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 这难道不是丧尸吗?
    早上六点半,林士博哈欠连连地将手里刚喝完的豆浆扔进了垃圾桶。困死了,昨天晚上局里领导开培养新人会一直开到了晚上十点,今天还得七点到鱼中区的执勤点之前先去局里签到,为此林士博可是五点就起床了。“士博,今天听说你负责鱼中区的巡逻啊,”同样被安排到巡逻的同事小王上来打招呼。“对啊。”林士博疲惫地回道。“今天可是魔鬼周一啊,鱼中区累不死你。”林士博叹了口气。一想到自己用尽全力考上了警校,结果出来只能安排个派出所的小警察,每天都是为了一些无聊的小事儿跑上跑下,林士博就对自己当初的一腔热血感到不值,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当上警察的啊。“反正我们这种派出所的小警察,这辈子可能也就干点这种工作了。”“哎呀,你至少还有我们严大警花陪着你啊,”小王拍了拍林士博的肩膀安慰道,“总比我好,我可是要跟老杨头在佛音桥呆上一整天啊,反正你就是在那儿和警花呆呆地站一天嘛,何乐而不为呢?”——xxxx——c市紧急联络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群主an已成功将郡名更改为c市紧急联络群——水果软糖:这个群能用吗?——可爱随便转加入c市紧急联络群——可爱随便转:这是c市的群吗?可爱随便转:找人寻找我的姐姐,江海敏,女,22岁,b市人,在c市鱼北区黑土地齐海商厦12楼1297熊猫开发部上班,今日上午点与本人电话途中断线失联,可以确定的是当时已在工作地点。请各位好心人帮忙转发扩散祈祷祈祷可爱随便转:图片.jpg是光标啊:@可爱随便转别想了是光标啊:你知道c市出什么事儿了吗可爱随便转:不是被封锁了?是光标啊:我现在在等死是光标啊:我爸妈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分水使:@是光标啊你在哪儿?分水使:不要自暴自弃啊分水使:我来找你可爱随便转:别放弃啊是光标啊:没用的是光标啊:我爸已经在外面砸门了是光标啊:等你找到我,我早就死了可爱随便转:?可爱随便转:什么意思?你父母不是已经去世了吗分水使:@是光标啊地址!现在立刻马上给我!——xxxx——“无差别袭击人?”林士博和严丽点点头。“大概两个小时前我们和局里面彻底失去了联系,在那之前可以肯定的是c市各个地方都在发生无差别袭击人的案件。”“那——是恐怖分子吗?”“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袭击人都是些穿着普通的民众,上一秒他们还和我们普通对话,下一秒就突然之间暴起开始攻击周边的人。”“我也差点被攻击了,”于小希说着看了看旁边的尹门冰,“公司守夜的李大爷和他的老伴刘大娘,我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他们突然就朝我扑过来了。”“老李他们?”尹门冰一愣,“我出生之前我家就雇佣他们了,他们是土生土长的c市人,他家儿子去世的时候我们家还去慰问过呢,怎么可能是恐怖分子?”“有没有可能是他们被挟持了,迫不得已才做出来的行动呢?”陈其兴说道。“有这个可能,”严丽点了点头回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幕后的组织应该是相当大并且有组织有手段的了。”“等等!”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张林南猛地凑上来,向林士博他们几个问道:“那些人都是怎么攻击人的?他们身上有伤吗?”林士博思考了一下。“攻击的话就是突然像发疯一样的扑向路人,至于身上,好像是都有受伤吧。”张林南沉默的看了看另外几个人,满脸不可思议。陈其兴被张林南的这个眼神看得发毛,开口问道:“怎么了?”“不是,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张林南抓起自己的手机,“普通人突然发疯袭击人?袭击人的人身上都有多多少少的受伤?”“所以呢?”张林南打开自己的手机,手机正停留在上一次游戏失败时的最后一幕,一个面目狰狞的丧尸正长着大嘴冲向屏幕。“游戏失败。你被丧尸吃掉了脑子,再接再厉特种兵!”冰冷的女声提示音响后犹如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不是丧尸吗?”张林南反问所有人道,“你们难道都不看电影的吗,生化危机,丧尸乐园,丧尸国度,丧尸围城…这不是完美符合啊。”陈其兴的心里咯噔一下。由于太过于脱离常识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可能性,现在被张林南说出来之后才突然之间觉得确实十分符合,可是这又不是……“可是这又不是在拍电影,”林士博抢先说出了大家的疑虑,“丧尸这种东西真的能出现吗?”挑了挑眉,张林南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的光。“那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xxxx——时间来到下午五点,天空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橙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甜的气息,远处时不时的还能听见一两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喘息,除此之外,整条街上安静得吓人。距离张林南,尹门冰,球球,林士博和严丽全副武装的蹲在店门口等着外面有什么东西经过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四人一狗连个猫都没见着。陈其兴端着刚泡好的茶来到门口,给每人倒上了一杯。“如果饿了的话,店里面还有很多吃的。”陈其兴说道。严丽红着脸接过茶表示感谢,一边喝着茶一边擦拭自己的手枪。“其兴,松洋怎么样了?”尹门冰喝着茶问道。“我刚才给他量了量体温,稍微有点儿低烧,就给他强行喂了点退烧药和水,”陈其兴摆弄着手里的手机,“信号还是时有时无,联系不了外界,松洋的状态不算太好,我想我们暂时还是不能动他。”说完陈其兴上前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依旧一脸兴奋盯着路口的张林南后脑勺上。张林南手端着茶的手一个不稳,茶水全泼在了地上。“怎么了,怎么了?!”张林南回头惊讶地盯着陈其兴。“先别让大家都陪你胡闹了,”陈其兴指了指因为被爆炸而震碎得只剩门框的正门,“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天黑了,丧尸也好,恐怖分子也好甚至外星人入侵都行,无论是哪一个,天黑了对于我们来说都不利,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今天晚上怎么过的问题。”一旁的严丽严警官听罢,瞬间露出了这个男人想得也太周到了的神情赞同道:“我觉得陈其兴小哥说得很对,我们现在应该是得想想怎么过今晚的问题了。”“收银台后面不是库房吗?我记得里面也不小吧,还带门,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里面睡呗。”尹门冰提议道。“这我倒是想到了,可是前提是我们的需要躲避的东西真的是丧尸才行,”陈其兴沉思了一下,“如果不是的话,有智慧的敌人是知道怎么开门的,那我们可能在睡梦中就直接投胎了。”“那就安排守夜,两个人在外面,其他人在里面关好门,商量个暗号定好闹钟,到时间了再换另外两个人。”林士博说着将喝完了的纸杯递给陈其兴。陈其兴将杯子收好,说道:“士博哥说得对,我们先进去收拾收拾看看我们都需要些什么东西,再抽签决定今天晚上的守夜人选吧。”这家小店虽然小了点,但常用的日用品、食品以及药品不少。陈其兴给每人拿了个背包,让大家都拿点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并拿了个两个小包和一根带暗扣的宽绳绑在了球球的身上。“拿着这个。”陈其兴不知从哪儿拖出来一把新崭崭的消防斧递给张林南。张林南接过斧头掂了掂,发现这斧头竟然要比球球都还要重个几分。张林南单手握斧轻轻一挥,斧头发出了沉重的声音砸向墙面,墙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大洞。“猛啊,其兴你是从哪儿掏出来的这玩意儿?”张林南立马喜欢上了这把斧头,拿在手上反复把玩。陈其兴盯着张林南轻松的把这把自己都得双手拖着来的斧头单手抛来抛去,无语道:“之前为了看店防身买的高档货,结果太沉了拿不起来就一直放这儿了,你可真不愧是当过保镖的人啊。”“那是自然!”张林南自豪地将手里面的斧头像孙悟空转金箍棒一样单手转了一圈,“我可是六岁的时候就把你家冰箱从楼下一个人搬上六楼的张林南啊!”——xxxx——鱼中区银杏大道附近的一栋大楼拐角,一个女人正绝望地奔跑着。在她身后七米远的位置,三个口吐鲜血的人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对女人紧追不舍。“不要再追我了,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女人明显早已体力不支,她光着的双脚磨出了血泡,跑起来时也如同马上就要倒下去一般的摇摇晃晃。终于,她脚步不稳一个踉跄,面朝下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身后的人并没停止自己的追逐,女人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女人趴在地上痛哭起来。“为什么…呜呜,我还不想死。”三声枪响突然自女人的正前方响起。女人身后追逐着的三个人连惨叫都没有,仿佛死尸一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得,得救了?!女人马上抬头一看,发现面前的砖墙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一根冒着白烟枪管从缝里伸了出来。裂开的砖墙慢慢缩进了两边的墙里,怎么看都是死胡同尽头的墙,突然变成了一个不知道通往何处的大门。“目标地点已经清除干净。”一帮黑衣人从门里走了出来,他们每个人都穿着仿佛特警一样的衣服,头上戴着头盔,身上跨着枪。而在他们之后走出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一个长相帅气脸含微笑,另一个则满脸惊恐地攥着他同伴的衣角。正是唐兵和刘庆国。唐兵双手插兜,十分满意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突然注意到了地上趴着的女人。“哎呀,这里还有位小姐姐呢。”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看向地上的女人。“你们是警察吗?”女人问道。“警察?”唐兵向前走了几步蹲在女人面前,“你觉得我们像吗?”接着唐兵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手枪,女人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爆了头。“啊啊啊啊!”一旁的刘庆国吓得尖叫起来。“别叫了,”唐兵皱着眉头擦了擦脸上的血站起来。“还想活命的话就给我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