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一样的周一
作者:雨伞快递   穿越古代来回倒腾物资的小说最新章节     
    “观众朋友们早上好,欢迎来到今天的早间新闻……”新闻主持人爽朗的声音配着厨房里老式油烟机的嗡嗡声从房门外传来,张林南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门外传来金毛犬球球可怜巴巴的唔咽声,看来是听见了张林南起床的动静来等着张林南的抱抱了。果不其然,张林南一开门,球球就马上扑起来给了张林南一个大大的狗狗抱,差点把张林南扑倒。“球球,”张林南单手拖住狂摇尾巴的狗子掂了掂,“那么重还要抱抱呢?饶过我吧。”球球伸出大舌头舔了舔张林南的鼻子,眼神委屈极了。“哎呀,说你是小胖子你还不乐意了?”张林南放下球球,伸手在狗子头上狠狠撸了几把。来到厨房,好友陈其兴正拿着汤勺面对着汤锅里翻腾的面条沉思。“其兴,我想再加俩鸡蛋,溏心的。”陈其兴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盯着汤锅翻了个白眼。“是谁昨天晚上说要做饭抵租金的?”“我这不是原来上夜班上惯了,时差倒不过来嘛,”张林南打着哈哈,“明天,明天早上一定。”陈其兴挑了挑好看的眉,满脸都是不信。电视里的新闻主持人的声音传来,张林南朝电视努努嘴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早间新闻了?”陈其兴神色如常,一边将面捞起来放在碗里一边淡淡回道:“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张林南疑惑地看了看陈其兴。“我知道的那个陈其兴早上可从来不随便看看新闻。”听见这话,陈其兴微微停顿了一下,半响才慢悠悠地从兜里掏出手机摁亮递给张林南。“你说的确实没错。”张林南接过手机,发现手机正停留在一个聊天app界面。——xxxx——c市交友玩闹友好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黑猫mini:真的假的?黑猫mini:在哪儿啊?小皮丘:好像是在影雀街粉沙:影雀街粉沙:我家小区出门右拐就是粉沙:早上上班人都围满了山高水长:祈祷祈祷山高水长:希望人没事儿小皮丘:@山高水长小皮丘:凉透了小宠百货:好多警察粉沙:恶性伤人事件粉沙:警察肯定多——xxxx——“影雀街,”张林南倒吸了一口凉气,“其兴,影雀街不是子石区的……”陈其兴点了点头。“发生什么了?”“有人被杀了,脖子都被割开了。”“这,”张林南抓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子石区不是松洋去的那片区吗?”陈其兴将盛好的面递给张林南:“就知道跟你说了你肯定会慌,放心吧,应该不是松洋。”“你怎么知道的?”“之前消息里有人偷拍了被害人的照片,我看到了,虽然现在都给撤回了。”“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件事应该也跟松洋的失踪是有关系的吧。”“多多少少应该是沾点边吧,但我们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陈其兴将筷子递给张林南,“能做的我们都做了,现在先吃饭。”陈其兴的清汤面一如既往的好吃,但张林南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松洋姓许,大学时他俩和许松洋加上同寝室的富二代尹门冰四个人玩得最好,没少一起调皮捣蛋挨批挨骂,就算毕业了那么多年的现在,四个人也依旧要好,每周都得约出来玩玩闹闹。许松洋家境他们是知道的,父亲早逝,母亲又是医院的常客,高考的时候要不是因为两天三夜没睡照顾他妈妈术后恢复,也不至于连个本科都没考上。专科毕业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只有许松洋专升本考上了本科,之后他还因为优异的成绩公费了研究生,并且研究生刚毕业就考上了公务员然后被老师推荐到了c市畜牧局,是他妈妈的骄傲,也是他们几个最佩服的人。“沈阿姨昨天晚上还跟我打电话问我松洋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我该怎么回复她啊,”张林南紧皱着眉头,像是要把面前的清汤面看出个洞来,“你说松洋要是真出什么事儿了,沈阿姨能受得了吗?”陈其兴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喝了一口面汤缓缓说道:“所以在确定松洋出事之前我们一定要瞒住沈阿姨,别到时候我们把沈阿姨吓出病来,结果松洋什么事儿都没有回来了。警察不也说了让我们先等等,他失踪到现在也才14个小时左右,我们要相信他。”张林南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儿一样笑了起来。“怎么了?”“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你原来在学校被别人私底下叫成老冰棍的事儿。”陈其兴撇了撇嘴:“我被人叫成老冰棍过?”“因为你说话太理性了,听起来有点儿绝情啊。”“……”懒得再回复张林南,陈其兴继续低头吃起面来。其实还有一点是陈其兴没有跟张林南说的。今天早上在聊天群里看到的那个被害人照片,虽然不是松洋,但陈其兴认识。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松洋的同事,陈其兴在松洋失踪前几天还遇见过他和松洋走在一起。这事要是跟张林南说的话,以张林南的性子估计马上闹得人尽皆知的,所以陈其兴选择先闭嘴不说。如果这个人出事儿真的跟松洋有关系的话,松洋现在应该相当危险。松洋啊松洋,陈其兴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面一边在心中默念。你可别摊上什么大事儿啊。——xxxx——c市交友玩闹友好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小确幸:堵了小确幸:成龙大道我真是虾米:同小确幸:我就知道周一不能走这条路a运营:堵得有点儿太久了吧虾米:周一嘛我爱小丽丽:环山坪也堵了久远:救护车都堵在高架桥上了虾米:各位我看见警察了!虾米:特警a运营:疏通交通的?小确幸:交通没必要叫特警吧7days:我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架琳琳羊:@7days我前面好像也有人在打架琳琳羊:我在小衫街7days:我在林杨大道呢7days:你那儿也有人打架?久远:成龙大道前面好像出事故了虾米:是不是也有人打架了吃瓜吃瓜久远:好像还真是——xxxx——“您的商品请拿好,”陈其兴熟练地将商品装袋好后递给客人,“欢迎下次光临。”客人点了点头,走出了店门。一旁的张林南盯着陈其兴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的笑容啧啧感叹。“怎么不见你对我笑得那么灿烂过?”陈其兴晃了晃手里的钞票。“你掏五百给我,我给你笑一上午。”“哎,其兴兴啊”张林南装模作样地耸耸肩,“你说当初倒追你的女生要是知道你实际上是个死财迷会怎么想?”陈其兴翻了个白眼。这是一家24小时便利店,坐落于c市的鱼中区中心碑附近的一条背街,整家店算上后面的库房和厕所面积只有将将三十坪,别看又是背街又面积小,每年的租金都够c市城郊好小区的一套精装大房了。不过好在是c市中心区域,就算是背街,每天经过的人也多得不行,一个月下来还能小赚一笔。拥有一家小店一直是陈其兴的梦想,为了这家店他从高中毕业就开始打工攒钱,大学时他扣到冬天洗头都舍不得刷水卡,还打算跑去用厕所免费的冷水洗头。最后还是富二代好友尹门冰实在看不下去了,强行抢过他的水卡给他充了一千块钱才让他免于大冬天冷水洗头。小店装修精致,物品陈列整洁大方,陈其兴每天都会仔细地检查每一个地方,来的货物会确认一遍又一遍,店里收银台的位置对面挂了一台小小的电视,此时正重播着c市地方台昨晚的新闻。“好奇怪啊。”陈其兴站在收银台后盯着店门口说道。张林南背靠着收银台旁边的仓库后门刷着手机回道:“有什么奇怪的?”“今天明明是周一,”陈其兴抬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9点了,平常工作日这个时候我应该忙得连水都来不及喝。”说起来也是,张林南抬头看了看门口,陈其兴平常没少跟他说工作日早上这个小店地狱一般的景象,可是今天从开店到现在两个小时了却只来了刚才那一个客人。“今天是有放什么假吗?”“没有啊,”陈其兴掏出手机点开日历查看,“我开店做生意很怎么可能会不关注假期呢?”“那可真是奇了怪了。”张林南疑惑地点开了本地聊天app——xxxx——c市交友玩闹友好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lisa:@布丁丸子lisa:@布丁丸子虾米:完了lisa:报警吧出局公:打不通,忙线有米:图片.jpg有米:图片.jpg美洲益田:别,我晕血有米:跟丧尸电影一样有米: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枪卤肉饭大爱:各位,我前面那个油罐车司机好像有点儿问题虾米:?!!——全员禁言中————xxxx——“其兴,好像真的出事儿了,”张林南将手机屏幕转到陈其兴的方向。“群里闹开了。”“我看看。”陈其兴说着想要伸手去拿手机。手刚伸到一半,店铺的门咚的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巨大的声响一下子吸引了两人的目光,两人齐刷刷朝门口看去。门口站着一个浅褐色头发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人张林南和陈其兴都认识,这是他们多年的好友尹门冰。“门冰?”陈其兴愣了,“你不应该在你家公司吗?”尹门冰眯起他的狐狸眼并未回话,只是迅速地闪进了店里向陈其兴他们走来。直到尹门冰快走到陈其兴他们面前时,陈其兴才猛地注意到,尹门冰的背上还趴着一个正在大口喘气的人。“松洋!”张林南惊呼。趴在尹门冰身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整整一天的许松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