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张一凯的小队(下)
作者:雨伞快递   穿越古代来回倒腾物资的小说最新章节     
    “哎!不管是ak47壮汉还是他的妈妈,”齐满格举起自己的枪,枪托朝下用劲向门把手砸去,“我们总得进去才知道了!”门把手比它看起来要脆弱的多,齐满格一用劲门锁一下就断了。断掉的门把手砸在地上,咔嗒一声轻响,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齐满格手里端着枪,刚打算一脚踢开房门,张一凯伸手拦住了他,示意齐满格在后面端枪等着,然后张一凯慢慢伸手推开了房门。劣质的木门摩擦着并没有安上地砖的水泥地面,一股廉价酒店的霉味混杂着发臭的血腥味直冲鼻头。房间里光线并不是很好,本来现在就是天蒙蒙亮的凌晨,再加上窗户拉着厚厚的遮光窗帘,张一凯只能大概看到房间里的轮廓,房间很小,只有一个小小的桌子和一张双人床,一个看起来明显是女人的影子正坐在床尾,呆呆地盯着遮光窗帘,她的喘气声急促且粗重,听起来就像是不能呼吸一样。“你好?”张一凯往里走去,恶臭越来越重,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住鼻子:“女士你能听到我讲话吗?”影子听见了张一凯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她慢悠悠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她一站起来,张一凯马上意识到了不对,这个人瘦得有点儿过分了,她的手脚就像是根本没有肉附着在骨头上一样,透着微弱的光线看去,仿佛是一具骷髅头。咔吧咔吧。这女人慢慢转过头来。“齐满格!电筒!”张一凯举起枪来。齐满格马上打开自己手里面的电筒射向女人的方向。光线刚照到那边去,女人就不见了,电筒只照亮了粉红色的老旧床单和床尾的一小滩污黑液体。“妈的,活见鬼了?”齐满格咒骂了一句。话音刚落,一张死人放大的脸就扑到了门边的齐满格面前。女人苍白的脸上挂着两道血泪,见到齐满格,她脸上迸发出了齐满格见过的最吓死人的微笑。“草!”齐满格躲闪不及被女人扑倒在地,下意识地便开枪了。子弹贯穿了女人硕大的肚子,女人一下子栽倒在了一边。“这女人疯了?!”齐满格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地骂道。齐满格身后的刘勇赶忙捂住小男孩的眼睛,怒吼道。“齐满格!你他妈对人开枪了?!”“我?你怎么不看看她啊!”齐满格朝着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指。刘勇和张一凯都顺着齐满格手指的方向看去,张一凯这时才突然发现了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影子瘦得过分了。女人的手脚上已经没有皮了,她手脚上的皮都被她自己撕掉了,连皮带肉。她的四肢现在就是骨头上连着一点点肌肉,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三人都沉默了。齐满格连吸了两大口气才缓和过来,开口就是口吐芬芳:“狗日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三人没来得及细想,刘勇怀里的小男孩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怎么了?小朋友?!”小男孩睁着无神的眼睛,最后朝刘勇伸出手来,刘勇赶忙伸手抓住,小男孩苦笑了一下,又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叔…叔…”小男孩小声地说道,“我…会不会…死啊…”“不会的不会的,”刘勇马上摇头,“你绝对不会死的!”刘勇说着抱起小男孩就往楼下冲:“叔叔带你去找医生!”“叔叔…我想把我的…送你…”小男孩指了指刘勇手里的奥特曼卡片,“你..先..帮我….”话还没说完,小男孩便闭上了眼睛。刘勇和随后赶来的齐满格张一凯都呼吸一滞,刚才看起来还鲜活的一个小生命就这样突然消逝在了面前。张一凯一拳捶在墙上,他当初参军就是为了拯救他人,而现在他却让一个小男孩就这样死在了面前。刘勇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个小男孩是那么像他重病的表弟,而他依然是面对他的痛苦无能为力。连平常看起来最没个正形的齐满格都皱上了眉头:“不应该啊,他虽然受伤不轻,但绝对不会死啊……”三人呆呆走到楼下。一见到他们三个回来了,其他的队员马上围了上去。“队长。”丁一打头凑到张一凯边上刚准备发问,突然就撇到了刘勇怀里满身是血的小男孩,马上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其他的人也陆续凑上来看到了小男孩,一时间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的好。最后还是平常跟齐满格关系最好的高洛暗戳戳地凑到齐满格的身边戳了戳齐满格问道:“发生什么了?”齐满格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好几秒才回道:“他原来是想让我们上去找他的妈妈,他妈妈在上面的一个房间里。”“那他妈妈呢?”齐满格不敢直视高洛的眼神,把视线挪到了一边,低着头回道:“死了。”刘勇正在自我责怪的气头上,听见齐满格这样回答,控制不住地说道:“被你一枪崩了还能活命吗?”高洛一听,马上转头看向齐满格。“真的?!”“不是,我…哎呀!她先朝我扑过来的,”齐满格慌忙解释道,“她他妈把自己手脚的皮都扒了!她是个疯子啊!”高洛脸马上沉了下去:“所以说你真的朝人开枪了?”齐满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咬着牙点了点头。“你他妈!”高洛抬手就准备给齐满格一拳,却被一边的张一凯抓住了手腕。“先别打,”张一凯看了看怒火冲天的高洛和一边瞪着眼睛的其它队友们,“事情没那么简单。”“虽然齐满格的做法太不冷静了,但那个人想要袭击我们是真。”张一凯说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呢?”“应该是传染病的原因,”张一凯想了想说道,“她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就像是得了狂犬病的人一样?”“差不多吧。”一帮人都不说话了,高洛抽回自己的手,虽然依旧是生气的样子,但也算是冷静了一点。张一凯转头看向抱着小男孩在一边独自沉默的刘勇。刘勇家里有一个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三年的表弟,这件事张一凯是知道的,刘勇的表弟今年刚好10岁,看起来和这个小男孩十分相似,自从三年前他姑姑一家出去出了车祸只剩下他表弟一个后,刘勇就将闲暇的时间全贡献给了他表弟。刘勇没少在大家面前夸奖自己的表弟勇敢懂事儿,小小年纪就手术做个不停,却每次见到刘勇时都是笑着的,让刘勇心疼的不行。顿了好一会,张一凯对刘勇缓缓地说道:“刘勇,给你两分钟你也冷静冷静。”这已经是他张一凯能想出来的最像安慰的话了。刘勇点点头,和张一凯多年相处的他知道张一凯现在是在安慰自己,他只是不善言辞而已。“张队长,让我给这小朋友擦擦脸吧,”刘勇说道,“让他至少干干净净的。”“可以。”张一凯掏出自己随身的毛巾和水壶递给刘勇。刘勇将水壶里的水倒在了毛巾上,然后拧干了毛巾再细细地给小男孩擦脸。细看这个小男孩,他长得真的是很讨人喜欢,长长的睫毛和圆圆的脸蛋,皮肤光滑细腻,黑色的头发修剪成了流行的精致碎发,如果他要是能长大的话,一定会是个小帅哥。“对不起啊,”刘勇一边给小男孩擦脸一边说道,“叔叔没有保护好你。”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希望你不要再遇见这样的事情快乐的长大吧。把沾满污血的毛巾扔在一旁,刘勇再看了小男孩最后一眼,转头刚准备站起来离开,小男孩的手却突然一下子抓住了刘勇的手腕。“?!”刘勇吓了一跳,但下一秒惊喜大过了恐惧,小男孩是醒过来了?!刘勇马上回头。小男孩睁着眼睛微笑着看着刘勇,他确实是醒过来了,但刘勇惊喜的笑容却瞬间消失了。明明就是小男孩,刘勇却感觉他面对着什么未知的怪物一样,面前睁着眼睛看着他的好像并不是刚才的那个令人怜爱的小男孩,而是别的什么东西。刘勇下意识想要挣脱开小男孩抓着自己的手,可小男孩的力量突然变得奇大无比,刘勇挣脱了几下竟然没有挣脱开来。“唔啊——”小男孩微笑着的嘴里发出了像是野兽一般的低吼声,接着他突然之间抬头冲着二楼狂叫起来。所有人一下子都被这个动静吸引了目光,他们看向刘勇,猛然发现已经死去了小男孩正面带微笑着抓着刘勇的手。齐满格脑子里马上想到了刚才楼上那个女人的微笑:“张队长!”张一凯一砸嘴,面前的情况不容他细想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他掏出手枪对准小男孩。刚准备开枪,二楼突然传来了咚的一声巨响,接着一个肚皮硕大四肢齐瘦的女人从二楼跳了出来。女人的肚子上的那个枪眼还在往外面流着脓水,正是齐满格开枪打中的那个‘妈妈’。‘妈妈’回应一般地也发出了动物似的怒吼。高洛冲齐满格叫道:“你不是说她死了吗?”“我也以为是死了啊!”齐满格回道,“可是我现在不确定了!”而更让张一凯他们队伍感到无措和害怕的是,本来安静的街道就像是在响应这对母子似的,突然就从各个角落传来了相似的怒吼,一瞬间变得热闹极了。张一凯一直觉得这个街道少了点什么,现在张一凯终于明白了。少了尸体。这个街道一具尸体都没看见,原来是因为那些死去的人,又都从地狱回来了……