试过面对这么多人还如此淡定的。

    “那么我问你,刚才是谁先动手的?”

    凌熠抬起头白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了。

    “哇塞,刚刚你那球也太狠了吧,那家伙的头都快被砸飞了,我在旁边看到都觉得疼!”

    骆颖潮跑到冯伟耀身边,对于刚才那球依然心有余悸。

    “谁叫有些人没事找事,喜欢往人家枪口上怼呢?这就是招惹本大爷的下场,下次再有谁那么没眼力劲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冯伟耀故意大声说着,想让凌熠少找他麻烦。

    这原本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却不料被对方突然稀里糊涂的砸了一球,而暂时得到了缓解,可伶对面的小紫毛成了出气筒,被砸的头晕眼花的,看来这一场球都没办法上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